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史故事凡事从群众利益出发_桂平大藤峡的故事

凡事从群众利益出发_桂平大藤峡的故事

时间:2019-06-22历史故事

凡事从群众利益出发_桂平大藤峡的故事

指挥部搬到新址办公,一切行动都更加集约化、军事化了。征地拆迁,是非常时期的非常工作,非如此不能顺利打开局面,全面完成任务。

每个工作组都有自己的工作日记,由各组自行记录,将工作进程中的经验、问题及时反馈上来,让指挥部领导及时掌握信息,再及时制定应对措施,采取相应的解决办法。

这些工作日记,从征地拆迁工作一开始就有了,每天各组记录之后,就放在指挥部办公室,整整齐齐地陈列于办公桌的文件架上,就像一队迎候检阅的队伍,任由领导随时取阅批示。

翻看这些日记,从字里行间,我感受到了一颗颗火热的心在有力地搏动,每一组的日记,工作要求和结果都是一样的,但工作地址、工作对象、工作过程和工作方式方法却千差万别,充分体现了征地拆迁的艰难与反复。(www.tshiny.cn)各工作组的工作日记就像列队等候检阅的士兵(潘大林摄)

我打开熊燕霞任组长的二期用地征地拆迁组的日记,上面记着——

2014年5月28日

继续分两组开展工作,熊燕霞带队到1队,苏文威带另一组到2队。

1队:因移民局局长支持,答应洛克王国外i挂1分钟100级亲自过问江边土地纠纷案,工作组反复解释,队骨干在旁边敲边鼓,队长答应工作都同时开展。(1)工作组必须紧跟江边土地纠纷案,办案人员不干活马上处理。(洛克王国外i挂1分钟100级2)实物指标分解到户,工作定6月1日正式(开始),今晚他就发通知。

2队:刘姓、黄姓群众都已经明白并表态按程序做好工作,曹姓的人还是为江边的土地纠纷案等事情纠结着,不让开展工作,希望工作(队)带曹锦绍回来做曹姑人的工作,因曹姑的代表根本不起作用。

晚上向李局长汇报,李局长答应给曹锦伦跟我们组下村。

2014年5月29日

仍然分两组开展工作,李春梅带人去复印大图,跟踪立案事情。熊燕霞带人到鸡罩角(2、21队)工作。

庞钦坤任组长的工作组与村民一起在田头确认地界(杨一帆摄)

经反复宣传解释,曹姓群众也基本理解,明白工作要求及对自己利益的影响,答应按队长、工作组的要求开展工作。离开鸡罩角前,2队队长黄玉平要求工作组:(1)帮打印2、21队开会正式通知送下来,以便正式通知在外工作的户主赶回家配合开展工作;(2)向领导请求将曹锦伦正式抽调回2、21队工作组开展工作,因为21队队长曹来胜年纪太大,本身就糊涂,根本无法开展工作,而曹姓的人又你不服我、我不服你,在本队无法产生新的副队长或者骨干……

2014年5月30日

分两组开展工作,李春梅带人去跟踪事项,熊燕霞带人去跟2、21、3、16、5队人口资料,因中水公司将资料整理出来还要较长时间。故于10:30下村到鸡罩角送开会通知等资料。

下午整理公示材料后看宣传片。

2014年6月1日

调五辆车搭群众回弩滩1队召开户主会。原来说好表决是否清点竹木的,但队长自作主张决定不点竹木,等江边纠纷土地出结果,和剩余土地如何处理得到明确答复后方开始。

和部分群众通报了队长的决定后,组长宣布不开始就得收队,一个月后再来。有群众忍不住,主动要求先清点自家的竹木,因下个月没空,故由群众自己带路,我们分两个组开始工作。

有人带头就有人跟上,不少没空的人纷纷要求先清点他们家的竹木。

下午5:30收队前,做了三四户人家的竹木清点,队集体就走了。

山间田地的定类和界线外二亩左右的土地测量,需要指挥部解决的问题:

1队整村搬迁,但尚有二亩左右的土地不在界线内(在副坝边),这部分土地如何处理?

1队大部分人希望能在移民村洛克王国外i挂1分钟100级附近调回这二亩地,少部分人希望大藤峡项目一并把这小块土地也征下来。

向中水公司申请调入清点竹木,王道兵问:“清点后是否兑付钱款?砍竹木?”转问李进清局长,李局长说:“兑付钱款,砍竹木。”

2014年6月2日

仍然是调车搭群众回家清点竹木。今天中水公司来四个人,我们就分四组开展工作。仍然没有经过队长同意,但有不少事情必须经队长或者小组长方可开展,故工作也比较艰难被动。向丘忠坚主席求助,希望她能以包村领导身份与队长好好聊聊。

记得认真工整的工作日记(潘大林摄)

黄玉平定于6月4日带工作组下到鸡罩村登记错漏情况,召开户主会。

——这只是众多日记中的数则,管中窥豹,从中不难看出工作组开展工作的艰难。里面有工作组的耐心和焦虑,有组长的担忧与谨慎,有群众的积极与热情,也有指挥部领导的练达与支持,成了一份珍贵的历史记录。

在庞钦坤所在第一组的日记里,我们看到这样的记录——

2014年11月14日

先到王坚昆家,了解本队群众的思想动态。他本人已认识到要顾全大局,然后到队长王永通处,将近日了解各户的情况与其交换意见,提出前阶段的工作、本队的分配补偿工作,尚未清点、丈量土地等都必须及时召开会议,集体讨论出较为稳妥的方案,以免日后的反复重叠,同时要密切关注本队有不良动态的情况,特别要注意王某某的小儿子的动向,协助做好相关工作,确保明天仪式的顺利进行,确保在本队不出现任何差错,队长王永通表态保证平安。

……

11月18日

张榜上墙且实时更新的搬迁进度表(潘大林摄)

与王锡昆副主任一起对本队被征用的土地割区进行确认,并与其继续就如何分配,何时丈量、清点地上的附着物(进行沟通),根据本队的情况,仍要抓紧时间从小到大的范围召开会议,及早落实。

11月19日

找到队长王永通,与其将昨与锡昆讨论的问题再议。后与其出城区找个别在城区的代表商议,大部分都同意工作组所提出的建议及工作思路。

11月20日

在上河段的山区,约有10亩地涉及本队王升昆房头,上午到南木圩找到王升昆商议如何组织人员按要求到时前往丈量核认,同时与其讨论本队的迁地工作方案,王升昆较认同支持工作组所提出的方案。

11月21日

经过昨日的工作,大都同意丈量上河段的山地,随后与2队、21队工作组联系,让其他人到时界定,确定后王永通、王锡昆通知相关的房头、户主代表下周一集中在会场出发。

11月24日

组织王永广房、王永健房、王永森房三房共18人,以及21队、2队代表丈量鸡脚坑的山地,有永标、永翔、永飞、永年、十四婶、振坤、永茂等人参加,2队、21队的王永平队长及近十人的代表,相对说比11队的人较踊跃。因11队的村干部王锡昆、队长王永通都没有参加,使得出现的界址纠纷,只能由工作组来解决,相对是较难处理的。最终下午四时多,除一小问题,其余基本落实。

就在这些琐碎且不乏文字错漏的日记中,工作组那种事无巨细的认真细致、对方方面面因素的考虑、注意动员方方面面力量的工作作风,不难让人体会到工作组对群众利益的悉心负责、工作过程的细致与艰辛。其他十数本工作组日记,也同样不乏这样的例子,成了新时期拆迁工作的一份最为珍贵的记录,只是限于篇幅,笔者在此无法作更多的转引。

弩滩13队。

阳光下,树荫中,成群的蚊蚋在飞舞、盘旋,趁人不注意,就飞扑下来,往人的脸上、手上、脚上暴露的地方狠咬一口。夏日之中,汗水在大家的脸上纵横交流,将人们都画成了大花脸,活像京剧里的角色。

工作组正在这里带着中水东北设计公司的员工,帮忙生产队丈量土地。现在科技进步了,丈量土地根本不用皮尺、竖杆、测量仪和笔记本。他们的利器是一个卫星定位的小仪器,小小的,像个纸盒子,立在一根竿子上,往地上一杵,再往里面输入户主信息,就长啊宽啊面积啊,都有了。

工作组与群众一起进行土地丈量(杨一帆摄)

起先村民不太相信这玩意儿,说你这东拄西笃的,就有面积出来了,这不糊弄人吗?就算有,面积也不准确啊,一亩土地赔三四万,错我一分几厘,就是多少钱了?

其实,开头就连工作组组员心里也犯嘀咕:这东西准确吗?群众正有情绪,可别弄出什么差错,让他们抓住把柄起来闹事啊!

中水东北设计公司的员工在为群众丈量登记土地(潘大林摄)

于是,就有人去复核,拿出传统使用的皮册拉出去,长量一段,宽量一段,三角形再量一段。中水公司的员工笑眯眯地望着他们忙乎,一点也不着急,因为他们或许这种场面见多了,胸有成竹了,根本不与你们一般见识。

量好了,一统计,结果出来了,与仪器所量分厘不差——如果说有差别,那就是仪器的结果更准确,准确到了小数点后若干位!

大家都不得不服了,现代科技成果,就是神!

负责弩滩13队的,是罗江寿任组长的第五工作组。头发斑白的罗江寿手里捧着一个自备的茶杯,模样与一个老农民无异。他长期在基层工作,有着丰富的工作经验和灵活应变的能力。

他带工作组进村勘察的时候,一个身材瘦小的人拦住他们,大声地说:“你们看看,这块地是我的,那块地是我的,再远处那块也是我的!喏,这是我的证明——”说着,他就将手上的东西递过来,有身份证,有户口本,还有一些不知是什么东西的文本。

罗江寿任组长的工作组在村民中宣传国家工程征地政策(杨一帆摄)

工作组一时不明就里,不理睬他,继续往前走。那人又走过来说:“你们看什么啊,那边那块地也是洛克王国外i挂1分钟100级我的,村里很多地都是我的!还有那边的那棵大树——”他说得很大声,声音像一只昏了头的飞鸟,在空中噼啪乱撞。

连续几天,都是如此。他一直是那样地翻来覆去、不厌其烦,且声嘶力竭,又无根无据。工作组组员终于知道了:他叫王永茹,是个神经不太正常的人,他家里有两个孩子,儿子智力跟他差不多,女儿虽正常,但年岁尚小,还在读初中。他的不正常,在于他总是说几乎所有的土地、房屋都是他的,但到头来却没办法说得清,哪一块土地才真正属于他自己,反而真正属于他自己的那块土地,他会矢口否认。

于是,就有一些人动歪脑筋,想欺侮他,要将真正属于他的土地占到自己名下。工作组了解到事实真相后,就铁了心,要维护这个并不太讨人喜欢的人的利益,决不能让他正常合法的利益受到侵害!

工作组在正直群众的支持下,通过一番耐心细致的调查核实,终于弄清了真相,帮他查出了属于他的一亩多土地,为他争取到了3万多元的补偿款。

就这件小事,让群众看到了,工作组是真心实意为老百姓谋利益的,是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的人!

二期用地征地拆迁组的第三组,由甘记凤任组长,陈学森任副组长,全组6位组员,负责弩滩3、4、5、16队的征地拆迁工作,陈学森是油麻镇人大主席,富有农村基层工作经验。开始进村丈量土地的时候,队长和队干部怕承担责任,都推说不懂具体地界在哪里,也很少有群众来参加。后来大家知道这土地丈量,实在关系到自己的切身利益,容不得半点疏忽,他们才全都重视起来。起先,工作组准备了30份午饭,还没有什么人来吃,到后来人越来越多,午餐也只好随着增加,50份、70份、90份,最多的时候,一餐就要吃掉120个盒饭。

其实,吃盒饭都是小事,关键是要让群众明白党、政府和工作组推进大藤峡工程的坚强决心,明白他们为维护群众利益所付出的良苦用心。

在群众工作中,工作组逐渐也明白了,并不是扯着嗓子大声说话的人,就十分有理,也不是慢声细气说话的人,就没有正当的利益诉求。有一位年过八旬的老大妈,儿子、孙子都到广东打工去了,她有的是时间,就整天跟着工作组,指着脚下的土地,说这里是她家的,那里也是她家的,言下之意,也就想多占点好处。

甘记凤任组长的工作组在村民家中宣传国家工程征地政策(杨一帆摄)

熊燕霞任组长的工作组在村民家中搭伙开饭(潘大林摄)

村里上年纪的知情人本来就不多,工作组本来还指望她能提供一些客观真实的线索,没想到她这么乱说一气,反而扰乱了视线,增添了工作的难度。工作组理清思路,从头查起,从2014年7月一直查到2015年元月,花了半年多时间,才算将这个队的土地权属真实情况查清,交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结果,维护了大多数群众的切身利益。

这里,用得着一种最常见、也是最有效的工作方法:依靠先进的,说服中间的,带动犹豫的,化解后进的。即使面对的是一块巨大的坚冰,也要坚持不懈地用自己的真诚和热情去温暖它,直到它逐步化解,最后完全溶化掉。

在这样特别能战斗的工作组面前,还有什么关卡不能攻破,还有什么难题不迎刃而解的呢?

东南亚新闻网
皮诺家族 据说法国皮诺家族有望归还鼠首兔首,这是真的吗?真的无偿归还?炒股论坛 推荐几个好的股票论坛理赔中心 出车祸了交警和保险都走过了,让去快速理赔中心,需要什么,当事人可以让人代去心理价位 预算、心理价位,有什么区别?具体点呢??证劵开户 证券开户需要哪些流程?银基集团 北京银基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怎么样?腾讯金融 腾讯金融会和蚂蚁金服、京东金融一样去拆分上市吗?信贷风险 三大信贷风险是什么?目前的投资市场环境如何?个人银行 个人网上银行网点如何注册?1198 杜卡迪1198s 和川崎忍着哪个好?新浪支付 新浪支付有托管人品宝业务吗Ignis WOW ADR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