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兰西科学院_法国历史故事

时间:2019-06-20  栏目:历史故事  

法兰西科学院_法国历史故事

法兰西科学院是法兰西民族的骄傲。法兰西科学院坐落在巴黎中心区塞纳河南岸,与卢浮宫隔岸相望。科学院,是现代国家科学技术的最高机构,是科技大师级人物活动工作的场所。追溯科学院的历史,最古老、成立最早的科学院之一,就是法兰西科学院。

法兰西科学院起源于17世纪中叶时巴黎一群哲学家的数学家的非正式聚会,在这一点上十分类似英国皇家学会,是时代造就了法兰西科学院。

17世纪是科学技术诞生并且产生影响的世纪。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创造了巨大的社会生产力,显示出空前的力量。首先从欧洲社会的贵族阶层、知识分子和开明官吏中产生一批热爱科学技术的杰出人才。原来一批依附在封建社会体制中的非劳动者也开始以技术工艺等方面开拓,以谋取个人的经济收益和社会地位。社会生产的发展更向科学技术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于是像英国皇家学会、法兰西科学院之类的科学建制就出现了。

在这个时期出现的科学团体有意大利的“齐芒托学会”、英国的“无形学会”、法国巴斯噶的“私人学会”等。法国科学院就是这一历史潮流的产儿。早在1620年,一些法国科学家如原子论的倡导者伽桑狄等人,时常云集到富有的律师皮列斯家,讨论学术。1635年,博物学家梅塞耶的宿舍,成了学者集会的地方。这些成为法兰西科学院得以成立的背景墙会员基础。(www.tshiny.cn)17世纪中叶,哲学家和数学家们的非正式聚会更频繁,包括笛卡尔、巴斯卡、费尔马等人,他们经常在墨森的寓所聚会,讨论当前的科学问题,提出新的数学和实验研究。后来,聚会改在大法官蒙莫尔和博学的塔夫诺的宅邸举行,也比较稳定了。法国科学家的聚会吸引了外国学者包括霍布斯、惠更斯等人,最后根据夏尔·佩罗的建议,科尔培尔向法国国王路易十四建议设立一个正规的学院,遭到王室的拒绝。1662年,由于蒙穆特的活动,法国学者很快与英国皇家学会联系上了,又得到宰相科培尔的支持。1666年,法国私人学会转变为“法国巴黎皇家科学院”,这是法兰西科学院的前身。

巴黎皇家科学院的院士中的优秀者,可以得到国王的津贴,院长由国王委派,院士也由国王审批。巴黎皇家科学院一度为国王和贵族把持,真正有才能的法国科学家往往被拒之门外。

法兰西科学院院士中不乏科技大师,如早期的马略特用冰取成制火镜。荷兰科学家惠更斯也担任过巴黎皇家科学院院士,为法国科学进步出过大力。

法兰西科学院进行了大量重要的科学探索,如金属的燃烧、动植物科研、纯数学研究、应用力学试验等等,令人目不暇接。法兰西科学院还组织了几次海外考察,影响显著。

1683年,科尔培尔逝世后,卢瓦担任皇家科学院的督导,科学院的活动归于沉寂,直到1699年比尼翁彻底改组并扩充了科学院,才有所好转。封建国王是不会允许科学院的运行超过他的王权范围的,巴黎皇家尽管对科学有所推动但作用毕竟是有限的。

1789年,法国大革命爆发了。法国的大多数科学家、工程师和人民一样投入了这场反封建的伟大斗争。在这一期间,巴黎皇家科学院解散,1793年8月8日,正式成立了法兰西科学院。

法兰西科学院诞生后,科学家们投入到保卫国家的斗争中去,他们造火器、制硝石、铸火炮……极大地支援了革命,扩大了社会影响,以至于到1797年,连拿破仑都曾被选为法兰西科学院院士。可能世人对作为政治家、军事家的拿破仑了解的更多一些,而对于他还是法兰西科学院的院士知之甚少了,但他却真是货真价实的院士。

法兰西科学院的院士可不像中国现在的两院院士这么逐年增加,而是有固定名额的,基本上死一个院士才能增补一个院士,所以有很多人虽然在科学上贡献很大,但却因为在世的时候不好,终其一生也不可能获得这样的荣誉,而拿破仑竟然碰到了一个候选院士的机会。

当然,与他竞争的都是真正的科学家,但他们面对这样一个声威日隆的军事天才实在是相形见绌,没听说拿破仑私下做过什么小动作,但他还是顺利当选了。虽然,后来的人发现当年的选举统计数据计算有误(累计票数之和远大于实际投票数),但拿破仑的当选却真正是符合程序规范的。

赫赫有名的拿破仑,是举世公认的一位军事家。然而,鲜为人知的是,拿破仑真正看重的却是科学家。作为法兰西科学院至高无上的145位院士其中的一员,他是一名货真价实的科学家。尽管他一生绝大多数时间是军事行动,但他更喜欢与科学为伍——在他的身边总是簇拥着数学家、化学家、天文学家,即使在行军作战时也兴致勃勃跟学者讨论科学问题,甚至出“难题”。“尊敬的院士们,”拿破仑说,“让我给你们出一道题,不用直尺,仅用圆规,你们能四等分一个圆吗?”正因为拿破仑在数学上的高深造诣,他与11位候选人竞争法兰西科学院院士,并最后当选成为数学部院士,跻身于科学家行列。拿破仑对这一尊号颇为得意,以后他在所有命令和文告上签名时都写上“科学院院士、东征方面军总司令”的头衔,军事天才拿破仑实际上又是一个数学天才,举世公认的科学家。

作为科学家,拿破仑更懂得科技的分量、价值,他充分运用掌握的权力不遗余力地鼓励发明,推广新技术,促进科学事业的进步和发展。如我们今天熟悉的罐头,就是拿破仑亲自悬赏的产物。1809年,工程师居古拉·阿佩尔为此还获得1.2万法郎的奖金。拿破仑还敢于打破科技的国界,为国外的科技成果而欢呼,当英国的报纸还在讨论“种牛痘会不会对人有害”时,拿破仑就号召法国人接种,并称发明牛痘的英国医生琴纳为传人。1807年12月,英国科学家戴维用电解法制取了金属钾和钠,拿破仑不顾当时英法正在交战而颁发了一道命令:“有鉴于英国科学家戴维在电学研究上的卓越功绩,特颁发勋章一枚,以示嘉奖。”

拿破仑又是科学家的挚友,在两军交战时,他总是让科学背景墙家处于安全地带,受到保护。他努力帮助处于逆境中的科学家,当他得知意大利物理学家伏特经济上很困难时,立即资助6000法郎。拿破仑说:“科学打开了这么多秘密,消除了这么多偏见,为了使科学给我们建立更大的功勋背景墙,让我们鼓励科学,热爱科学吧。”正因为科学、科学家在拿破仑心目中有特殊的地位,故当1814年反法联军兵临城下,法国兵员不济,有人提议技工学校的学生参加战斗时,拿破仑说:“我不愿取金蛋杀掉我的老母鸡。”这话今天还刻在该校的梯形大教室的天花板上。

法兰西科学院极大地推动了法国的科学发展,据统计,从1789~1800年,世界重大科研成果58项中,法国就有23项,占总数的40%。同期,英国则为13项,德国为6项。

法兰西科学院具有光荣的传统,拥有世界科技史上超一流的人才。没有法兰西科学院的科学家的事迹,近现代科技史肯定是残缺不全的。现代法背景墙兰西科学院也是欧洲科学技术构架中的重要一员。

东南亚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