追求自由_46亿年的地球物

时间:2020-01-15  栏目:励志故事  

追求 自由_46亿年的地球物

大地母亲自私地将孩子们紧紧抱在自己胸前不愿放开。但地球这个家庭大了,自然不乏想要挣脱母亲怀抱的孩子。长期以来,人类一直梦想着追求自由,可以说是屡败屡战之后仍坚持不懈。人类努力取得的成就,奠定了他们主宰世界的地位。他们努力地向前奔跑,一路驰骋,昂首挺胸,却有点得意忘形,时常不记得自己还脚踏这方土地。就如海龟满足地晒着太阳一般,人类沐浴在自负自大的光环下自我陶醉。只是他们都忘了,自己不过是大地母亲的孩子,不巧的是,这位母亲还特别容易忌妒。

其实,大地母亲对所有的事情都心中有数。人类睡着的时候,她可清醒着哩,手里拽着世界命运的绳索,暗地里越扯越紧。当人类吹嘘自己取得的胜利时,她完全不以为意,因为人类探索是有止境的,这是她自己一手安排的,她对这些事再清楚不过了。人类以为自己征服了这个世界,开始招摇过市。而此时,大地母亲早已牢牢地掌控了人类的命运。

受精约5周的人类胚胎

人类的生活披着一件衣裳,这件衣裳由土地这架织布机编织而成,沾满了泥土的气息,即使是深深打下人类烙印的方面也不例外。随后人类发起岩石和矿物开采,现代文明逐渐兴盛,但仍不能偏离大地事先划定的轨迹。大地分配资源没有特定规律,随心所欲,这不仅纵容了一些国家滋生贪念,引得各邻国你争我夺、战火纷飞,还造成了不同地区的人们产生了不同思想。蒙大拿州和密西西比河两地的人们,无论是工作方式,还是思想观念都大相径庭,造成这一现象最主要的原因是自然对一地慷慨解囊,赠予它金属资源,对另一地却一毛不拔。

无论人类精神在天空中翱翔得多么高远,它始终受到人类欲望的牵制。人性像支军队一般行进在欲望不断扩大的路上。人类欲望的基础是植被,植被之下是土地,土地之下是变化万千、永不消逝的自然力量。喷涌而出的火山、匍匐前进的陆侵,都是能碾出土壤的磨坊。但各地谷物和磨石各不相同,农业因此各具特色,人类文明的命运自然也不会一模一样。人类要步入文明,必须首先考虑农业发展。土壤层薄,土地贫瘠,社会就会衰败落后;土壤层厚,土地肥沃,社会才能繁荣昌盛。

亚拉巴马州社会和产业分层恰如其分地说明了土地能够影响人类的生产生活,这是这一事实的完美写照。滨海沼泽的外边,土地贫瘠,放眼望去,只有一片沙松带。其他地方大多为不毛之地,寸草难生,人烟稀少,土瘠民贫,居民生活仍停留在原始状态。内陆则是一片肥沃的黑土,十分适宜棉花种植。拥有这片土地的白人生活富裕,城市繁华,文化先进。过了这片土地,出现的景象又完全不同:群山绵延,土地荒凉,映入眼帘的只有贫穷、无知和艰辛。

大自然无意之中创造出各式各样的采矿业和农业模式,人类的命运也因此尽显千姿百态。大力神族提坦将大地分成海洋和陆地,又将陆地分为高山和平原。人类的命运同样有高山平原之分。荷兰人的海洋业遍布全球七大洋,而中国西藏地区的人们却对大海闻所未闻。肯塔基州山区的人遇上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的人时,语言就不是双方交流理解的唯一障碍了。养育他们的那片土地有多么不同,他们就有多大差异。

历史上,海洋一直是阻碍人类相互交流的一道鸿沟,但它同时也鞭策着人们发挥聪明才智越过这道鸿沟。船只的发明一如火种的发现,改变了人类进程的方向,具有深远的意义。航海的出现,解放了人类周游世界的天性,扩展了探险、殖民和商业的延伸范围,还威胁到世界上幽僻之地的大本营。现代航空业的发展,无疑进一步加深了这种威胁。

人类的命运并非一锤定音,而是像海岸线附近的沙粒一般变化万千。希腊人原本生活在一座土地贫瘠的半岛上,后来像饥饿的蚁群一般迁移到远方的海岸定居下来。德国人原是从俄国迁徙过去的,瑞典人则源自芬兰。在菲律宾,马来人不断入侵,将本土人群驱赶到了蛮荒之地;而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西部,情况则恰恰相反,入侵者将原住民驱逐到海边,自己则留在内陆,因而形成两种截然不同的居民——居住在海边的挪威人,发色乌黑,身材矮小,脸形偏圆;而深居内陆的瑞典人,则满头金发,身材高大,脸形偏长。

亚拉巴马州的山丘地貌

圣马利亚号,哥伦布航海时期的船只

1492年,哥伦布发现新大陆

海洋以各种方式对人类生活施加影响。大自然直接塑造了千姿百态的海岸线,也间接影响了居住在海边的人们。像在日本这样的多山国家,耕作条件艰苦,整个国家的重心及主要特色自然转移到海岸线附近。一般来讲,沿海地区的人和内陆地区的人差别很大。人们对海洋的追求及海洋本身,共同影响了沿岸居民的精神世界;而不断混入的外来移民则塑造了他们现在的体形。

海岸线外的土地对人类演化过程施加的影响更为深刻。人类生活在陆地上。聚居苏禄群岛上的海上吉卜赛人,常年漂泊在海上,即使是生命的最后一刻也是在海上的漂泊中度过的。航行和捕鱼是他们掌握的全部技艺。这样的生活很难在全球范围内流行开来。即使是他们这种深居海洋的流浪者,偶尔也会来到岸边,将族人的尸首埋在岛上,象征着人类是大地母亲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土地地形上的差异形成了各地居民丰富多彩的生活。例如,高山地区的文明程度同大海中的岛屿相当。高山地区地势较陡,冬天极其寒冷,生活条件相对来讲更为艰苦。阿富汗生活着一些荒野部落,大多是些未成年的孩子,养育他们的是崎岖粗犷的荒原。即使是在不那么偏远的山区的居民,虽比平原地区的居民要健朗,但文化程度却偏低,思想观念也更保守。所有伟大的文明只有在平坦的地区才会开出灿烂的花朵。现代都市的文化中心,与逝去的祖先的辉煌文化一脉相承,都坐落在地势平坦的平原之上。大自然的恩赐从来不会过于慷慨,至多给人类提供一些让他们能达到更高目标所必需的能量罢了。

从日本列岛的卫星图可以发现,日本是一个多山国家

创造了地球的那股力量同样塑造了人类。人类以为自己获得自由,自吹自擂,其实不过是对周遭环境的适当调整而已,人类是无法改变环境的。文明深深地植根于地球,即使文明能越过无数道障碍,但落叶总要归根,它最终将回到其发源地——岩层。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