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百科知识西域都护的建立_两汉民族关系史

西域都护的建立_两汉民族关系史

时间:2020-07-05百科知识联系我们

西域都护的建立_两汉民族关系史

武帝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汉与匈奴的第三次战役结束,匈奴单于败走漠北,汉胜匈奴败北的大局已定。当然由于各种原因,双方大规模的战役一时组织不起来。当时的情况对汉来说,是如何扩大战果;对匈奴来说,是采取何种策略与汉相抗衡。于是双方的眼睛都盯住了西域。

汉武帝张骞(建元初出使,历十三年而归)口中知道匈奴西边的乌孙“控弦数万,习攻战”,由于“不肯朝会匈奴,为其所攻”,故羁属于匈奴。对此张骞出主意说:“‘今单于新困于汉,而故浑邪地空无人。蛮夷俗贪汉财物,今诚以此时而厚币赂乌孙,招以益东,居故浑邪之地,与汉结昆弟,其势宜听,听则是断匈奴右臂也。既连乌孙,自其西大夏之属皆可招来而为外臣。’天子以为然,拜骞为中郎将,将三百人,马各二匹,牛羊以万数,赍金币帛直数千巨万,多持节副使,道可使,使遗之他旁国。”[26]汉武帝听从张骞计,推行强大的外交攻势,遣张骞出使。

张骞至乌孙,“乌孙发导译送骞还,骞与乌孙遣使数十人,马数十匹报谢,因令窥汉,知其广大”。这些乌孙人到汉后,见到了汉人众物盛,还报,“其国乃益重汉”[27]。

匈奴闻汉交通乌孙,就不断对其施加压力。汉则置酒泉、敦煌以利通西域诸部,“汉率一岁中使多者十余,少者五六辈,远者八九岁,近者数岁而返”[28]。汉大力经营西域,乌孙以千匹马聘汉女,汉应允以便逐步争取之,汉于和亲上获得成功,为以后进一步争取乌孙打下了基础。(www.tshiny.cn)汉在争取西域中,使者频出,相互往来,汉与乌孙结亲,这可谓第一个回合。

双方的使团来往多了,互相所知道的情况也就多了。其中汉武帝对大宛马特别感兴趣,而知其“匿不肯与汉使”[29],又阻杀汉使,大为恼怒,于是在太初元年(公元前104年),“天子已尝使浞野侯攻楼兰,以七百骑先至,虏其王,以(姚)定汉等言以为然,而欲侯宠姬李氏,拜李广利为贰师将军,发属国六千骑,及郡国恶少年数万人,以往伐宛”[30]。又以赵始成为军正,故浩侯王恢使导军,而李哆为校尉,制军事

第二年,李广利率兵入西域,沿途诸国,“各坚城守,不肯给食”,到郁成时,其众不过数千,人马皆乏,又吃败仗,只得调头而还,到敦煌时,兵马所剩无几,其实是全军败没了。

太初三年(公元前102年),汉武帝不听劝阻,又采取了更大规模的行动,“赦囚徒材官,益发恶少年及边骑,岁余而出敦煌者六万人,负私从者不与。牛十万,马三万余匹,驴骡橐它以万数。多赍粮,兵弩甚设,天下骚动,传相奉情欲阁伐宛,凡五十余校尉。宛王城中无井,皆汲城外流水,于是乃遣水工徙其城下水空以空其城。益发戍甲卒十八万酒泉、张掖北,置居延、休屠以卫酒泉,而发天下七科谪,及载郷给贰师。转车人徒相连属至敦煌。而拜习马者二人为执驱校尉,备破宛择取其善马云。”[31]

这次出师,沿途所经各小国,皆“出食给军”,屠仑头,再往西而达宛城,‘汉兵所剩者只三万人了。宛军守城以保,汉军先断其水源,围城而攻达四十多天,大宛贵人互谋,共杀其王毋寡,持其头遣贵人见李广利,相约说:“汉毋攻我,我尽出善马,恣所取,而给汉军食。即不听,我尽杀善马,而康居之救且至。至,我居内,康居居外,与汉军战。汉军熟计之,何从?”李广利与赵始成、李哆等商议:“闻宛城中新得秦人,知穿井,而其内食尚多。所为来,诛首恶者毋寡。毋寡头已至,如此而不许解兵,则坚守,而康居候汉疲而来救宛,破汉军必矣。”于是“许宛之约。宛乃出其善马,令汉自择之,而多出食食给汉军。汉军取其善马数十匹,中马以下牡牝三千余匹,而立宛贵人之故待遇汉使善者名昧蔡以为宛王,与盟而罢兵”[32]。

回军途中,搜粟都尉上官桀破郁成,郁成王亡奔康居,康居闻汉已破宛,将郁成王交给上官桀。

这次战争之后,西域许多小国,“皆使其子弟从军入献,见天子,因以为质”[33]。而“汉使西域者益得职”[34],在敦煌置酒泉都尉,其西至盐泽,汉往往起亭,至于轮台、渠犁诸地,均有数百屯田卒,并置使者校尉领护,即护田积粟,以给使者。这样基本上就保证了使者往来的畅通,而汉在西域的影响也日益广大,很自然地在同匈奴的争夺中进一步占了上风。

当然,这次战役的发动者汉武帝有“欲侯宠姬李氏”,而不择贤愚地叫李广利率军,并且情欲阁“籍以为名而私其所爱”[35],也有“天子既好宛马,闻之甘心”的私心。不仅如此,汉武帝还比富夸耀,以显其威,“是时上方数巡狩海上,乃悉从外国客,大都多人则过之,散财帛以赏赐,厚具以饶给之,以览示汉富厚焉。于是大觳抵,出奇戏诸怪物,多聚观者,行赏赐,酒池肉林,令外国客遍观各仓库府藏之积,见汉之广大,倾骇之。及加其眩者之工,而觳抵奇戏岁增变甚盛益兴,自此始”[36]。这也是客观存在的,但权衡轻重,从当时与匈奴争夺的整个形势来看,这些似乎只宜视为第二位。

汉在争取西域的过程中,抚慰鄯善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因为“楼兰(鄯善,今新疆若羌)在最垂,近汉,当白龙堆(今敦煌至罗布泊间),乏水草,常主发导,负水儋粮,送迎汉使”[37]。当然,他们的反覆难以避免,由于经常发生阻杀汉使的事,所以出现过昭帝元凤四年(公元前77年)傅介子诱杀楼兰王的事件。

龟兹、楼兰皆尝杀汉使者,……至元凤中,介子以骏马监求使大宛,因诏令责楼兰、龟兹国。

介子至楼兰,责其王教匈奴遮杀汉使:“大兵方至,王苟不教匈奴,匈奴使过至诸国,何为不言?”王谢服,言:“匈奴使属过,当至乌孙,道过龟兹。”介子至龟兹,复责其主,王亦服罪。介子从大宛还到龟兹,龟兹言:“匈奴使从乌孙还,在此。”介子因率其吏士共诛斩匈奴使者。……

介子谓大将军霍光曰:“楼兰,龟兹数反覆而不诛,无所惩艾。介子过龟兹时,其王近就人,易得也,愿往刺之,以威示诸国。”大将军曰:“龟兹道远,且验之于楼兰。”于是白遣之。[38]

傅介子诱杀楼兰王后,“公卿将军议者咸嘉其功,上乃下诏曰:‘楼兰王安归尝为匈奴间,候遮汉使者,发兵杀略卫司马安乐、光禄大夫忠、期门郎遂成等三辈,及安息、大宛使,盗取节印献物,甚逆天理。平乐监傅介子持节使诛斩楼兰王安,归首悬之北阙,以直报怨,不烦师众,其封介子为义阳侯。’”[39]

傅介子之此举不光明磊落,有负于当时鄯善之民(详论见本书《绪论》第三节)。于是汉宣帝初遣卫司马使护领鄯善以西诸国,护领南道。

从北道言,车师地居要冲,且是与匈奴争夺的焦点之一。车师分为车师前国(今吐鲁番西)、车师后国(今奇台西南)、车师后城长国(今奇台西北)和车师都尉国(今吐鲁番东南)。

武帝天汉二年(公元前99年),汉封匈奴降汉介和王为开陵侯,派他率楼兰兵攻车师,时有匈奴右贤王将万骑相救,汉兵不利而退兵。征和四年(公元前89年),汉又派重合侯马通将四万骑击匈奴,路过车师之北,复命开陵侯为一路,率楼兰、尉犁(今库尔勒北)、危须(今焉耆东北)凡六国兵击车师,至是车师王臣属于汉。

昭帝时(公元前86—前74年),匈奴又遣四千骑屯田车师,宣帝本始二年(公元前72年),汉遣五将军攻匈奴,匈奴撤出车师,车师又归汉。匈奴想将车师太子军宿入质,军宿逃奔焉耆。车师王更立乌贵为太子,当其即位后便同匈奴结为婚姻,以达到让匈奴阻拦汉通乌孙使者的目的。

宣帝地节二年(公元前68年),汉遣侍郎郑吉、校尉司马熹将免罪人屯田渠犁(今库尔勒附近),积谷以备攻车师。秋天,发附近诸国兵万余人,加上田士一千五百人,攻之,破交河城(今吐鲁番西北),退回渠犁,秋收后又攻车师王于石城。车师王求救于匈奴,未果,只好归汉。

元康元年(公元前65年),因乌孙击匈奴有功,西域新附,汉想善遇西域,促使其局势稳定下来,于是使冯奉世持节送大宛诸国客。至鄯善修城,闻莎车杀汉使奚充国,冯奉世与其副使严昌商量,“以为不亟击之,则莎车日强,其势难制,必危西域。遂以节谕告诸国王,因发其兵,南北道合万五千人进击莎车,攻拔其城。莎车王自杀,传其首诣长安。诸国悉平,威振西域”。[40]此战的胜利,使西域各国震惊,使汉在西域有了立足之地。

神爵二年(公元前60年),匈奴内乱,郑吉发渠犁、龟兹(今库车、拜城一带)诸国兵五万人,迎匈奴降者日逐王先贤掸及其所率万余人。于是汉命郑吉护车师以西北道,西域都护正式建立,置府于乌垒(今库尔勒与轮台之间)。

西域都护府的建立,宣告了汉在西域的主权,同时最后完成了“断匈奴右臂”的战略步骤,直接加速了匈奴称臣和消除郅支单于患的整个进程。

其后,直到王莽时,虽有小麻烦,诸如成帝建始四年(公元前29年)西域都护段会宗为乌孙(今伊宁一带)兵所围,然因其持重而得西域之和,故局势还算稳定,没有发生很大的波动。

汉书·陈汤传》载:

(成帝建始四年)汤入见,有诏毋拜,示以会宗奏。汤辞谢曰:“将相九卿皆贤材通明,小臣罢癃,不足以策大事。”上曰:“国家有急,君其毋让。”对曰:“臣以为此必无可忧也。”上曰:“何以言之?”汤曰:“夫胡兵五而当汉兵一,何者?兵刃朴钝,弓弩不利。今闻颇得汉巧,然犹三而当一。又兵法曰:‘客倍而主人半然后敌。’今围会宗者人众不足以胜会宗,唯陛下勿忧!且兵轻行五十里,重行三十里,今会宗欲发城郭敦煌,历时乃至,所谓报仇之兵,非救急之用也。”上曰:“奈何?其解可必乎?度何时解?”汤知乌孙瓦台,不能久攻,故事不过数日,因对曰:“已解矣!”诎指计其日,曰:“不出五日,当有吉语闻”,居四日,军书到,言已解。

又《段会宗传》载:

段会宗字子松,天水上絡人也。竟宁中(公元前33年),以杜陵令五府举为西域都护、骑都尉光禄大夫,西域敬其威信。三岁,更尽还,拜为沛郡太守。以单于当朝,徙为雁门太守。数年,坐法免。西域诸国上书愿得会宗。阳朔中(公元前24—前20年)复为都护。

会宗为人好大节,矜功名,与谷永相友善。谷永闵其老复远出,予书戒曰:“足下以柔远之令德,复典都护之重职,甚休甚休!若子之材,可优游都城而取卿相,何必勒功昆山之仄,总领百蛮,怀柔殊俗?……方今汉德隆盛,远人宾服,傅、郑、甘、陈之功没齿不可复见,愿吾子因循旧贯,毋求奇功,终更亟还,亦足以复雁门之。万里之外以身为本。愿详思愚所言。”

会宗既出,诸国遣子弟郊迎。小昆弥安日前为会宗所立,德之,欲往谒,诸侯止不听,遂至龟兹谒。城郭甚亲附。康居太子保苏匿率众万余人欲降,会宗奏状,汉遣卫司马逢迎。会宗发戊己校尉兵随司马受降。司马畏其众,欲令降者皆自缚,保苏匿怨望,举众亡去。会宗更尽还,以擅发戊己校尉之兵乏兴,有诏赎论,拜为金城太守,以病免。

岁余,小昆弥为国民所杀,诸侯大乱。征会宗为左曹中郎将光禄大夫,使安辑乌孙。立小昆弥兄末振将,安其国而还。

明年,末振将杀大昆弥,会病死,汉恨诛不加。元延中,复遣会宗发戊己校尉诸国兵,即诛末振将太子番丘。会宗恐大兵入乌孙,惊番丘,亡逃不可得,即留所发兵垫娄地,选精兵三十弩,径至昆弥所在,召番丘,责以“末振将骨肉相杀,杀汉公主子孙,未伏诛而死,使者受诏诛番丘”。即手剑击杀番丘,官属以下惊恐,驰归。小昆弥乌犁靡者,末振将兄子也,勒兵数千骑围会宗,会宗为言来诛之意,“今围守杀我,如取汉牛一毛耳。宛王郅支头悬稿街,乌孙所知也”。昆弥以下服,曰:“末振将负汉,诛其子可也,独不可告我,令饮食之邪?”会宗曰:“豫告昆弥,逃匿之,为大罪。即饮食以付我,伤骨肉恩,故不先告。”昆弥以下号泣罢去。……

是时,小昆弥季父卑爰拥众欲害昆弥情欲阁,汉复遣会宗使安辑,与都护孙建并力。明情欲阁年,会宗病死乌孙中,年七十五矣,城郭诸国为发丧立祠焉。

在少数民族地区有所作为,并为其做过些善事的人,少数民族人民总是怀念他们的。

总的说来,西汉对西域的经营还是比较成功的。

东南亚新闻网
丁咚买菜,完成了3.3亿美元的D+轮融资。4月,他刚刚完成7亿美元的D轮融资。中国人寿将继续增持a股。因股价连续10个交易日低于1元*ST,老鹰表示该股可能被终止。唐嫣证券交易所打掉了中国投资者的专属珠宝。每天购买新鲜食物被指责为争夺谁的奶酪被新鲜电子商务第一社区群买走。160亿元的市值化为乌有。曾经,“影视借壳第一股”锁定在“1元退市”!中国股市观点:关于IPO的传闻很多,比如丁咚天天买菜,天天享受新鲜食物!谁将成为生鲜电商第一股?谁是生鲜电商第一股?丁咚购买食品,并与每日卓越新鲜度同步更新发行价区间。獐子岛困境:岛民5年未支付给外国家庭的红利可以追溯到1956年。传统电商加社交电商体系建设。当天递交招股书也继续亏损。每天买菜怎么讲资本故事?新鲜玩家要面对行业痛点IPO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