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百科知识匈奴离弱_两汉民族关系史

匈奴离弱_两汉民族关系史

时间:2019-07-05百科知识

匈奴离弱_两汉民族关系史

匈奴南北分裂之后,南匈奴居朔方、云中、五原、雁门、西河诸郡,这实际上形成了同汉族杂居的情况,它既与东汉王朝明争暗斗,又得借助东汉王朝之力来对付北匈奴,而内部或争立,或由于某种倾向性而不时引起争斗,于是或同中郎将一起,讨伐所谓不宾者,或同乌桓、鲜卑联成一气,劫掠汉民,乃至杀长史,有时还自将兵马袭击北匈奴,造成了一种错综复杂的局面。

和帝永元五年(公元93年),新立单于安国忌嫉左谷蠡王师子“勇黠多知”,民众尽敬仰师子而不附他,于是企图杀害师子。安国妄想利用一部分北匈奴新降者对师子的怨愤情绪来对付师子,但其已有觉察,于是师子居于五原(今内蒙古包头一带)界,每到龙会议事,师子辄称疾不往,而汉度辽将军亦有意不遣。

永元六年(公元94年),使匈奴中郎将杜崇与单于安国间发生了矛盾,安国乃上书告杜崇的状。杜崇“讽西河(今山西离石)太守令断单于章,无自由闻”[49],并与行度辽将军朱徽上言:“南单于安国疏远故胡,亲近新降,欲杀左贤王师子及左台且渠刘利等。又右部降者谋共迫胁安国,起兵背畔,请西河、上郡、安定为之儆备。”[50]朝议时公卿皆以为“蛮夷反覆,虽难测知,然大兵聚会,必未敢动摇。今宜遣有方略使者之单于庭,与杜崇、朱徽及河西太守并力,观其动静。如无它变,可令崇等就安国会其左右大臣,责其部众横暴为边害者,共平罪诛。若不从命,令为权时方略,事毕之后,裁行客赐,亦足以威示百蛮”[51]。和帝从之。于是朱徽、杜崇发兵。南单于安国闻汉军至,弃帐逃走,率兵欲杀师子。师子事先有备,安国之计未逞,他又不听朱徽相安之言,屯兵五原。安国为其舅骨都侯喜为等所杀。

其实,事情并未了结,当亭独尸逐侯单于师子刚立,就有“降胡五六百人夜袭师子,安集掾王恬将卫护士与战,破之。于是新降胡遂相惊动,十五部二十余万人皆反畔,胁立前单于屯屠何子日逐王逢侯为单于,遂杀略吏人,燔烧邮亭庐帐,将军重向朔方,欲度漠北”。[52]于是遣行车骑将军邓鸿、越骑校尉冯柱、行度辽将军朱徽、乌桓校尉任尚共率四万多人讨之,另有南单于及中郎将杜崇屯牧师城,前后凡斩万七千余级,第二年还军。(www.tshiny.cn)事后和帝刘肇才知“朱徽、杜崇失胡和,又禁其上书以至反畔,皆征下狱死,以雁门太www.baise444.com守庞奋行度辽将军”[53]。逢侯在塞外分为二部,自领右部屯涿邪山下,左部屯朔方西北,相去数百里。永元八年(公元96年)冬,左部还入朔方塞,庞奋迎受慰纳。其兵四千人及老小万余口,分别安置在北边诸郡。而逢侯部众饥困,又遭鲜卑袭击,无所归依,因此返回塞内的络绎不绝。

这是南北匈奴间,南匈奴同中郎将、同乌桓、同鲜卑间互相利用,相互斗争的典型事例。

永初三年(公元109年)夏,汉人韩琮随南单于入朝,回来后,煽动南单于说:“关东水潦,人民饥饿死尽,可击也。”[54]单于遂起兵反叛,攻中郎将耿种。第二年,扰常山、中山,为行度辽将军梁訲与辽东太守耿夔所破。单干乞降,“遇待如初,乃还所钞汉民男女及羌所略转卖入匈奴中者合万余人”[55]。这是单于左右汉人进谗言而造成的灾难。

元初四年(公元117年),逢侯被鲜卑打败,部众离散,皆归附北匈奴。第二年,逢侯将百余骑诣朔方塞降,邓遵奏徙逢侯于颍川郡(今河南禹州)。

建光元年(公元120年),耿夔代为度辽将军,与温禺犊王呼尤徽将新降者连年出塞,攻击鲜卑。

延光三年(公元124年),新降一部大人阿族等反,胁迫呼尤徽一同出塞。而呼尤徽说:“我老矣,受汉家恩,宁死不能相随!”

永和五年(公元140年)夏,南匈奴左部句龙王吾斯、车纽等背叛,率三千余骑攻西河(今山西离石),又招诱右贤王,合七八千骑围美稷(今内蒙古准格尔旗北),杀朔方、代郡长史。为度辽将军马续、中郎将梁并、乌桓校尉王元率沿边兵及乌植、鲜卑、羌胡合二万余人所击败。“吾斯等遂更屯聚,攻没城邑。”汉令单于相招降。“单于本不豫谋,乃脱帽避帐,诣并谢罪。”[56]

永和五年(公元140年),陈龟为使匈奴中郎将。陈龟临行前上疏说:“今西州边鄙,土地嵴綨,鞍马为居,射猎为业,男寡耕稼之利,女乏机杼之饶,守塞候望,悬命锋镝,闻急长驱,去不图反。自顷年以来,匈奴数攻营郡(谓郡有屯兵者,即护羌校尉屯金城,乌桓校尉屯上谷之类)。残杀长史,侮略良细。战夫身膏沙漠,居人首系马鞍。或举国掩户,尽种灰灭,孤儿寡妇,号哭空城,野无青草,室如悬磬。虽含生气,实同枯朽。往岁并州水雨,灾螟互生,稼穑荒耗,租更空阙。老者虑不终年,少壮惧于困厄。……且牧守不良,或出中官,惧逆上旨,取过目前。呼嗟之声,招致灾害,胡虏凶悍,因衰缘隙。而令仓库单于豺狼之口,功业无铢两之效,皆由将帅不忠,聚奸所致。前凉州刺史祝良,初除到州,多所纠罚,太守令长,贬黜将半,政未时,功效卓然。实应赏异,以劝功能,改任牧守,去斥奸残。又宜更选匈奴乌桓护羌中郎将校尉,www.baise444.com简练文武,授之法令,除并、凉二州今年租,更宽赦罪隶,埽除更始。则善吏知奉公之,恶者觉营私之祸,胡马可不窥长城,塞下无候望之患矣。”[57]顺帝刘保有所悟,“乃更选幽、并刺史,自营郡太守、都尉以下,多所革易”。并下诏“为陈将www.baise444.com军除并、凉一年租赋,以赐吏民”[58]。陈龟到任后,他以为南单于不称职,因不能制御部属,造成左部句龙王吾斯、车纽等的反乱,“外顺内叛,促令自杀”[59]。于是造成南单于及其弟左贤王皆自杀的事件。不止此,陈龟想将南单于近亲强移入内郡,引起狐疑,以此他被征下狱。

陈龟针对当时政治官吏的弊端,提出整顿吏治的主张,这是对的,而且见到了效果。但他生搬硬套将其办法用在南单于身上,这显得可笑。当然,动机虽好,却造成了相反的效果,问题就在于南单于和并、幽州刺史,营郡太守毕竟是有差别的。它们之间的差别,一是匈奴,二是土职,最后其结果是事与愿违。当时大将军梁商提出“羌胡新反,党众初合,难以兵服,宜用招降”[60],这话说得有道理。

就在当年秋天,句龙吾斯等立句龙王车纽为单于。同乌桓、羌戎及诸胡合兵数万人,攻破京兆(今陕西长安西、咸阳南)虎牙营,杀上郡(今陕西榆林南)都尉及军司马,扰及并、凉、幽、冀四州地,至使西河移治离石,上郡移治夏阳(今陕西韩城南),朔方移治五原(今内蒙古包头西)。入冬,车纽为中郎将张耽所败而降,而吾斯却率其部曲与乌桓于次年(永和六年,公元141年)为马续、张耽所败。

汉安元年(公元142年),句龙吾斯与奠台耆、且渠伯德等又扰并州。

汉安二年(公元143年),汉立在京兜楼储为呼兰若尸逐就单于,遣行中郎将持节护送他归南单于庭。冬天,中郎将马萛募刺客暗杀了句龙吾斯,将头送至洛阳。建康元年(公元144年)其部为马萛所击败,而乌桓七十余万人亦降。

桓帝延熹元年(公元158年),南匈奴诸部同乌桓、鲜卑联结攻扰沿边九郡,为北中郎将张奂所击败。张奂以为南单于不能统理国事,请立左谷蠡王为单于。桓帝下诏:“《春秋》大居正,居车儿一心向化,何罪而黜?其遣还。”[61]

延熹六年(公元163年),南单于与中郎将臧出雁门击鲜卑檀石槐,大败而还。

灵帝光和元年(公元178年),单于呼徵立。次年,中郎将张修擅杀呼徵,另立右贤王羌渠为单于。

中平四年(公元184年),南单于兵配合幽州牧刘虞讨张纯、张举。次年,右部落与休著各胡白马铜等杀单于。汉立於扶罗为持至尸逐侯单于,部众杀其父者反,拥立须卜骨都侯为单于,於扶罗则上京告状。遇灵帝驾崩,天下大乱,单于率数千骑与白波军攻河内诸郡。单于欲返,部众不受,居于河东(今山西临汾西),须卜仅一年亦死。

兴平二年(公元195年),呼厨泉立为单于。建安元年(公元196年),献帝“自长安东归,右贤王去卑白波贼帅韩暹等侍卫天子,拒击李莈、郭汜。及车驾还洛阳,又徙迁许,然后归国。二十一年(216年),单于来朝,曹操因留于邺,而遣去卑归监其国焉”[62]。原先忽这忽那,确乎反覆无常,而到了东汉末,阶级矛盾对抗公开化,这样各种势力很自然地各就各位,确保自己,南单于亦很快同豪强势力相结合。

东汉初时刘秀曾下诏“有司开北鄙,择肥美之地,量水草以处之。驰中郎之使,尽法度以临之。制衣裳,备文物,加玺绂之绶,正单于之名。于是匈奴分破,始有南北二庭焉”[63]。

自和帝起,同北方诸族间,乃至中原汉族间的兵争不断,这是为全国www.baise444.com政治形势所制约的,非一时一事、一族一地而已。

东南亚新闻网
丁咚买菜,完成了3.3亿美元的D+轮融资。4月,他刚刚完成7亿美元的D轮融资。中国人寿将继续增持a股。因股价连续10个交易日低于1元*ST,老鹰表示该股可能被终止。唐嫣证券交易所打掉了中国投资者的专属珠宝。每天购买新鲜食物被指责为争夺谁的奶酪被新鲜电子商务第一社区群买走。160亿元的市值化为乌有。曾经,“影视借壳第一股”锁定在“1元退市”!中国股市观点:关于IPO的传闻很多,比如丁咚天天买菜,天天享受新鲜食物!谁将成为生鲜电商第一股?谁是生鲜电商第一股?丁咚购买食品,并与每日卓越新鲜度同步更新发行价区间。獐子岛困境:岛民5年未支付给外国家庭的红利可以追溯到1956年。传统电商加社交电商体系建设。当天递交招股书也继续亏损。每天买菜怎么讲资本故事?新鲜玩家要面对行业痛点IPO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