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包自己,移民美国_尼克胡哲的故事

时间:2019-05-05  栏目:励志故事  点击:47 次

打包自己,移民美国_尼克胡哲的故事

尼克的父母杜许卡和鲍里斯都出生于前南斯拉夫的虔诚基督教家庭——那个地方现在叫塞尔维亚。因为政党的镇压,他们年轻时就分别跟着家人移民到了澳大利亚。

杜许卡在当时是护校的二年级学生;而鲍里斯则从事管理与会计工作,在正职之外,他后来成为一位带职牧师。两人在墨尔本的某个教会相遇,后来很快相恋。

鲍里斯有个弟弟贝塔在靠近洛杉矶的阿格拉丘经营物业管理公司,他给鲍里斯打电话说,只要鲍里斯能取得在美国的工作签证,他就能帮鲍里斯在美国找一份工作。

鲍里斯考虑到尼克的身体原因和美国的医疗优势,于是决定移民美国。但申请工作签证是个漫长的过程,直到尼克12岁时,苦苦等待了多年的工作签证终于核发了下来,一行人踏上了去美国的征程。(www.tshiny.cn)一想到将要在连一个朋友也没有的地方重新开始,尼克三兄妹简直吓得半死。在前往美国的飞机上,他们一直在练习美国腔,心想这样才不会被新同学欺负。

搬到美国是尼克人生早期的重大变化之一,他在澳大利亚的小学就读时,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得到同学们的认同,可以跟大家一起玩闹。现在,又要重新开始了。

刚到美国的头几个星期,尼克常常感到文化上的震撼。事实上在上学的第一天,当全班同学面对国旗站着、背诵效忠誓词时,尼克就有些惊慌。因为在澳大利亚,从来就没有这种习惯。

还有一天,警报器突然大响,老师要同学们都躲到桌子底下。尼克还以为是外星人来袭了,结果只是地震演习。

最让尼克不堪忍受的是,没有四肢的身体照例会引来神经兮兮的目光、粗鲁的问题和怪异的言论。美国的学生对尼克如何上厕所这件事的好奇心之强,简直令他难以置信,有时候他甚至祈祷地震真的来临,好让同学们不再对他上厕所的问题问个不停。

时间,尼克的身心都承受得太多,他开始把自己紧紧地裹起来,不愿见人,在没有人的角落里静静地舔舐自己的伤口。

直到他碰见了麦坎更先生。

麦坎更先生是学校的音乐老师。他在学校一天教七八堂课,非常受欢迎,简直就像摇滚巨星。麦坎更的弟弟杜夫是知名贝司手,曾经跟“枪与玫瑰”和其他一些顶尖摇滚乐团合作过。这就是美国和澳大利亚的不同,尼克觉得自己好像将平凡的家庭生活留在了澳大利亚,然后进入了一个超现实主义的流行文化王国。

尼克一家住在洛杉矶和好莱坞外围,所以常常会在杂货店或者购物中心碰到电影明星或者电视明星。他们班上一半的同学都想成为演员,或者正在当演员。放学后打开电视,就有可能看到班上某个同学出现在颇受欢迎的电视剧里。

尼克一家在美国没有房子,只能暂时寄居在叔叔家里,跟叔叔婶婶以及他们的六个孩子一起住。

尽管叔叔家的房子很大,但生活空间还是十分拥挤的。一家人都迫切地想要尽快有个家,但美国的房价比澳大利亚贵多了。鲍里斯在贝塔的公司工作,杜许卡则没有继续当护士,她没有取得加利福尼亚州的护士执照。

一个人的时候,尼克常常到音乐教室里跟麦坎更先生聊天,或者只是静静地坐着。麦坎更先生鼓励他走出去、多跟同学在一起,但尼克就是提不起劲儿来。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尼克还在因为离开澳大利亚而伤心,他只有在眺望新居地的群山和海滩落日时,才能找到平静与慰藉。加利福尼亚州的落日很美,美得像一个绚烂的梦。

黑暗最容易滋生人的恐惧,因为在黑暗中,什么都看不清,因什么都看不清又引发了害怕与焦虑,一旦看清了,心中便充满了光明,也就不怕了。

曾经看过一个小哲理故事,说的是:一个老太婆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家是给人洗衣服的,二女儿家是卖伞的。每到下雨天,老太婆就为大女儿犯愁,怕没有办法晒干衣服,不能挣钱;而到了晴天,又为二女儿难过,怕伞卖不出去,不能糊口。所以老太婆日复一日地沉浸在痛苦担忧中。后来此事让一个老和尚知道了,他去对老太婆说:“老人家,恭喜你呀!你看,晴天你大女儿家发财,下雨天你二女儿家发财,你老真是福气啊!”老太婆一听,豁然开朗。从此老太婆无论晴天还是雨天,都过得非常幸福。

看,换一个角度思考问题,完全是两种结局,两种心境。

我们在生活中往往会不自觉地成为那个老太婆,看不见事物光明的一面。所以当你遇到困难与挫折甚至严重打击的时候,不要钻牛角尖,不妨换个角度思考,自己当一回老和尚,劝解自己,生活没有过不去的坎。

想得开,人生便会充满阳光。

幸运和不幸是一枚金币的两面,当我们面对不幸的时候不要沮丧和气馁,只要轻轻地把它翻过来,幸运就照亮了我们的脸。当我们面对幸运的时候也不要骄傲,或许一缕微风就可以翻转金币使我们沉陷进不幸的泥浆。选择幸运的同时,我们也选择了不幸;选择不幸的时候,我们也选择了幸运。幸运和不幸是一对孪生姐妹,她们一个住在金币的正面,一个住在金币的背面,是一对亲密的邻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