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后的家庭和婚姻_在山走动的地方

时间:2020-01-23  栏目:励志故事  

地震后的家庭和婚姻_在山走动的地方

地震后的家庭和婚姻

英语解说:Nine-tenths of the people of this district were in mourning when we arrived,and there were many new Moslem graveyards.In one cave-village of eighty inhabitants,sixty were entombed,but half were dug out alive by the remaining twenty.

汉译字幕:当我们到达的时候,这个地区十分之九的人都穿着孝服。这里还有许多新建的穆斯林坟地。在一个窑洞村,总共才有80位居民,就有60个被活埋,逃生的20个人不停地挖,被挖出来时有一半人还没有断气。

画面:马登志走到窑洞前开门。

海原县西安乡菜园村马登志:地动以前,这个窑的前面就在那个地方呢,地动以后用塌下来的土坯又把这个窑砌起来了。塌了有5米多吧!当时这里打了三个、四个——打了四个人,有我一个姑奶奶没有打坏,两天以后才找出来。

记者:两天以后谁找出来的?

马登志:我爷。当时我爷打场着呢,没有进来。那儿有个房房子呢,我们一家子的好处就是有个房房没有打,窑下来全部打坏了。那个窑打坏了两个、三个——四个人,那边那个窑下来最后就没有取,最后慢慢地才取出来了。这个当时就听说有个娃娃哭着呢,三天以后才取了,当时还摇着淌土着呢,人不敢进来。

解说:菜园村属于海原县西安乡,位于南华山脚下的一个山凹里,头枕在南华山的腿上,脚舒展地伸出山外,头顶上就是属于齐家文化类型的菜园新石器文化遗址。地震断裂带正好从它的胸部穿过。现在村里有80多户,490多口人,马登志家是村里的老户。1920年海原大地震发生时,马登志的爷爷马玉涛和两个弟弟因在外面打场才得以幸免,家里其他的亲人全被压在窑洞里。

菜园村马凤仪:地震从那个豁岘过来,顺滩里上来,顺这儿过去就顺沟里进了。听老人说,这个沟原来是个囫囵沟,闪开缝子,第二天早晨娃们说那个山里上去了一些青驹驴娃子,大人们来一看,噢!原来是些龙儿子,人来的一多,就从那儿的水泉子下去了,从此一辈传一辈,龙百沟、龙百沟,说是有一半百龙儿子呢,就叫了个龙百沟。

宁夏地震局高级工程师焦德成:我们现在看到的远处的那个崖口,就是地震断层通过的地方,从这个地方过来之后,看到的那些墩墩子,一块一块的,就是当时的地震鼓包。鼓包之间就形成一些地震裂缝。我们站的这一边正好是断裂带的北边,这边山崖整个向西错过去了。

img98

解说:据马登志讲,震后由于生活所迫,爷爷兄弟三人,一个到了海原县的高台乡,一个流落到了甘肃平川区的种田乡,爷爷去了西吉不久就又回到了菜家园。1984年,马玉涛去世,奶奶韩秀英还健在。

韩秀英和孙女等聊天

菜园村韩秀英(96岁,幸存者):你们看这个卯是咋套的。

记者:这叫什么?

韩秀英孙女:这叫拧车子,拧绳子用的,纳鞋底子的。

记者:你用这个拧过绳子吗?

韩秀英孙女:拧了几辈子人了,辈辈拧着呢!现在都拧着呢,兄弟媳妇拧着呢。奶奶,这个还在呢?

韩秀英:哎吆,老人的个纪念么,八辈子人了。

韩秀英孙女:七八辈子人了。

韩秀英孙女拿起炕上一个纸箱子:这个纸箱子你看害怕嘛,这么些年了,这还有扣子呢,有锁子呢。

img99

韩秀英:1953年我买的吴生祥的,4角钱我买着来的,上面还钉着个扣子,能锁住,装个啥的。噢,这不是嘛。锁子到如今我还在怀里揣着呢!

韩秀英从怀里掏出锁子

韩秀英孙女:重得死呢,撇了去吧。

韩秀英:不,我完了他们拿去。

同村老太太看到韩秀英手绢里包的十几元钱说:哎哟,还有两个老底呢。

韩秀英:测量队那年来了,来了以后把我放到那个窑炕上,那时候我还在那个窑里住着呢,给我照了个像,把我展览到北京了。

韩秀英:他爷把我说着来,我们俩人在那个窑里一年多,她(孙女)妈口唤(去世)了,我回来又拉这些孙子了。唉!过的日子再别说了,我是童养媳妇。

韩秀英孙女:我奶奶那个时候一直挖柴、卖柴过日子着呢。我爷爷那时候有病不能动,她一直养活着呢,一直侍候到完了。

img100

韩秀英:老汉比我大18岁呢!今年过世17年了,过世的时候100岁了。一直害难着呢,以后解放了就好了。我一直想把那个好衣裳穿一下,我们那个时候白天是衣服,晚上是盖头,前头搂着娃娃盖的是衣服襟子,后头睡着娃娃盖的是衣服底襟子,十来个人盖着一个套套子,过着那么个光阴。

解说:韩秀英的娘家在甘肃种田沟,她9岁时被家里送给别人做了童养媳,14岁,还没有圆房的丈夫跟着土匪跑了,韩秀英只好回到了娘家。17岁嫁到了海原县郑旗乡撒台村,生了一男一女,后来丈夫病逝。1953年又嫁给了大她18岁的马玉涛,住进了这孔窑洞,直到去年才从窑洞里搬了出来。韩秀英讲,这孔窑生活了马家五代人,至少有200年的历史了。

img101

镜头:韩秀英到窑洞

韩秀英:老汉过世了17年了,我一个人就在这个窑里住着呢!去年,这里崖面子上水下来,孙子把我叫过去了,不然我一个人就在这个窑里住着呢。

解说:随着岁月的流逝,这半孔窑洞就好像停止摆动的时钟,向人们展示着当年的悲惨一幕。

英语解说:The only survivors of this valley were saved as if by miracle——a husbandman and his two young sons,whose farmstead,instead of being buried,was caught upon the back of one of the slides,carried half a mile down the valley to where it was diverted by two streams of earth coming from other directions and,as the resultant of the two forces,was pushed another quarter of a mile up a small draw.

汉译字幕:山谷里仅有一个男人和他的两个儿子活了下来,这不能不算是个奇迹。地震中,他们家并没有被掩埋,而是呆在滑坡的背面,被转移到了半里外的山谷中。在这里,两股来自不同方向的土流使他们的家改变了方向。结果,在合力的作用下,他们被推到了100多米远的洼地里。

海原县城马德祥(89岁,幸存者):地震的那一时,可是那么个情况,也有些说不成。我们寺里的开学阿訇后晌做了乃麻子下来,他做了个睡梦,来了一段阿耶提,说了个啥,说是尕卢摆俩——听得懂吗?就是来了这么一句,尕卢摆俩。他一下惊醒了,说咋么这么个睡梦,尕卢摆俩,他就给哈万提说,今儿晚上虎夫坦,你们都各到各的家里做,不用到寺里来了,就是这么个话,虎夫坦做罢了,地动了,10个人里打了7个人。

img102

img103

记者:地动时你在干啥?(www.tshiny.cn)

马德祥:地动时我小着呢,我家16口子人打得剩四口子了,窑里睡的一律打坏了。我的一个舅舅娶了个媳妇,在小房子里睡着呢,我的外爷爷领着孙子在场房房子睡着呢,剩下了,再没剩人。情况就是这样的情况,地动就这么劲大,摇开的缝子,摇开的这么宽的缝子,冒的黑水,我们都是娃娃,跑得远远的,往过跨着呢,就是那么个情况。我大(父亲)会缝皮货,给人做皮货着呢,我们在炕上睡着哩,地一下动了,我大蒙着我的头护住了,把女子没有管,把我的头抱住护着,我大的三个肋骨打坏了,我的那个姐姐说她的啥也没痛,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没了气,走了。

马德祥老伴马生秀(87岁,幸存者):我们家光打了我大一个,我大在塬上开学着呢,窑跌下来,窑里睡着呢,打坏了。他(马德祥)在关桥堡呢,我在这儿呢。

记者:当时你是怎么嫁给他的?

马生秀:我大没了,把我老公公招下了,把我给给他儿子了,就这么个。

马德祥:我的老父亲找了他妈了,她给我带上了,我们从关桥才到这儿了。

记者问马生秀:结婚的时候怎么结的?

马生秀:那会儿都瓜着呢,小着呢,在一个屋里住着呢,就结了。

img104

解说:马德祥地震时7岁,母亲在地震中被压死。她的老伴马生秀已经记不起自己的名字了。地震后马德祥的父亲带他到海原县城,爷儿俩倒插门到马生秀家,父子俩娶了母女俩。老两口直到现在还主要是靠自己劳动养活自己,零花钱和看病吃药的费用主要是马德祥做的小饭桌、小凳子卖的钱。

解说:海原县城位于极震区的中心部位,距地震断裂带只有8公里,谢家荣在《民国九年十二月甘肃地震报告》中说,地震时“全城房屋被荡平,人民死伤十之八九”,全县死亡73000多人,占人口总数的百分之五十九。原来的海原城内除一座钟楼和一孔极矮小的土坯拱窑外,其余建筑物完全荡平,城墙也大半毁坏。现在的海原城是震后重新建起的。至今在海原县城西边还有一片公共墓地,地震时的许多死难者就埋葬在这里。

img105

海原县城墓地(许多在大地震中的死难者葬在这里)

海原县海城拱北主持人丁良世:就这一个坟墓里面都有几个人呢,就像我们一家子是27口人,剩下了5口人,把22口子没有了。每年(农历)十一月初七,来自各乡下的,也有本城的,还有新疆的,都到这里来上坟来呢,一年就有个一半万人,从11月初就开始走开了(祭奠),一直过了初十。

祭日,回族群众集体上坟

一回族老人跪在坟前:我的二太爷,他们过去住的窑洞,一家子人一次都打绝了,没有了。两个男的三个女的,这个坟里是两个男的,这个坟里是三个女的,只有5口子人,一个都没了。

收:女童唱《摇摆歌》

一碗羊肉摇一摇,白花了,世上的好人摇摇摆,贼杀了。

咯噔咯噔摇,哗啦啦啦摇。

大豌豆开花摇一摇,麦出穗,咱两个名声摇摇摆,死去了。

咯噔咯噔摇,哗啦啦啦摇。

img106

地震后的海原县城(1921年翁文灏、谢家荣摄)

img107

2002年的海原县城农贸市场

□越过田野,一条道路被带走了一英里。(1921年克劳斯摄)

这是这次地震中最奇异的景象之一。四分之一英里的公路和路旁高大的白杨树被硬生生地切下,并被泥土流转移到了一英里外的地方,非常自然地置放在了一个位置上。这一切发生在几秒钟之内。泥流漩涡的构造和波浪清晰可见。

img108

img109

启:女童唱《摇摆歌》

一碗羊肉摇一摇,白花了,世上的好人摇摇摆,贼杀了。

咯噔咯噔摇,哗啦啦啦摇。

大豌豆开花摇一摇,麦出穗,咱两个名声摇摇摆,死去了。

咯噔咯噔摇,哗啦啦啦摇。

解说:听老人说,这首歌的名字叫《摇摆歌》,在海原大地震发生前,当地的小孩都在唱这首歌,就像现在的流行歌曲,但谁也不知道这首歌从哪里来,是什么意思。

画面:静!时针在滴嗒滴嗒,一位幸存老奶奶忧伤的面孔,一只吊着的瓦罐摇晃着,突然掉在地上打碎。

英语解说:On a certain stretch of the Silk Road,mountains that moved in the night:landslide that eddied swallowed like waterfalls.Crevassesthat swallowed houses and camel trains, and villages that were swept away under a rising sea of loose earth,were a few of the subsidiary occurrences that made the earthquake in Kansu,on of the most appalling catastrophes in history.

汉译字幕:在丝绸之路的某一段上,山峰在夜幕下移动,山崩如瀑布般一泻而下,巨大的地裂吞没了房屋、驼队,村庄在一片起伏松软的土海中消失得无影无踪,这就是发生在中国甘肃的大地震中的一些景象。

字幕:1920年海原大地震后,国际饥饿救济协会成员U·克劳斯等首先赴灾区考察。

推出片名:《在山走动的地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