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史故事五代的兴亡和契丹的侵入_国史四十四讲

五代的兴亡和契丹的侵入_国史四十四讲

时间:2019-06-13历史故事

五代的兴亡和契丹的侵入_国史四十四讲

从来读史的人,有一个谬论。就是说:“唐朝有藩镇,所以兵强;宋朝削除藩镇,国内虽然治安,然而兵就弱了,就是辽金元之祸。”这句话,全是误谬了的。宋朝的事情,且待慢慢再说。唐朝的强,是在开元以前,这时候,何尝有什么藩镇?天宝以后,藩镇遍地都是了。岂但如此,就连一个小小的沙陀,也抵挡不住,听他纵横中原;到后来并且连契丹都引进来。

军事是贵乎严肃的,贵乎能统一的;所以对外能战胜的兵,对内必然能服从命令;骄蹇不用命的兵,对外必不能一战。唐朝就是如此:中叶以后的藩镇,可谓大多数不听朝廷的命令了。然而打一个区区的草寇,还是不济事,还得仰仗沙陀兵。所以李克用一进中原,兵力就“莫强于天下”。然而李克用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北族,并不是有什么雄才大略的;所靠的就不过是兵力。所以兵力虽强,依然无济于事;到后来,居然“天下之势,归朱温者十七八”。然而沙陀这个种族,毕竟还有些朝气;唐朝这一班军阀,却早成了暮气了。朱温虽是个英雄,既包围在这种空气里,自然不免受些影响。所以朱温死后,儿子好无用处,竟给李存勖灭掉。这话是怎么说?大凡在草泽英雄里,要出一个角色容易;在骄横的军阀里,要出一个角色难。因为草泽英雄,是毫无凭藉的,才情容易磨练得出;军阀却是骄奢淫逸惯了的,他那个社会中,自然出不出人才来。

梁太祖篡唐之后,前一〇〇〇年(1),给次子友珪所弑。弟三子友贞,讨杀之而自立,是为末帝。先是前一〇〇四年,李克用死了,儿子存勖继立。李克用晚年,也有点暮气;存勖却是“新发于硎”。于是河北三镇及义武,皆为存勖所服。李克用死的同一年,魏博罗绍威也死了。梁兵便乘机袭取赵州,进攻镇州。成德王镕,和义武王处直联盟,求救于晋。李存勖为之出兵,败梁兵于柏乡(如今直隶的柏乡县)。幽州刘仁恭,为其子守光所囚。李存勖攻之,梁人救之,不胜。梁太祖既死,晋人乘机入幽州,把刘守光杀掉。前九九七年,梁人所派的魏博节度使杨师厚死了。梁人想趁势把天雄军分为两镇。军人作乱,迎接李存勖,于是魏博也入于晋。梁末帝性柔懦,更不是李存勖的对手。尝发兵攻魏州,又想出奇兵袭晋阳,都不成功。晋人却袭取梁的杨刘镇在如今山东东阿县境。筑了德胜南北两城就在东阿境内。梁人就得“决河自固”。前九八九年,李嗣源袭取郓州如今的东阿县。梁朝的形势,更为紧急。梁末帝派勇将王彦章去攻郓州,又给李存勖杀掉。这时候,梁国的重兵,都在河外。李存勖用李嗣源的计策,发兵直袭大梁。梁末帝无法,只得图个自尽;于是梁朝灭亡。

李存勖以前九八九年,自称皇帝,国号也叫做唐,是为后唐庄宗。灭梁之后,迁都洛阳。庄宗既是个沙陀,又是个军阀,干得出甚么好事情?灭梁之后,自然就志得意满起来。宠任伶人宦官;不问政事,赏赐无度。——五代十国,原算不得什么国家,不过是唐朝藩镇的变相。唐朝的藩镇,节度使的废立,是操在军士手里的;这时候,虽然名目变做皇帝,实际上自然还脱不了这种样子。庄宗把方镇上供的钱,都入之内府,以供私用;州县上供的钱,才拨入外府,以供国家的经费。内府“金帛山积”,而外府竭蹶异常。南郊祭天赏赐不足,军士就都有怨心;军士心变,军阀的命运就完了。

前九八七年,庄宗派宰相郭崇韬,带了他的儿子魏王继岌伐蜀。这魏王,是刘皇后所生。刘皇后本是庄宗的妃子,郭崇韬为他有宠,劝庄宗立为皇后,希翼他见自己的情,宫里可以得―个强援。谁知道刘后反听宦官的话?王建的儿子王衍,是很荒淫的。郭崇韬的兵一到,自然马到成功。然而川中盗贼大起,一时未能还兵。就有宦官对刘皇后说:郭崇韬起了异心,恐于魏王不利。刘皇后大惧。忙告诉庄宗,请他把郭崇韬杀掉。庄宗不听。刘皇后就自己下了一条“教”给魏王,叫他杀掉郭崇韬。中外的人,都莫名其妙,于是谣言四起。就在这谣言四起的时候:魏博的兵戍瓦桥关在如今直隶的雄县。而归的,就据着邺都作乱。庄宗派李嗣源去打。李嗣源的兵也变了,劫着李嗣源,把他送进邺城里。李嗣源想条计策,撒了―句谎,邺城里的叛兵,才再放他出来。李嗣源的女婿石敬瑭说:哼!这种糊涂的皇帝;你给手下的兵,劫进叛兵城里,再出来,还想没有罪么?不如索性反罢。李嗣源一想,不错,就派石敬瑭做先锋,直趋洛阳。庄宗想要拒他,手下的兵.没一个用命,就给伶人郭从谦所弑。于是李嗣源即位,是为明宗。(www.tshiny.cn)明宗也是沙陀人,是李克用的养子。这个人在军阀里,却比较的算安分些。在位八年,总算没十分荒谬的事情。前九七九年恶搞霸道女,明宗死了。养子从厚立,是为闵帝。这时候,明宗的养子从珂镇凤翔,石敬瑭镇河东。闵帝想把他俩调动.从珂就举兵反。闵帝派五节度的兵去打他,都非降即溃。派自己的卫兵去迎敌,到陕州如今河南的陕县。又迎降。于是闵帝逃到卫州,如今河南的汲县。被杀。从珂即位,是为废帝。废帝既立,又要把石敬瑭移到天平,石敬瑭也就造反,于是契丹来了。

契丹的祖宗,就是鲜卑宇文氏,已见第二篇中第三章第四节。这一种人,自为慕容氏所破,窜居如今的热河道境。后魏道武帝,又把他打败。于是“东西分背”。西为奚,东为契丹。奚人居土护真河流域如今的英金河。盛夏徙保冷陉山在妫州西北。契丹人居潢河之西如今的西剌木伦。土河之北如今的老哈河。奚众分为五部,契丹则分为八部。

按契丹的部名,见于《魏书》的,《辽史》谓之古八部。其后尝为蠕蠕及高丽所破,部落离散。隋时,才复依托纥臣水而居,即土护真河。分为十部,逸其名。唐时,复分为八部。《辽史》说:这八部,“非复古八部矣”。然而据唐朝的羁縻州名看起来,则芬问就是羽陵,突便就是日连,芮奚就是何大何,坠斤就是悉万丹,伏就是匹絜;其余三部,虽不能断定它和元魏时何部相当,然而八部却实在没有变。《辽史》的话,是错误的了。

契丹盛强之机,起于唐初。唐太宗时,契丹酋长窟哥内附。太宗把他的地方,置松漠都督府,就以窟哥为都督,赐姓李。别部大酋辱纥主也来降,以其地为玄州。八部也各置羁縻州。这时候,奚人亦内附,以其地为饶乐都督府。两都督府、共隶营州。如今热河道的朝阳县。武后时,窟哥的后人李尽忠,和归城州刺史孙万荣这是契丹的另一部。其酋长孙敖曹,以高祖武德四年来降。安置之于营州城旁,即以其地为归城州,万荣是敖曹的孙子。同反。武后发几十万大兵,都不能讨定。到底靠突厥默啜,袭破尽忠之众。这时候尽忠已死。又借助于奚兵,才把万荣打平。契丹势力的不可侮,于此已见。然而经这次大创以后,契丹也就中衰。附于突厥。前一一九八年玄宗开元二年,尽忠的从父弟失活才来降。于是奚酋李大酺,也叛突厥来归。唐朝就再置松漠饶乐两都督府,各妻以公主。前一一九四年,失活死,从父弟娑固袭爵。为牙将可突干所攻,逃奔营州。营州都督许钦澹,为他发兵,并且发李大酺的兵.去攻可突干,大败,娑固及李大酺都被杀。于是奚衰而契丹独强。可突干立娑固的从父弟郁干。前一一九〇年,郁干死,弟吐干袭。又和可突干不协。前一一八七年,来奔。国人立其弟邵固。前一一八二年,为可突干所弑。一一七八年,幽州长史张守珪.结契丹部长过折,过折斩可突干来降。即以为松漠都督,旋为可突干余党泥礼所弑。

辽太袓先世世系据《辽史·太祖本纪赞》。

雅里——毗牒一一颏领——肃祖耨里思里——懿祖萨剌德里——玄祖匀德实里——德祖撒剌的里——太祖阿保机《辽史·耶律曷鲁传》:曷鲁对奚人说:“汉人杀我祖奚首,夷离堇。”这祖奚夷离堇,也是太祖的先世。我疑心就是可突干。

遥辇氏九可汗见《辽史·百官志》。

津可汗——阻午可汗——胡剌可汗——苏可汗——解质可汗——昭古可汗——耶澜可汗——巴剌可汗——痕德堇可汗

雅里就是泥礼。亦作涅里。当时推戴他的人很多见《耶律曷鲁传》。“让不有国”,而立迪辇阻里。《辽史》说就是阻午可汗。唐朝赐姓名曰李怀秀,拜松漠都督。前一一六七年天宝四年,杀公主叛去。更封其酋李楷落以代之。安史乱后,契丹服于回纥。前一〇七〇年武宗会昌二年,可汗屈戍《辽史》说就是耶澜可汗才来降。咸通中懿宗年号,前一〇五二年——前一〇三九年可汗习尔,曾两次进贡《辽史》说就是巴剌可汗。前一〇一一年昭宗天复元年,饮德立为可汗,是为遥辇氏的末主痕德堇可汗。

《辽史·地理志》说:辽之先世,是“有神人,乘白马,自马孟山浮土河而东;有天女,驾青牛,由平地松林泛潢河而下;至木叶山,二水合流,相遇,为配偶。生八子;其后族属渐盛,分为八部”。木叶山,辽属永州,在如今热河道赤峰县东北境。我颇疑契丹所谓八部,就是八子之后,而《辽史》所谓“皇族”、“国舅”,却出于八部之外,皇族是代表乘白马的神人,国舅是代表乘青牛的天女。所以隋时其众分为十部,而唐时松漠、玄州,亦在八部之外。皇族是大贺氏、遥辇氏、世里氏,是为三耶律。国舅是乙室已氏、拔里氏,是为二审密。大贺氏之衰,八部仅存其五。雅里就把这五部再分为八;《五代史》载契丹八部是:旦利皆、乙宝活、宝活、纳尾、频没、恶搞霸道女纳会鸡、集能、奚嗢。又析三耶律为七,二审密为五,共二十部。三耶律的分,大贺、遥辇,共析为六,而世里氏仍合为一,谓之迭剌部。所以其实力最强。遥辇氏做可汗的时候,实权仍在迭剌部手里。

契丹太祖之兴,据《五代史》说:契丹“部之长号大人。常推一大人,建旗鼓以统八部。至其岁久,或其国有疾疫而畜牧衰,则八部聚议,以旗鼓立其次而代之;被代者以为约本如此,不敢争。某部大人遥辇次立。案这是误以氏族为人名。时刘仁恭据有幽州,数出兵摘星岭攻之。每岁秋霜落,则烧其野草。契丹马多饥死。即以良马赂仁恭,求市牧地,请听盟约,甚谨。八部之人,以为遥辇不任事,选于其众,以阿保机代之。……是时刘守光暴虐,幽涿之人,多亡入契丹;阿保机又间入塞,攻陷城邑,俘其人民;依唐州县,置城以居之。汉人教阿保机曰:中国之王,无代立者。由是阿保机益以威制诸部而不肯代。其立九年,诸部以其久不代,共责诮之,阿保机不得已,传其旗鼓。而谓诸部曰:吾立九年,所得汉人多矣,吾欲自为一部,以治汉城,在如今热河道围场县西南。可乎?诸部许之。……使人告诸部大人曰:我有盐池,诸部所食。然诸部知食盐之利,而不知盐有主人,可乎?当来犒我。诸部……共以牛酒会盐池。阿保机伏兵……尽杀诸部大人,遂立不复代”。据《辽史》则太祖是做本部夷离堇,升为大迭烈府夷离堇,再进为于越;痕德堇可汗死,然后即位的。我颇疑所谓建旗鼓以统八部,就是夷离堇之职。至于共主,則自在八部之外,但看唐时松漠玄州在八部之外可知。大贺、遥辇两氏的可汗,相承具有世次,断不得仅有八部公推的大人。迭剌部、夷离堇,就是后来的北南二大王院,总统部族军民之政,是很有实权的。居了此职,所以可图篡。大祖以前,这一职,或须由诸部公推。所以大贺、遥辇两氏,虽无实权,世里氏还迟迟不能图篡。

太祖的代痕德堇而立,事在前一〇〇六年。《辽史》以明年为太祖元年。当时既能招用汉人,又尽服北方诸部族。契丹所征服的部族甚多,具见《辽史·属国表》。——此外还有散见于《本纪》中的。其最有关系的,就是渤海(见第五章第一节)、黠戛斯(征服黠戛斯,则可见契丹的

声威,已到漠北)、党项、沙陀、鞑靼(这三种人,在今山陕之北。鞑靼、回鹘、吐蕃(这是在河西的回鹘,陇右的吐蕃)等。于是契丹疆域:“东至海;西至金山阿尔泰山。暨于流沙甘肃新疆的沙漠。北至胪朐河克鲁伦河。南至白沟。”这是取燕云十六州以后的事。以上几句话,据《辽史·地理志》。就做了北方一个大国了。前此北族的得势,不过一时强盛,总还不脱游牧种人的样子。独有契丹,则附塞已久,沐浴汉人的文化颇深;而且世里氏之兴,招用汉人,也是其中一个原因;所以它的情形,又和前此北族,稍有不同。自李大酺死后,奚人就弱,而契丹独强。终唐之世,契丹人崛强,而奚人常服从。契丹太祖绝后,奚人才服属契丹。后来又一部叛去,依妫州北山射猎,到太宗时才服契丹。

契丹太祖,起初和李克用约为兄弟,后来又结好于梁,所以李克用很恨他。后唐庄宗时,契丹屡次入寇。这时候,周德威守幽州,弃渝关如今的山海关之险,契丹就入据平州,如今直隶的卢龙县。然而和后唐战,总不甚得志。前九八六年,契丹太祖死,次子德光立,是为太宗。立十年,而石敬瑭来求救。

石敬瑭造反之后,废帝派张敬达去攻他。石敬瑭便去求救于契丹。许赂以卢龙一道,及雁门关以北之地。部将刘知远后汉高祖说:契丹是没有大志的。就要借他的兵,只宜许以金帛;不可为一时之计,遗将来的大患。敬瑭不听。契丹太宗听得石敬瑭求救,便自带大兵南下。把张敬达围了起来。废帝派幽州节度使赵德钧去救,德钧又怀挟异志,投降契丹。于是契丹太宗册石敬瑭为晋帝。挟之南下,打败后唐的兵。废帝自焚死。晋高祖入洛,就割幽如今的京兆、蓟如今京兆的蓟县、瀛如今直隶的河间县。莫如今主隶的肃宁县、涿如今京兆的涿县、檀如今京兆的密云县、顺如今京兆的顺义县、新恶搞霸道女如今直隶的涿鹿县、妫如今直隶的怀来县。儒如今直隶的延庆县、武如今直隶的宣化县、云如今山西的大同县、应如今山西的应县。寰如今山西的马邑县、朔如今山西朔县的西北、蔚如今山西的朔县十六州,送给契丹。从此以后,中国的形势,就如负疽在背了。《辽兵·兵志》“每南伐,点兵多在幽州北千里鸳鸯泊。……皇帝亲征,至幽州……分兵为三道……至宋北京.三路兵皆会……大抵出兵不过九月,还师不过十二月。若帝不亲征,则以重臣统率往还,进以九月,退以十月。……若春以正月,秋以九月,则不命都统,只遣骑兵六万,于界外三百里内,耗荡生聚,不令稳养而已”。观此,则辽人之侵宋,殆视为每岁当然之事。宋朝北边的所以凋弊,实由于此。而其所以然,则全由于幽州割让,北边无险可守(河东虽割云州,仍有雁门内险。受害便不甚深)。所以《辽史》说,“宋惟太宗征北汉,辽不能救。余多败衂。纵有所得,亦不偿失。良由石晋献土,中国失五关故也”。可见燕云十六州的割让,于中国关系极大。这种内争的武人,真是罪大恶极。

然而石晋自身,也就深受其害。当石晋高祖时候,事契丹甚谨,内外诸臣,也有许多不忿的。高祖深知国力疲敝,不能和契丹开衅,始终十分隐忍。前九〇七年,石晋高祖卒,兄子重贵立,是为出帝,出帝的立,侍卫景延广,颇有功劳。于是用他和高祖旧臣桑维翰,同做宰相。景延广这个人,是很冒昧的。立刻就罢对辽称臣之礼,对于辽人交涉,一味强硬。于是兵衅遂开。战争连年,虽亦互有胜负;然而这时候,国力既已疲敝,诸藩镇又各挟异心,到底难于支持。前九六六年,晋将杜重威,叛降契丹。契丹兵就入大梁,把出帝捉去。晋高祖入洛的明年,迁都于汴。

明年,契丹太宗入大梁。然而这时候,辽人全不知治中国之法。一味想搜括中国的钱财,搬到本国去。于是派使者分路出去“括措財帛”。又用子弟亲信做诸州节度刺史,也全是外行,用了一班汉奸,做出许多荒谬的事情。又辽国的兵制,有一种“打草谷军”,是军行时,专出去剽掠的。既入中国之后,依然行用此法。于是叛者蜂起。契丹太宗没法,只得北还,行至滦城如今直隶的滦县而死。先是契丹太祖的长子,名倍。太宗是次子。太祖后述律氏,喜欢太宗。于是灭掉渤海之后,封倍为人皇王,太祖号天皇,述律氏号地皇后以镇其地。人皇王逃奔后唐废帝死时,把他杀掉。于是太宗袭位。述律后笫三个儿子唤做李胡,最为横暴。太宗死后,辽人怕述律后又要立他,就军中推戴世宗。述律后怒,叫李胡发兵拒战,兵败,乃和世宗讲和。后来述律后和李胡,又有异谋。世宗幽后于木叶山,把李胡囚在祖州(在如今热河道林西县境)。事情才算了结。

后汉高祖刘知远,也是沙陀人。石晋高祖南下,派他留守太原。契丹攻晋时,他按兵守境,好像是守中立的样子。辽太宗北还后。才在太原称帝。太宗死后,乃发兵入大梁。诸镇降辽的,都复来归。辽世宗因国内有难,无暇顾及南边,于是中国又算恢复。

后汉高祖入大梁后,明年,就死了。子隐帝立前九六四年。高祖旧臣杨邠总机政、郭威主征伐、史弘肇典宿卫、王章管财赋分掌国事。隐帝厌为所制。前九六二年,把杨邠、史弘肇、王章都杀掉。郭威方统兵防辽,隐帝又要杀掉他。郭威还兵,把隐帝攻杀。高祖的兄弟刘崇,留守太原。本和郭威不协。这时候,郭威扬言要迎立他的儿子名赟,刘崇就按兵不动。郭威旋出军御辽,至澶州如今直隶的濮阳县,为军士所拥立,还大梁。是为后周太祖。差人把刘崇的儿子杀掉。于是刘崇称帝于太原,是为北汉。遣使称侄于辽,世宗册之为帝更名旻。

前九五八年,周太祖卒,养子世宗立。北汉乘丧,借辽兵来伐,世宗大败之于高平如今山西的高平县。世宗是个奋发有为的人,于是富国强兵,立下了一个安内攘外的计划。就做了宋朝统一事业的根本。

五代时候的禁卫军,原是唐朝藩镇的兵;这种兵,用以胁制主将则有余,真个要他见仗则不足,我前面已经说过了。后唐庄宗、闵帝、废帝的相继败亡,也未必不由于此。周世宗从高平打仗回来,才深知其弊。于是大加简汰;又在诸州招募勇壮,以补其阙;同时又减裁冗费,整顿政治;于是国富兵强了。

这时候,辽世宗已死,穆宗继立前九六一年,沉湎于酒,不恤国事,国势中衰。然而北汉、南唐、后蜀等,还想凭藉其力,以震动中原。北汉本是靠辽立国的,南唐、后蜀,也特差使臣,和辽通问。周世宗要想伐辽,就不得不先用兵于南唐、后蜀。

南唐李昪,是篡吴得国的。吴当杨渥时,兵权尽入于牙将张颢、徐温之手。前一〇〇四年,颢、温共弑渥,而立其弟隆演。温又杀颢。于是大权尽归于温。温出镇升州(如今江苏的江宁县),留子知训在江都辅政。为副都统朱瑾所杀。温养子知诰戡定其乱。代知训辅政。徐温死后,大权就归于知诰。前九七五年,隆演的弟溥,禅位于知诰。复姓李,更名昪。国号叫作唐。传子李璟,文弱不能有为,国势实弱。然南唐土地本大;李璟又乘闽楚之衰,把它吞并;闽王审知,传子延翰,为弟延钧所弑。延钧袭位,更名璘。自以国小地僻,常谨事四邻。颇为安稳。前九七七年,璘为其下所弑。子继鹏立,改名昶。前九七五年,又遇弑。审知少子延曦立,延曦的兄弟建州刺史延政,和他相攻。前九六八年,延曦为其下所弑,延政即位,还没有迁到福州。明年,给唐兵围起来,灭掉。马殷传子希声。希声传弟希范。湖南多产金银,又有茶利,国颇殷富。希范奢侈无度,重加赋税。才弄得民穷财尽。前九六〇年,希范卒,弟希广立。庶兄希萼守朗州(如今湖南的武陵县)。以年长不得立,怨望庶弟希崇,又和他合谋。于是希萼入潭州,把希广杀掉。自立。又为希崇所囚,希崇把他安置在衡山(如今湖南的衡山县)。又有人奉以举事。崇惧,请兵于唐。前九六一年,唐兵入潭州,希崇降。于是颇有自负的意思。后蜀主孟昶,也是昏愚而狂妄的。后蜀孟知祥,是后唐的西川节度使。明宗末年,安重海为相,和东川节度董璋不协。璋举兵反,明宗使石敬瑭讨之。知祥和董璋并力,敬瑭不能克,罢兵。前九八一年,知祥攻杀董璋,兼有两川之地。前九七四年,知祥卒,子昶继立。都想交结契丹,以图中原,前九五六年,周世宗遣兵伐蜀,取阶如今甘肃的武都县、成如今甘肃的成县、秦如今甘肃的天水县三州。明年,自将伐唐,屡破其兵。尽取江北之地。前九五四年,遣舟师入江。唐人只得割江北请和。称臣于周,奉其正朔。

前九五三年,周世宗自将伐辽,取瀛、莫、易三州,置雄如今直隶的雄县、霸如今主隶的文安县二州,自此中国和契丹,以瓦桥关为界。遂趋幽州。辽将萧思温不能抗。请救于穆宗,穆宗沉湎于酒,又不时应。幽州大震。不幸世宗有病,只得班师。不多时,世宗死了。儿子梁王宗训立,是为恭帝。还只七岁。未几,就有陈桥驿在如今河南开封县东北兵变的事情。

宋太祖赵匡胤,本是后周太祖、世宗两代的将,屡立战功。这一次事情,是和后周太宗的篡汉,如出一辙的。大约竟是抄老文章。大凡人心看惯了一件事,很容易模仿,所以“恶例不可轻开”。当时传言辽人入寇,太祖带兵去防他,走得不多路,就给军士所拥戴了。太袓既袭周世宗富强之余;而这时候,割据诸国又没一国振作的,统一的事情,自然容易措手。前九四九年,先平定了湖南和荆南。马希萼时,朗州将王逵周行逢,据州以叛。推辰州刺史刘言为主。南唐破潭州后,不久,仍为王逵等所得。受命于后周。后来王逵攻杀刘言,又为裨将潘叔嗣所杀。周行逢讨诛叔嗣平定湖南。前九五〇年,行逢卒,子保权年幼。行逢遗命,说衡州刺史张文表,一定要造反。若不能敌,可请命于朝。明年,文表果然袭取潭州,将攻朗州。朗州人就到宋朝请救。南平高继兴,本梁将。前一〇〇七年,梁太袓用他做荆南节度使,有荆、归、峡三州。后唐庄宗灭梁,继兴入朝。唐封为南平王。继兴见庄宗政乱,知道不能久存。还镇后,遂谋自保之策。从此南平在实际上,就自立为一国。继兴传子从晦,从晦传子保融,保融传弟保勖,保勖又传保融子继冲,凡五世。宋朝派慕容延钊李处耘去救朗州,就假道于南平,把他袭灭。南平灭时,张文表已给朗州将杨师璠打平。而宋朝仍进兵不已,到底直逼朗州,把保权擒获。前九四七年,灭后蜀。孟昶降。前九四三年,平南汉。南汉刘岩死后,弟继立。极其侈虐。传子玢,玢传弟晟,皆耽于游宴,政治愈坏。晟传子更为昏暴,而屡侵宋边,遂为宋所灭。前九三七年,灭南唐。南唐事中国最谨。前九五一年,李璟卒,子煜立。宋以“征其入朝不至”为名,前九三八年,派曹彬去伐他。明年,十一月,把他灭掉。九三四年,吴越王钱俶遂纳士。钱镠传子元瓘,元瓘传子佐,佐传弟倧.倧传弟俶,凡五世。只有北汉,倚恃辽援,宋朝攻他几次,未能得志。太祖和赵普,也因北汉捍御西北两面,北指契丹,西则当时甘肃地方亦在化外。所以姑置为缓图。到前九三三年太宗太平兴国四年,天下已定,太宗便大举伐北汉。分兵败辽援兵。于是北汉也灭掉。唐中叶后的分裂,到此才算统一。

宋朝的太祖、太宗,都可以算能祖述周世宗的人物。但是彼此的政策,似乎有一异点。周世宗之意,似乎是想破辽,恢复幽州的。对于以后,作何策画,无从揣测。伐后蜀,伐南唐,不过是除掉后患,以便并力向前的意思。宋太祖、太宗,却是先平定内难,然后从事于辽。大约是“先其易者”的意思,原也不失为一种政策。但是辽当穆宗在位,实在是有隙可乘的时候。景宗初年,南边也未能布置得完密。穆宗死于前九四三年,已在太祖代周之后十年。此时努力进取,颇较后来为容易。失此机会,颇为可惜。

还有宋太祖和太宗的继承,这件事,也是所以结五代之局的。据《宋史》说:太祖母杜太后死时,太祖和赵普,都在榻前受遗命。太后问太祖“汝知所以得天下乎”?太祖说:“皆祖考及太后恶搞霸道女之余荫也。”太后说“不然。正由周氏使幼儿主天下尔。汝百岁后,当传位汝弟”云云。太祖顿首受教。于是太后叫赵普,把这件事笔起来,藏之金匮。太宗在太祖时,是做开封尹的。即位之后,就以秦王廷美为开封尹。征辽之役,德昭也从行。有一次,军中夜惊,失掉太宗所在,有人谋拥立德昭。太宗知之,不悦。失利而归,并太原之赏,也阁置不行。德昭为言。太宗怒曰:“待汝自为之,未晚也。”德昭退而自刎。前九三一年太平兴国六年,秦康惠王亦卒。太祖四个儿子,都没有了。又有人告秦王骄恣,将有阴谋。乃罢其开封尹,以为西京留守。时赵普和卢多逊,互相排挤。赵普失掉相位。就上疏自陈预闻顾命的事情;太宗又发见了金匮的誓书;于是再相赵普。把卢多逊和廷美两人,罗织成狱。多逊窜死崖州如今广东的崖县;廷美房州安置,忧悸而死。太宗就传位于自己的儿子了。这许多话,自然不是这件事情的真相。“斧声烛影”等说,也是“齐东野人”之谈。我说太祖篡周,太宗原是与闻其事的。当时一定早有“兄终弟及”的成约。杜太后遗命等话,都是子虚乌有的。这件事,也不过结五代“置君如弈棋”的局面罢了。

五代系图

后唐、石晋、后汉都是沙陀人。

辽系图

宋系图

(吕思勉)

————————————————————

(1) 这篇文章中原作者采用的是民国纪元的方法来纪年,该纪年方法是以1912年的民国元年为基准,在民国纪元之前的称民国前某某年,简称前某某年。

东南亚新闻网
丁咚买菜,完成了3.3亿美元的D+轮融资。4月,他刚刚完成7亿美元的D轮融资。中国人寿将继续增持a股。因股价连续10个交易日低于1元*ST,老鹰表示该股可能被终止。唐嫣证券交易所打掉了中国投资者的专属珠宝。每天购买新鲜食物被指责为争夺谁的奶酪被新鲜电子商务第一社区群买走。160亿元的市值化为乌有。曾经,“影视借壳第一股”锁定在“1元退市”!中国股市观点:关于IPO的传闻很多,比如丁咚天天买菜,天天享受新鲜食物!谁将成为生鲜电商第一股?谁是生鲜电商第一股?丁咚购买食品,并与每日卓越新鲜度同步更新发行价区间。獐子岛困境:岛民5年未支付给外国家庭的红利可以追溯到1956年。传统电商加社交电商体系建设。当天递交招股书也继续亏损。每天买菜怎么讲资本故事?新鲜玩家要面对行业痛点IPO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