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文艺复兴中的巨人_法国历史故事

时间:2019-06-20  栏目:历史故事  

法国文艺复兴中的巨人_法国历史故事

法国的文艺复兴受到意大利和北欧人文主义文化的重大影响。北欧人文主义者伊拉斯谟和一些意大利人文主义者都曾在法国游历、讲学,传播了人文主义文化。意大利战争中法国国王和贵族从意大利带回大量人文主义作品、艺术珍品和古代作家手稿,深深影响了法国文化艺术界。法国文艺复兴是在吸收和继承国内外优秀文化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法国的文艺复兴开始于15世纪末,繁荣于16世纪。15世纪下半叶,法国已有不少人开始注意对古典文化的研究,16世纪初出现了布戴·戴塔普尔·皮埃尔等法国第一代人n0633文主义者,他们致力于古典作品的研究、考订、整理和编辑工作。在绘画、雕刻以及建筑等艺术领域中,意大利对法国的影响几乎占据了支配地位。但在文学、思想领域则是在法国的民族传统文化基础上吸收了外来文化,形成了法国自己的人文主义文化。例如,法国人文主义学者对古典文化的研究保持了博学的特点,在思想领域继承和发展了怀疑主义思想,在文学表现手法上擅长讽刺,等等。人文主义文化的发展受到了基督教会及巴黎大学的抵制和扼杀,但由于人文主义文化在某些方面符合封建君主和地主贵族的需要,也得到了某些国王、公侯的支持和庇护。国王法兰西斯一世支持人文学者,1530年成立了以研究希腊语、拉丁语和希伯来语为主的法兰西学院,成为人文主义学者同巴黎大学相对抗的基地。法兰西斯一世的妹妹,那瓦尔王后玛格丽特的宫廷则成为人文主义者的避难所。

1. “人文主义巨人”拉伯雷。

拉伯雷(1495~1553年)是文艺复兴时期法国最杰出的人文主义作家之一。他出身律师家庭,早年在修道院接受教育,后来以行医为业,16世纪30年代开始转向文学创作。他通晓医学、天文、地理、数学、哲学、神学、音乐、植物、建筑、法律、教育等多种学科和希腊文、拉丁文、希伯来文等多种文字,堪称“人文主义巨人”。拉伯雷的主要著作是长篇小说《巨人传》。《巨人传》共分5卷,取材于法国民间传说故事,主要写格朗古杰、高康大、庞大固埃三代巨人的活动史。(www.tshiny.cn)《巨人传》是一部人文主义杰作。拉伯雷用夸张手法讴歌了“人”的伟大,表现了人类的巨大力量,颂扬人性。高康大一生下来便会说话,喝1.7万多头母牛的奶,他的衣服用1.2万多尺布制成。小说主人公高康大和庞大固埃两代巨人都具有超乎寻常的体魄和力量,公正善良的品德和乐观主义的天性,体现了人文主义者对人、人性和人的创造力的充分肯定。

拉伯雷提倡人的解放和自由。约翰修士在高康大支持下建立的特来美修道院是人文主义的理想国,体现了拉伯雷政治、社会宗教和道德等方面的思想原则。这些原则的核心是个人自由、个性解放。在这里,男女修士来去自由、交往自由、活动自由,而且“可以光明正大地结婚、可以自由地发财,可以有自己的生活方式”。高康大把院规概括为“随心所欲、各行其是”,表达了对基督教禁欲主义的蔑视和反抗,体现了资产阶级争取经济政治自由的要求。

《巨人传》还表达了新兴资产阶级追求新的文化科学知识的欲求。这是一部百科全书式的作品,在小说中拉伯雷融入了天文、地理、气象、航海、生物、人体生理、医药、法律、哲学、语言等大量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知识,显示了作者的学识渊博,与封建神学和经院哲学作品形成截然不同的对照。拉伯雷把“使人的灵魂充满真理、知识和学问”作为作品的一贯思想,从开卷高康大降生时发出的“喝啊、喝啊、喝啊!”的喊声,到篇末神瓶发出的“喝!”的谕示,首尾相应,表达了资产阶级冲破精神奴役、追求新思想、新知识的热切愿望。作品还鞭挞了封建的经院哲学教育,认为几十年的经院教育使高康大变得“呆头呆脑”、“糊里糊涂”了,只是在接受了人文主义教育后他才成为名副其实的“巨人”。

拉伯雷还以犀利的笔触针砭时弊,对基督教会、对教皇、对宗教神学和经院哲学,对教会的各种盘剥勒索和宗教裁判所的残暴,都一一进行了辛辣的嘲讽和无情的批判,嬉笑怒骂,入木三分。

拉伯雷是一位具有民主倾向的人文主义作家,他比较接近民众,他的作品继承了法国民间文学中讽刺和夸张的传统,大量运用民间语言和民间传说n0633故事,为人民所喜闻乐见。拉伯雷在法国文学史和世界文学史上都占有重要地位,对后世作家具有很大影响。

在法国人文主义文化中拉伯雷代表了民主倾向,而七星诗社则代表了贵族倾向。七星诗社是7位人文主义作家的团体,其中以龙沙和杜·贝雷最为著名。1549年,杜·贝雷发表的《保卫和发扬法兰西语言》是七星诗社的宣言书。之后,杜·贝雷在《橄榄集》的序言、龙沙在《诗学概论》和《福朗西亚德》两书的序言中又分别对该派的理论和主张作了进一步的阐述,七星诗社主张用法语进行文学创作,龙沙指出:“舍弃典丽的本国活文字而向死灰里发掘上古文字的余烬是大逆不道的行为n0633。”他们肯定法语可以同拉丁语一样用来表达高深的学问和思想,主张通过吸收希腊语和拉丁语词汇创造新词汇等方法扩大法语词汇,推进法兰西语言的统一和发展。但是,他们歧视劳动人民的语言。在文学表现形式上,他们主张模仿希腊、罗马诗体文学及意大利十四行诗体,摒弃民间诗歌体裁,反映了他们脱离人民的贵族倾向。

2. 伟大的“思想者”蒙田。

蒙田(1533~1592年)是法国文艺复兴后期最著名的人文主义者,出身穿袍贵族家庭,曾任法院顾问,两度出任波尔多市长。后来,因厌倦仕宦生活,幽居乡间,埋头写作。蒙田的主要著作是三卷散文体的《随笔集》,由107篇长短不一的散文构成,内容五花八门,无所不包。

《随笔集》的主题是讨论“人”,通过研究自我而研究人类。他的书房里挂着古罗马作家泰伦修的箴言:“我是人,我认为人类的一切都与我血肉相关。”蒙田不同于早期的人文主义者,他既不热衷于n0633翻译、整理或研究古典作品,也不像拉伯雷那样热情讴歌人的伟大和力量,欢呼人的解放,而是冷静地反思与探索人和人生。蒙田肯定人生的价值,肯定人的欲望和享受,他说:“一个知道如何正当地享受生存之乐的人,是绝对的而且几乎是神圣的完善之人。”在一篇文章中他告诉人们不要怕死,应尽情享受生活。只要能享受生活的乐趣,政治制度和宗教信仰都无关紧要。

早期的人文主义者崇尚古典,用古代的权威代替基督教会的权威。但作为后期人文主义者的蒙田却对任何权威都表示怀疑。怀疑主义是蒙田思想的一个重要内容,蒙田的一句格言是:“我懂得什么?”蒙田的怀疑是多方面的。他怀疑的主要锋芒是指向基督教会和封建制度;他怀疑基督教神学,认为“我们的信仰并不是我们自己获得的,它纯粹是别人恩赐的礼物”,“是由外来权威和命令取得的”,“无知是我们的宗教推荐给我们的,运用于信仰与服从”。蒙田提出的见解五花八门,“天下找不出那么两个人对同一事物持完全一致的看法”,认为一切知识都不可靠。在蒙田面前,早期人文主义者顶礼膜拜的古典大师同样成为怀疑和鞭挞的对象。

漫漫三卷《随笔集》,信笔写来,似乎不着边际,但实际上几乎篇篇都是射向基督教会和封建制度的利箭。蒙田的怀疑主义在当时也有助于打破对古典权威的崇拜,将科学和思想文化从古代作家的禁锢下解放出来,继续发展和进步。怀疑是科学和思想文化进步的先声。

3. 近代资产阶级主权学说创始人博丹。

与蒙田同时代的人文主义者博丹(1530~1596年)是文艺复兴时期欧洲最著名的政治思想家之一,当过律师和检察官,担任过省议会的代表,后来又成为三级会议中的第三等级代表。1577年,博丹发表了《论共和国》一书,系统阐述了自己的政治思想。

博丹反对当时法国政治上的党派倾轧和宗教上的新旧教派纷争,主张建立强有力的君权。为此他号召人们服从国王,在宗教问题上采取宽容态度。在西方政治思想史上,博丹是欧洲国家主权理论的首倡者。他认为,家庭和其他经济、宗教等组织源自人类交往的本能,但这些组织又不断斗争乃至战争,胜者为主,败者为奴。为了维持秩序,这些组织联合起来,组成国家。国家是最高和最后的组织形式。根据罗马法理,家长在家庭内拥有绝对权力,国家对臣民也拥有绝对权力。博丹对国家和政府作了区分,认为享有主权是国家的基本特征,行使主权的制度决定了政府的形式。君主制的、贵族寡头制的、抑或民主制的政体形式取决于国家主权是授予一人、少数公民或大多数公民。他认为,在这几种形式中,排除女性继承权的世袭君主制是最稳定、最令人满意的政体,表达了此时资产阶级对法国君主制的拥戴。

然而,博丹并不主张绝对君主专制。他认为,国家权力应受到“上帝法”和“自然法”的制约。自然法体现为道德法。博丹对司法管辖权与财产所有权作过区分,指出统治者无权干涉臣民的私有财产,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他承认财产分配关系与政治权力分配有紧密联系,意识到公民财富太悬殊是危险的,但反对原始共产主义的平等理论。他反对国家对经济生活的过多干预,主张自由贸易。这些理论在不同程度上反映了当时法国资产阶级的态度。

博丹关于国家主权的理论对法国和欧洲近代政治思想的发展产生过深远的影响。此外,博丹对史学思想的发展也作出了贡献。1566年他发表的《理解历史的方法》是西欧第一部比较详备的史学理论著作。他反对当时流行的历史循环论,提出了历史进步的观念。他指出,历史学是一门类似于自然科学的特殊学科,他还提出了地理环境对历史发展具有决定作用的理论。在当时条件下,这些思想不失为闪烁人生智慧的精辟见解。

东南亚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