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到美利坚_关于彭司勋的故事

时间:2019-05-26  栏目:名人故事  点击:44 次

初到美利坚_关于彭司勋的故事

半个月后,张兴钤抵达美国,首先前往资源委员会驻纽约办事处,向训练组实习监督欧阳藻报到,并作短期停留。期间,除了购置简单的生活用具、书籍外,主要向美国国务院办理外籍官员申报,并经美国军部与各实习厂矿办理入厂实习证件。训练组为使实习人员在这段时间内不致荒废业务,尽早了解美国工业概况以及增进实习人员的会话能力,举办了一系列就美国工业的分布与组织、批量生产、美国技术团体等方面的专家演讲。除了讲授专业知识外,这些专家还向实习人员介绍在美国生活需要注意的常识。从如何买票坐无轨电车及如何转车,到如何使用投币式自动电话,如何利用图书馆等,内容非常广泛。另外,训练组还组织实习人员观看工业电影,并带领他们参观附近的工厂、政府机关、公用事业机关等张维缜.战后初期资源委员会与工矿人员赴美实习[J].贵州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3,01.。

根据训练组的安排,张兴钤以实习员的身份,先后到位于美国东北部的密歇根州最大的城市——底特律的福特汽车公司的钢铁厂和大湖钢铁厂实习。底特律位于圣克莱尔湖和伊利湖之间,与加拿大的温泽市隔河相望。1914年,汽车大王亨利·福特在这里首次使用装配线生产汽车,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此后,依靠附近有高品位铁矿和炼钢厂的有利条件,加之便利的运输能力,底特律逐步成为当时美国乃至世界最庞大的汽车工业区。美国最大的三家汽车公司通用、福特、克莱斯勒的总部均设于此,素有“美国汽车之都”之称。除汽车工业之外,底特律的钢铁、飞机和坦克制造、机器制造、化工、金属加工、木材加工等工业也很发达。这些工厂企业主要分布在底特律河西岸,以及西南的迪尔伯恩、西北的庞蒂亚克等地,在环伊利湖周围就分布着众多的工业企业。20世纪40年代,世界上的第一条城市高速公路在底特律建成,水路、陆路、航空等快捷便利的交通运输条件,为其工业发展提供了更加可靠的运输保障。再加上第二次世界大战同盟国军队对战争装备的需求,给底特律带来极大的发展机遇,底特律与兵器有关的工业在那一时期进入了一个高速发展的阶段,因此,它又被称为“民主的兵工厂”(Arsenal of Democracy)。

张兴钤进入实习工厂后,其规范的管理方式、先进的生产设备和对产品质量的严格要求让他大开眼界、深受启发。由于他属于租案派出人员,每月有150美元的生活费,并且是在出国前由经济部一次发给了半年的费用1948年初,后半年费用由经济部事先汇给资委会驻美办事处转训练组发给。同时,在美实习期间,鞍山钢铁公司依旧按原工资标准每月发放。,再加上赴美旅费和置装费都没有全部用光,小小的积蓄使他暂时不用为生活发愁,便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学习上。

张兴钤从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在钢铁行业工作,在四川綦江他在中国人设计的最先进的平炉炼钢厂里工作,在鞍钢他参与日本人留下的、主要以德国技术为主的炼钢厂恢复生产工作。在国内的时候,总觉得自己是在全国最先进的企业里,又有邵象华等水准一流的老师指导,技术水平应该还可以。但是,电化冶炼厂的设备和鞍钢的产量加在一起,与眼前的美国炼钢企业比较起来都存在着巨大差距,这种差距让他有些瞠目结舌。这种差距不仅在工业基础方面,就是在工艺上、管理上,甚至于工程技术人员和工人素质等方面,都是不可同日而语的。特别是工作人员能够通过不同方式自觉地去提高自身的业务能力和综合素质,给了他很深刻的印象。正像他在耄耋之年回忆起这段经历时说的那样:

那个地方很有特点,那个城市是一个工业发展很快的城市。美国的地形吧,和我们不一样,北方有五大湖,湖水、气候各方面都很好,美国富是有特别的原因的,我们的北方是很苦的。(底特律)那个城市是一个工业化很突出的城市,工业化很快,一方面正规大学生是有的,他还有一个方面,很重要的是夜校很厉害,周围都是学校、工厂,搞得很活跃,这种学校搞得还是不错的。所以我们(国家)业余的技术教育至今好像没有搞起来,这点我看是一个需要注意的问题。业余教育是有很多好处的,它有自选性、积极性,人不能老是工作工作,我在想,如果让他自己选修,可能创造性更多一点,如果有机会上一下夜校的话。这个得注意起来。张兴钤访谈,2012年11月30日,北京。资料存于馆藏基地。(www.guayunfan.com)工厂附近的夜校非常多,门类齐全。张兴钤在两家炼钢厂实习时都发现,两个厂里均有很多工作人员选择在工作之余去参加业余培训,每周都会抽出2~3个晚上甚至更多的时间去夜校进修、学习,主动参加继续教育。美国社会对成人教育也给予了十分的关注和便利,夜校开设专业种类很多,通常以技术培训为主,请来大学的老师、工厂里的技术人员或具备一定资质的管理人员给学生授课。当学生学习期满或是学分修够以后,即可参加相应的考试,取得的资格证书得到国家承认。张兴钤认识的一个会计,他先前只是厂里的一名普通的工人,在参加夜校培训拿到会计证书后,就应聘到一个更适合的工作岗位。

张兴钤感到的这种差距,既有国与国之间的差距,也有他自身掌握的知识与世界先进科学技术水平之间的差距。在武汉大学的学习,让他掌握了矿冶专业的许多知识点,在綦江和鞍钢的工作实践,受制于当时国内生产、工艺水平的限制,只是使这些知识点断断续续地穿成了一条虚线,还有一些知识并没有用到。但是,来到美国短短的时间内,在底特律的钢铁厂中,不仅所学的知识全被穿成了一条实线,而且在这条线上,还出现了许多过去没有接触到的知识空白点。他意识到:过去的知识及知识结构,已经不能适应现代化钢铁工业的要求了。他也到夜校里听过几次课,本就是抱着学习态度而来的他,深感自己系统理论基础很薄弱、专业理论方面存在着诸多的不足,而这种不足不是上几个月夜校就能够弥补的。在美实习期间,张兴钤定期撰写工作月报和技术报告,并按时寄给资源委员会驻纽约办事处。回顾过去国内学习、工作和实习的经历,张兴钤决定把在美一年的实习期限充分利用起来,到大学里进行系统的专业学习并将此考虑呈报给了资源委员会驻纽约办事处。征得办事处同意后,张兴钤开始联系学校。到哪里去好呢?张兴钤打听到了在武汉大学就读时期的老师解寿缙解寿缙,美国伊利诺伊大学(IIIinois University)矿冶工程理学学士(B.S.)。1924毕业于凯斯理工学院(Case School of Applied Sciehce M.S. Met. Bethiohem Steel Co, prsctice),获理学硕士学位。曾任国立武汉大学矿冶系教授。先生刚好在美国,是永利化学工业公司驻美国办事处主任,于是就辗转找到他,向他征求意见。解先生知道张兴钤在国立武汉大学读书的时候就是一个刻苦上进、聪明善思的学生,就向他建议说:“伊利湖的另一边有一座城市叫做克利夫兰,那里的凯斯理工学院是我的母校,我可以帮你写一封推荐信,你去试试。”1947年10月,张兴钤经解寿缙先生推荐,取得了凯斯理工学院硕士研究生的入学资格。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