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百科知识羌地连续不断的民族战争_两汉民族关系史

羌地连续不断的民族战争_两汉民族关系史

时间:2020-07-05百科知识联系我们

羌地连续不断的民族战争_两汉民族关系史

王莽篡位改制,全国波动。西羌诸部亦受影响,纷纷起来反抗王莽政权。王莽败后,窦融因累迁河西,知当地土俗,他以为“天下安危未可知,河西殷富,带河为固,张掖属国精兵万骑,一旦缓急,杜绝河津,足以自守,此遗种处也”[1]。所以窦融领其家属到河西,“抚结雄杰,怀辑羌虏,甚得欢心,河西翕然归之”[2]。

当时,酒泉太守梁统、金城太守厍钧、张掖都尉史苞、酒泉都尉竺曾、敦煌都尉辛彤并州郡英俊,窦融均与之厚交相善。更始失败后,河西上层共推融为行河西五郡大将军事。由于河西民俗质朴,加上窦融等行政宽缓,并修兵马,习战射,明烽燧之警,因而保塞羌,胡皆震服亲附,安定、北地、上郡“流人避凶饥者,归之不绝”[3]。

当时,隗嚣先称建武年号,移檄郡国,历数王莽“分裂郡国,断截地络。田为王田,卖买不得。规锢山泽,夺民本业。造起九庙,穷极土作”。提出他要“遵高祖之旧制,修孝文之遗德”,并对少数民族“驰使四夷,复其爵号”[4]。寅融等皆从受正朔,并授以将军印绶,宣称“今豪杰竞逐,雌雄未决,当各据其土宇,与陇蜀合从,高可为六国,下不失尉佗”。隗嚣“外顺人望,内怀异心”[5]。建武五年(公元29年),窦融等决策东向刘秀,派长史刘钧奉书献马,以通声息。建武八年(公元32年),刘秀西征隗嚣,窦融率五郡太守及羌、小月氏等步骑数万,辎重五千余辆,与刘秀会师于高平(今宁夏原州)。

建武九年(公元33年),隗嚣死,其子纯降。(www.tshiny.cn)《后汉书·西羌传》载:

建武九年,隗嚣死,司徒掾班彪上言:“今凉州部皆有降羌,羌胡被发左,而与汉人杂处,习俗既异,言语不通,数为小吏黠人所见侵夺,穷恚无聊,故致反叛。夫蛮夷寇乱,皆为此也。旧制益州部置蛮夷骑都尉,幽州部置领乌桓校尉,凉州部置护羌校尉,皆持节领护,理其怨结,岁时循行,问所疾苦,又数遣使驿通动静,使塞外羌夷为吏耳目,州郡因此可得儆备。今宜复如旧,以明威防。”

刘秀接受班彪的建议,恢复护羌校尉,持节领护,任命牛邯为东汉第一任护羌校尉。

隗嚣势力被削除了,但是由于长时间的战乱,很多羌族“入居塞内,金城属县多为虏有”[6],羌族的活动并没有停止。于是刘秀拜马援陇西太守,建武十一年(公元35年)到任,先击败了据临洮(今甘肃岷县)的先零羌。另外“诸种有数万,屯聚寇钞,拒浩隘”[7],也被马援所击溃。

当时,由于金城(今甘肃兰州)破羌(今青海乐都东)以西,道远寇多,朝臣中就有人主张放弃这一区域。而马援上言:“破羌以西,城多完牢,易可依固,其田土肥壤。灌溉流通。如令羌在湟中,则为害不休,不可弃也。”[8]刘秀以为然,下诏武威太守梁统悉令还金城客民。于是归者三千余人,使各回旧邑。马援奏请“为置长吏,缮城郭,起坞候,开导水田,劝以耕牧,郡中乐业。又遣羌豪杨封譬说塞外羌,皆来和亲。又武都氐人背公孙述来降者,援皆上复其侯王君长,赐印绶”[9]。这样,河西的局势逐步缓和,开始走向稳定。

建武十三年(公元37年),武都参狼羌同塞外诸种联合攻杀长吏。马援将兵四千至氐道县(今甘肃武山南),“羌在山上,援军据便地,夺其水草,不与战。羌遂穷困,豪帅数十万户亡出塞,诸种万余人悉降,于是陇右清静”[10]。

马援在陇西任事六年,功效显著,他“务开恩信,宽以待下,任吏以职,但总大体而已。宾客故人,日满其门。诸曹时白外事,援辄曰:‘此丞、掾之任,何足相烦?颇哀老子,使得邀游。若大姓侵小民,黠羌欲旅距,此乃太守事耳。’傍县尝有报仇者,吏民惊言羌反,百姓奔入城郭。狄道长诣门,请闭城发兵。援时与宾客饮,大笑曰:‘烧虏何敢复犯我?’晓狄道长归守寺舍,良怖急者,可床下伏。后稍定,郡中服之”[11]。马援宽以待下,使属下各尽其职,不包办代替,不专横,抓大事、要事,这是封建官吏身上难以找到的素质,正因为主事者有此长处,故其视事期间,社会逐步走向安定,社会经济得到了恢复和发展。

(一)争夺大小榆谷

在旧文献中,所记两汉时西羌抗争事件,比比皆是,唯大都被看成是寇盗、抄掠、杀略、反叛等等。当然西羌诸部在一时一地难免有如上所说的事端,然而占主导地位,或者说大多数事件,是属于兼并争夺与反抗性质的,在这些反抗事件中,难免也包含有其他与反抗、兼并不同的因素,不过这不应该说是主流。

作为羌族来说,其本族间也进行兼并战争或者为争塞内居住地而互相攻击。世居于大允谷(今青海贵德西,黄河北岸)的烧当羌滇良部原来比较弱小,常受强大的先零、卑蔇的欺凌。“滇良父子积见陵易,愤怒,而素有恩信于种中,于是即会附落及诸杂种,乃从大榆(今贵德与尖扎之间)入,掩击先零、卑蔇,大破之,杀三千人,掠取财畜,夺居其地大榆中,由是始强”[12]。也就是说,羌族内部不但发生过掠夺财富的战争,而且发展到了兼并土地的战争。

中元元年(公元56年),“滇吾附落转盛,常雄诸羌,每欲侵边者,滇吾转教以方略,为其渠帅”[13]。

中元二年(公元57年),滇吾与其弟滇岸将五千步骑扰陇西塞,官兵为其所败,此时守塞诸羌亦相率而起,谒者张鸿领诸郡兵战于允吾(今兰州西)、唐谷,军败,张鸿及陇西长史田飒皆死。

与此同时,天水兵为西羌牢姐种所战败,死者达千人以上。

明帝永平元年(公元58年),滇吾为窦固、马武等所败,退去,所降七千余口徙于三辅,任窦林为护羌校尉。滇岸降窦林,而窦林为下属所欺,错将滇岸奏为大豪。第二年,滇吾亦降。窦林再奏滇吾为第一豪,“与俱诣阙献见,帝怪一种两豪,疑其非实,以事诘林。林辞窘,亦伪对曰:‘滇岸即滇吾,陇西语不正耳。’帝穷验知之,怒而免林官”[14]。官吏闹了笑话不要紧,后来滇吾的儿子东吾立,由于父亲附汉,所以入居塞内,谨以自守,而其弟迷吾等却不受约束,这不能不说是由于长吏贪婪,失职误事而造成的恶果。

以上我们所说的是羌族内部的兼并并争夺塞内居地而引起的战争。

因汉边吏侵害羌族而发生的战争,又是一种情况。如章帝建初元年(公元76年),“安夷县(今青海西宁东)吏略妻卑蔇种羌妇,吏为其夫所杀,安夷长宗延追之出塞,种人恐见诛,遂共杀延,而与勒姐及吾良二种相结为寇”[15]。安夷县吏不但不安夷,反而略人之妇,扰夷也,引起反抗那是很自然的事,而陇西太守孙纯却发兵进行镇压,无疑是火上加油,必然会导致激变,于是事情发展为更大规模的反抗与镇压反抗的战争。

就在第二年夏,迷吾同诸种羌聚兵,意欲出塞。垒城太守郝崇领兵追赶,至荔谷,为迷吾所败,“崇轻骑得脱,死者二千余人。于是诸种及属国卢水胡悉与相应……迷吾又与封养种豪布桥等五万余人共寇陇西、汉阳”[16]。于是汉遣行车骑将军马防,长水校尉耿恭为副,镇压了这次反抗,而迷吾等降。“防乃筑索西城,徙陇西南部都尉戍之,悉复诸亭候。”[17]

又《后汉书·马防传》载:

建初二年,金城、陇西保塞羌皆反,拜防行车骑将军事,以长水校尉耿恭副,将北军五校兵及诸郡积射士三万人击之。军到冀,而羌豪布桥等围南部都尉于临洮。防欲救之,临洮道险,车骑不得方驾,防乃别使两司马将数百骑,分为前后军,去临洮十余里为大营,多树幡帜,扬言大兵旦当进。羌候见之,驰还言汉兵盛不可当。明旦遂鼓噪而前,羌虏惊走,因追击破之,斩首虏四千余人,遂解临洮围。防开以恩信,烧当种皆降,唯布桥等二万余人在临洮西南望曲谷。十二月,羌又败耿恭司马及陇西长史于和罗谷,死者数百人。明年春,防遣司马夏骏将五千人从大道向其前,潜遣司马马彭将五千人从间道冲其心腹。又令将兵长史李调等四千人绕其西,三道俱击,复破之,斩获千余人,得牛羊十余万头。羌退走,夏骏追之,反为所败,防乃引兵与战于索西,又破之(索西,县名,故城在今岷州和政县东,亦名临洮东城,亦谓之赤城。《沙州记》云:“从东洮至西洮一百二十里。”东洮即谓此城)。布桥迫急,将种人万余降。

元和三年(公元86年),迷吾又与其弟号吾诸种反。号吾先轻骑入陇西界,为郡督烽掾李章所俘,而号吾说“独杀我,无损于羌。诚得生归,必悉罢兵,不复犯塞”[18]。陇西太守张纡将他放回,已聚集的羌众随之解散,并各归住地,而迷吾则退居于河北归义城。傅育不想失信而伐之,“乃募人斗诸羌胡,羌胡不肯,遂复叛出塞,更依迷吾”[19]。傅育想用“以夷攻夷”之手段,却弄巧成拙,使羌胡出塞,逼向对立面。

章和元年(公元87年),傅育上请发陇西、张掖、酒泉各五千人,自领汉阳、金城五千人,共二万人进击,遭到迷吾伏兵袭击,死达八百八十人,傅育本人也未能幸免。

迷吾杀了傅育后,又与诸种步骑七千人入金城塞。为马防所败,“因译使欲降,纡纳之。遂将众人诣临羌县,纤设兵大会,施毒酒中。羌领醉,纡因自击,伏兵起,诛杀酋豪八百余人。斩迷吾等五人头,以祭育冢。复放兵击在山谷间者,斩首四百余人,得生口二千余人。迷吾子迷唐及其种人向塞号哭,与烧何、当煎、当阗等相结,以子女及金银聘纳诸种,解仇交质,将五千人寇陇西塞,太守寇盱与战于白石,迷唐不利,引还大、小榆谷,北招属国诸胡,会集附落,种众炽盛,张纡不能讨”[20]。张纡失信,图一时之功,而酿成大乱,原羌上层与地方官争夺,或内部原始掠夺等这种一时一事之矛盾冲突,便演化成为民族反抗战争。

在这紧急情况下,张掖太守邓训代为护羌校尉,并有所作为。原先有小月氏胡分居塞内,拥兵二三千骑,“皆勇健富强,每与羌战,常以少制多。虽首施两端,汉亦时收其用”。这时,迷吾子迷唐,别合武威种羌共万骑,来到塞下,先图月氏胡。而邓训“拥卫稽故,令不得战。议者咸以羌胡相攻,县官之利,以夷攻夷,不宜禁护。训曰:‘不然。今张纡失信,众羌大动,经常屯兵,不下二万,转运之费,空竭府帑,凉州吏人,命县丝发。原诸胡所以难得意者,皆恩信不厚耳。今因其迫急,以德怀之,庶能有用。’”[21]命令开城门及所居园门,叫所有月氏胡妻子入城,派兵严加守卫。迷唐等无所获,就退兵走。这样一来,邓训取得湟中月氏胡的信任,甚至说:“汉家常欲斗我曹,今邓使君待我以恩信,开门内我妻子,乃得父母。"表示“唯使君所命。”[22]邓训还将其中数百人少年勇者以为义从。

邓训还针对“羌胡俗耻病死,每病临困,辄以刃自刺”的情况,只要听见有疾的,“辄拘持缚束,不与兵刃,使医药疗之,愈者非一,小大莫不感悦。于是常赂诸羌种,使相招诱”。就是迷唐伯父号迷吾也“将其母及种人八百户,自塞外来降”。邓训就利用湟中秦、胡、羌兵四千人出塞袭击迷唐,迷唐只好退出大、小榆谷,居颇岩谷,其众离散。而迷唐曾想“归故地就田业”,被邓训所击败,“迷唐遂收其余部,远徙庐落,西行千余里,诸附落小种皆背畔之。烧当豪帅东号稽颡归死,余皆款塞纳质。于是绥接归附”。[23]以迷唐为首的烧当羌的反抗算是暂时被镇压下去了。

永元四年(公元92年),邓训病死,部属及羌众“莫不吼号,或以刀自割,又刺杀其犬马牛羊,曰:‘邓使君已死,我曹亦俱死耳。’前乌桓吏士皆奔走道路(训前任乌桓校尉时吏士也),至空城郭。吏执不听,以状白校尉徐鄢。鄢叹息曰:‘此义也。’乃释之。遂家家为训立祠,每有疾病,辄此请祷求福。”[24]邓训以和为主,争取了相当一部分羌众,而部属亦为之效命,于是施之以暴力,击败对手,一和一战,效果明显,留下了好名声。然而他没有也不可能解决问题,因为他是用权术抚定诸羌,而烧当羌迷唐等的目的是占据湟中,而其结局却相反,不但要退出湟中,连其基本住地大、小榆谷也遭到威胁,所以这一争夺还将继续下去。

是年,任聂尚为护羌校尉,曾派人招呼迷唐回居大、小榆谷,并令译田汜等五人送其祖母还,可是迷唐“共生屠裂汜等,以血盟诅,复寇金城塞”[25]。因而战事重开。

永元五年(公元93年),以贯友为护羌校尉。贯友一面派人在西羌诸部中进行挑拨离间,并以财货收买其中一部分人,使其离散;另一方面,则遣兵直接进攻大、小榆谷,迫使迷唐率部远徙赐支河曲(今青海曲沟附近)。

永元九年(公元97年),秋天,迷唐率八千人入陇西,塞内羌众又多与相应和,共步骑三万,击败陇西郡兵,杀大夏(广河)长。于是汉遣刘尚率三万兵,战败迷唐。次年,迷唐请降。时迷唐所部人不满二千,和帝令其还居大、小榆谷。永元十二年(公元100年),迷唐又返回赐支河曲。

是年秋天,周鲔、侯霸率兵三万,出塞攻击迷唐,“羌众折伤,种众瓦解,降者六千余口,分徙汉阳(今甘肃武山东)、安定(今镇原南)、陇西(今临洮)。迷唐遂弱,其种众不满千人,远逾赐支河首(鄂陵湖),依发羌居”[26]。迷唐失众病死,有子附汉,户不满百,于是汉夹河列屯,共三十四部。汉同烧当羌争夺湟中为中心的斗争,以烧当羌的离散积弱而告终。

以大、小榆谷为中心的这块地方,乃是烧当羌栖息繁衍的地方,土肥水美,既有鱼盐之利,且宜田畜,所以对烧当羌来说,是生存发展的好去处,向西自然条件很差,向东则同汉相抵突,所以这里的冲突连续了近一个世纪。这一情况,当时蚗麋相曹凤作了一个比较贴切的概括,他说:“西戎为害,前世所患,臣不能纪古,且以近事言之。自建武以来,其犯法者,常以烧当种起。所以然者,以其居大、小榆谷,土地肥美,又近塞内,诸种易以为非,难以攻伐。南得钟存以广其众,北阻大河因以为固,又有西海鱼盐之利,缘山滨水,以广田畜,故能强大,常雄诸种,恃其权勇,招诱羌胡。今者衰困,党援坏沮,亲属离叛,余胜兵者不过数百,亡逃栖窜,远依发羌。臣愚以为宜及此时,建复西海郡县,规固二榆,广设屯田,隔塞羌胡交关之路,遏绝狂狡窥欲之源。又殖谷富边,省委输之役,国家可以无西方之忧。”[27]曹凤所分析的不错,其建议也不坏,唯东汉当时已走向衰退,要在这里有所作为,有所起色,那已是不可能的了。

(二)为控制陇道进行的争夺

除烧当羌聚居于大、小榆谷外,更多的羌人分布在郡县区域,同汉族杂居。这些羌众往往“为吏人豪右所徭役,积以愁怨”。[28]安帝永初元年(公元107年)夏,“骑都尉王弘发金城、陇西、汉阳羌数百千骑征西域,弘迫促发遣,群羌惧远屯不还,行到酒泉,多有散叛。诸郡多发兵徼遮,或覆其庐落”[29]。由于强制征发,勒姐、当煎大首领东岸等更为惊恐。有些羌部如麻奴兄弟遂同种人俱往西出塞,而先零别种滇零与钟羌诸种大为抄掠,切断了陇道。“时羌归附既久,无复器甲,或持竹竿木枝以代戈矛,或负板案以为,或执铜镜以象兵,郡县畏懦不能制”[30]。是年冬,东汉遣车骑将军邓骘,以征西校尉任尚为副,将五营及三河、三辅、汝南、南阳、颍川、太原、上党兵共五万人,屯于汉阳。公元108年(永初二年)春,乘诸郡兵还未到齐时,钟羌数千人先袭击了邓骘,邓骘损失千余人。是年冬,邓骘使任尚及从事中郎司马钧率诸郡兵与滇零等数万人战于平襄(今甘肃通渭西北),任尚大败,死者达八千余人。“于是滇零等自称‘天子’于北地(今甘肃环县),招集武都参狼、上郡、西河诸杂种,众遂大盛,东犯赵、魏,南入益州,杀汉中太守董炳,遂寇钞三辅,断陇道”[31]。

永初三年(公元109年)春,汉又遣骑都尉任仁督诸郡屯兵救三辅。然任仁每战皆不利,汉兵大挫。于是当煎、勒姐种攻破羌县(今青海乐都东),钟羌攻陷临洮(今甘肃岷县),生俘陇西南部都尉。永初四年(公元110年)春,滇零遣人寇褒中(今陕西汉中北),“燔烧邮亭,大掠百姓”[32]。当时羌众再攻褒中,汉中兵大败,死者三千余人。汉被迫将金城郡迁居襄武(今甘肃陇西东南)。后任仁下狱死,段禧病亡,以前校尉侯霸代领,并且移居张掖。

在上述情况下,大将军邓骘以为军役方费,事不相赡,于是提出放弃凉州的主张,这主张交公卿议。邓骘言:“譬若衣败,坏一以相补,犹有所完。若不如此,两无所保。”议者皆以为然。虞诩听说后,即语于李修:“窃闻公卿定策当弃凉州,求之愚心,未见其便。先帝开拓土宇,劬劳后定,而今惮小费,举而弃之,凉州既弃,即以三辅为塞,则园陵单外,此不可之甚者也。谚曰:‘关西出将,关东出相。’观其习兵壮勇,实过余州。今羌胡所以不敢入据三辅,为心腹之害者,以凉州在后故也。其土人所以推锋执锐,无反顾之心者,为臣属于汉故也。若弃其境域,徙其人庶,安土重迁,必生异志,如使豪雄相聚,席卷而东,虽贲、育为卒,太公为将,犹恐不足当御。议者喻以补衣犹有所完,诩恐其疽食侵淫而无限极。弃之非计。”李修问曰:“吾意不及此。微子之言,几败国事,然则计当安出?”虞诩以为:“今凉土扰动,人情不安,窃忧卒然有非常之变。诚宜令四府九卿(四府谓太傅、太尉、司徒、司空之府也;九卿谓太常、光禄、卫尉、廷尉、太仆、大鸿胪、宗正、大司农、少府等也),各辟彼州数人,其牧守令长子弟皆除为冗官,外以劝厉,答其功勤,内以拘致,防其邪计。”李修以为然,于是集四府再议,大家都同意虞诩的主张,“于是辟西州豪杰为掾属,拜牧守长吏子弟为郎,以安慰之”[33]。也就是说,朝廷依靠地方势力来控制局势,即放权给地方豪强,来维持各地方的统治。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不过远水救不了近火,这种办法没有也不可能一朝一夕就见效,更何况上下左右互相扯皮的事还多。

永初五年(公元111年),任尚在羌地无功而丢了官,而羌众却攻进河东(今山西夏县一带)至河内(今河南武陟西),“百姓相惊,多奔南度河。使北军中候朱宠将五营士屯孟津,诏魏郡、赵国、常山、中山,缮作坞候六百一十六所”[34]。

羌众既盛,而官吏又多为内郡人,他们没有战守之意,都争着往内郡避难。朝廷也无可奈何,只好默许。于是将陇西治所移于襄武(今甘肃陇西东南),安定治所移于美阳(今陕西扶风与武功之间),北地治所移于池阳(今陕西泾阳),上郡治所移于衙(今陕西白水东北)。可是,“百姓恋土,不乐去旧,遂乃割其禾稼,发彻室屋,夷营壁,破积聚,时连旱蝗饥荒,而驱蹙劫掠,流离分散,随道死亡,或弃捐老弱,或为人仆妾,丧其大半”[35]。真是一片混乱。只是由于重新任命任尚为侍御史,击败羌众于上党羊头山(今山西沁源),才稍稍镇定了一些。

这年秋天,汉阳人杜琦及其弟季贡,同郡王信等与羌人结合,聚众攻入上絡城(今甘肃天水),琦自称为“安汉将军”。汉以重金购募琦首,汉阳太守赵博即使刺客杜习杀琦,汉封杜习为讨奸侯,赐钱百万。唯杜季贡、王信等率领其众据守樗泉营。却为侍御史唐喜所败,王信败死,杜季贡逃归滇零。后来,滇零子零昌代立,他年幼,即以杜季贡为将军,叫他居于丁奚城(今宁夏灵武)。

永初七年(公元113年)夏,骑都尉马贤与侯霸袭击了零昌别部牢羌,首虏千人,得驴骡骆驼马牛羊二万余头。

元初元年(公元114年)春,汉遣兵屯河内(今河南焦作一带)、通谷冲要三十三所,都筑坞壁,设鸣鼓。当时零昌却遣兵攻雍城,号多及当煎、勒姐大首领,则分兵击掠武都和汉中,而为巴郡板蛮与汉中五官掾程信所败。于是号多退兵,切断陇道,与零昌相呼应。当时凉州刺史皮杨兵败于狄道(今甘肃临洮),死者八百余人。在这种情况下,汉以庞参为校尉。庞参却以招诱和军事并用,同时拉拢收买和暗杀兼施。

元初二年(公元115年)春,号多等率众七千余人降于护羌校尉庞参。庞参“遣诣阙,赐号多侯印绶遣之。参始还居令居(今甘肃永登北)河西道。而零昌种众复分寇益州”。秋天,庞参使蜀人陈省、罗横等暗杀了零昌羌吕叔都。又令屯骑校尉班雄屯三辅,并遣左冯翊司马钧行征西将军,督右扶风仲光、安定太守杜恢、北地太守盛包、京兆虎牙都尉耿溥、右扶风都尉皇甫旗等共率八千余人,庞参自领羌胡兵七千余人,分道向北进击零昌。结果为杜季贡所败,只好撤兵。司马钧等却攻下了丁奚城,而杜季贡率众伪装败逃。司马钧令仲光、杜恢、盛包等抢收羌民禾稼,而仲光等不受节制,孤军深入,中羌埋伏之计,结果全军覆没,死者达三千余人,仲光亦死。于是司马钧自杀,庞参以失期军败抵罪。汉又以马贤代领校尉事,遣任尚为中郎将,将羽林、缇骑、五营子弟三千五百人,代班雄屯三辅。临行前,虞诩对任尚说:“使君频奉国命讨逐寇贼,三州屯兵二十余万人,弃农桑,疲苦徭役,而未有功效,劳费日滋。若此出不克,诚为使君危之。”任尚求策,虞诩言:“兵法弱不攻强,走不逐飞,自然之势也。今虏皆马骑,日行数百,来如风雨,去如绝弦,以步迫之,势不相及,所以旷而无功也。为使君计者,莫如罢诸郡兵,各令出钱数千,二十人共市一马,如此,可舍甲胄,驰轻兵,以万骑之众,逐数千之虏,追尾掩截,其道自穷。便人利事,大功立矣。”[36]任尚用其计。果以轻骑击败了杜季贡。

元初三年(公元116年)夏,度辽将军邓遵率南单于及左鹿蠡王须沈万骑,击零昌于灵州(今宁夏银川)。

是年秋,任尚“遣假司马募陷陈士,击零昌于北地,杀其妻子,得牛马羊二万头,烧其庐落,斩首七百余级,得僭号文书及所没诸将印绶”[37]。

元初四年(公元117年)春,任尚收买了当阗种羌榆鬼等五人,使其刺杀了杜季贡,而封榆鬼为破羌侯。

是年秋,任尚又收买了效功种号封,刺杀了零昌,封号封为羌王。冬,任尚将诸郡兵与狼莫众在北地“相持六十余日,战于富平河上(今宁夏青铜峡),大破之,斩首五千级还,得所略人男女千余口,牛马驴羊骆驼十余万头,狼莫逃走,于是西河虔人种羌万一千口诣邓遵降”。

元初五年(公元118年),邓遵募上郡全无种羌雕何等刺杀了狼莫,赐雕何为羌侯。

自狼莫、零昌被刺杀,羌众群龙无首,于是陆续瓦解。元初六年(公元119年)春,勒姐种与陇西种羌号良等想起事,为马贤所败,号良被斩[38]。

《后汉书·西羌传》载:“自羌叛十余年间,兵连师老,不暂宁息。军旅之费,转运委输,用二百四十余亿,府帑空竭。延及内郡,边民死者不可胜数,并、凉二州遂至虚耗。”

《后汉书·庞参传》载:

永初元年,凉州先零种羌反畔,遣车骑将地军邓骘讨之,参于徒中使其子俊上书曰:“方今西州流民扰动,而征发不绝,水潦不休,地力不复。重之以大军,疲之以远戍,农功消于转运,资财竭于征发。田畴不得垦辟,禾稼不得收入,搏手困穷,无望来秋。百姓力屈,不复堪命。臣愚以为万里运粮,远就羌戎,不若总兵养众,以待其疲。车骑将军骘宜且振旅,留征西校尉任尚使督凉州士民,转居三辅。休徭役以助其时,止烦赋以益其财,令男得耕种,女得织,然后蓄精锐,乘懈沮,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则边人之仇报,奔北之耻雪矣。”

又载,永初四年(公元110年),庞参奏记于邓骘曰:

比年羌寇特困陇右,供徭役为损日滋,官员人责数十亿万。今复募发百姓,调取谷帛,炫卖什物,以应吏求。外伤羌虏,内困征赋。遂乃千里转粮,远给武都西郡。涂路倾阻,难劳百端,疾行则钞暴为害,迟进则谷食稍损,运粮散于旷野,牛马死于山泽。县官不足,辄贷子民,民已穷矣,将从谁求?名救金城,而实困三辅。三辅既困,还复为金城之祸矣。参前数言宜弃西域,乃为西州士大夫所笑。今苟贪不毛之地,营恤不使之民,暴军伊吾之野,以虑三族之外,果破凉州,祸乱至今。夫拓境不宁,无益于强;多田不耕,何救饥敝!故善为国者,务怀其内,不求外利;务富其民,不贪广土。三辅山原旷远,民庶稀疏,故县丘城,可居者多,今宜徙边郡不能自存者,入居诸陵,田戍故县。孤城绝郡,以权徙之;转运远费,聚而近之;徭役烦数,休而息之。此善之善者也。

对于东汉来说,由于和诸羌的连年战争,已经是力不从心,因而造成全国震动,动摇了东汉根基。

羌族所发动的这一系列战争,除了自身社会经济发展从原始社会向阶级社会过渡,或刚步入奴隶社会时所固有的战争和掠夺性这一因素之外,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争夺陇道,这既可得水草肥美之地,又可南北诸羌相互交通。总而言之,这些战争往往是围绕控制陇道而进行的,换句话来说,陇道是羌的生命线,也是羌以后发展的依托,而对汉来说,占据了陇道,就能有效地控制住羌族。

东南亚新闻网
27只股票日涨跌幅限制为9只,单笔订单超过1亿元阳泉眠铺科技有限公司里程碑!创业板24日起涨跌幅变20% 注意这些规则“劝退”题材炒作 创业板交易迎变局双阳区售浪科技有限公司崇礼县修匀设备有限公司东吴证券维持复星医药买入评级预计2021年净利润同比增长33.83%四平猛王科技有限公司静安区雹传设备有限公司菊玉蓓露荣设备有限公司神木榴科科技有限公司春飘岚菲莉设备有限公司南宫比抹科技有限公司从分时图中选择真正的龙头股票原来抓强牛股这么简单!内江谈亮工程有限公司这大概是历史上最赚钱的新股了:下周四我买10块板,赚15万市盈率是不是越低越好?低市盈率是价值投资吗?大理扬时设备有限公司白山丛迟科技有限公司历史k线图 股票周K线图怎么看?周k线图怎么判断股票涨跌?出净率计算公式 现实生活中一般是如何利用净现值来进行分析的?k线图图片 怎么看K线,K线图如何看?k线图走势分析及操作 k线的哪些走势和表现是交易员分析当下多空力量的强弱依据?盈利能力强的企业其增长能力也强 A股盈利榜来了!这些公司竟比茅台毛利率还高,三大行业霸屏100强榜单(附股)净利润越高越好吗 为什么大多数银行的净利润都很高,但是股价却不高?获利和利润率的区别 毛利润、营业利润、纯利润、净利润的区别毛利率计算公式是什么 电商营销活动和毛利率什么关系,怎么配合?营业毛利率的计算公式 请问如何算商品的利润率?公式?毛利率和利润率的计算公式 利润与利润率的公式是什么?盈亏率是负数什么意思 期货交易对于小资金来说,怎么选择盈亏比与成功率成功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