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会记下他们的功绩_桂平大藤峡的故事

时间:2019-06-22  栏目:历史故事  

历史会记下他们的功绩_桂平大藤峡的故事

第十四章 历史会记下他们的功绩

从到指挥部开始工作的那天起,组员们就下定决心,无论出现什么情况,都必须稳稳地站在自己的岗位上,将工作做深做细做好,不负党的关怀与培养,不负时代所托,不负百姓所望。

面上常规工作组分为8个小组,主要目标是继续配合做好征地的实物调查、实物分配到户、移民安置定点规划征地及建设等前期工作。其中第一小组组长庞钦坤,第二小组组长莫海勇,第三小组组长杨远强,第四小组组长容敏,第五小组组长罗江寿,第六小组组长李栋梁,第七小组组长李德群,第八小组组长丘忠坚,他们分别负责弩滩11、17、18、12、13、19、14、20队的征地拆迁工作,要在2014年12月31日前全部完成各项前期准备工作。

他们所碰到的问题,基本都是一样的:开头群众由于不理解而产生抵触、排斥情绪,将他们拒之门外。随着工作的不断深入,群众明白了事情真相,明白了大藤峡工程的重要意义,便开始向他们申诉自己的愿望和要求。工作组随之和群众一道,为他们丈量土地、清点竹木,帮他们厘清权属界限,处理相互间的纠纷——有的梁子早就结下多年,只是时候没到,没有显露出来罢了。

比如,许多人下广东打工多年,家里的田地丢荒,其他人看着可惜,就拿他们的田地种起来,种来种去,连地界都种掉了,分不清哪里是谁的。现在说要征地拆迁,到广东打工的人赶回来,想要回自己的地,种了他的地的人又说土地是自己的,或者想多占一点,矛盾就这样产生了。(www.tshiny.cn)所有这些,都需要工作组做深入的调查研究,去粗取精,去伪存真,最后拿出一个平等互利、为双方心悦诚服、愿意接受的方案来。

苍山难解东流水,唯有日月证丹心。是的,群山一次又一次想挽留住江河911sesese的步伐,改变它们的走向,但任是千弯万绕、千辛万苦,江河最终还是不改方向而磅礴东去,创造出大地上最壮美的自然景观。它们的初心,唯有天上的日月可证。

除了拆迁安置一线的工作组,其他组也不见得比前线组更轻松。

就拿信访、调处、政策法规调处组来说吧,组里8个人,来自各司法单位,都是从业多年的法规专家。他们的职责,是负责宣传征地拆迁及安置的有关政策法规文件,解答相关政策法规咨询问题,督促指导工作组依法依规进行征地拆迁及安置,做好群众来信来访的解释和处理,做好矛盾纠纷排解调处,根据工作需要组织群众代表外出参观大中型水库已建成项目移民安置情况,以便借鉴经验,促进群众支持、配合项目建设。

这个组的组长严爱健,原为市法院副院长,组员有市法院行政庭911sesese副庭长杨胜、南木镇司法所所长郑家荣、市调处办副主任梁新强等。征地拆迁和移民安置都是法规性很强的工作,稍有失误,就会酿成大错。因而他们一开始,就积极收集征地的法律法规和相关政策,推敲哪项补偿标准对群众更有利。指挥部要起草许多相关的方案、标准、协议等文件,他们必须全程参与,为之找出相配套的法律依据。群众提出的一些合理或者不合理的诉求,都必须给出一个合乎法律法规的肯定或否定的回答。

政策法规组的组员在工作中(杨一帆摄)

他们发现在土地补偿中,对许多没有门路、也不懂得经商,只懂得依附于土地过日子的农民而言,长补应该比一次性卖断更为有利。因为长补一年补一次,一直补到整个电站报废为止,而一次性卖断,到手的钱看似不少,但如果管理不善,几下就会挥霍光了。

对于那些必须强拆的房屋,特别是那些违章建筑,也必须找到足够的法律证据,使强拆拆得心安理得、理直气壮,望着那些老百姓花了半辈子积蓄建起来的新房子转瞬间灰飞烟灭,他们心里也在疼痛,也在流血,但同情不能代替法律,法律是无情的,必须强拆的就必须强拆,不能手软!

法律工作还必须过细,细之又细,才能保证不出纰漏。比如有的农民,一户有两幢房子,原先编在同一个编号里,同一个屋主,这个要签一个还是两个协议?经与群众协商,后来只签一个协议,但按两个协议操作,计补偿时分开计清,补助费则按人头算,不重复计就行了——所有这些,事无巨细,都必须由法规组介入,力求做到不留死角,不留遗憾,让群众满意,让政府放心。

指挥部维稳组则只有4个人,负责掌握社会稳定动态信息,全力做好征地拆迁及移民安置工作中发生的突发事件处置工作。组长由公安局黄志超副局长担任,副组长及组员有南木派出所的副所长梁坚和陈成钊等。南木所有干警11人,却要担负着全镇13万人的社会治安和维稳工作。所幸他们对当地情况比较了解,也深怀感情。

陈成钊刚过40岁,1997年警校毕业,应该说已见过不少大场面了。陈成钊抽到指挥部,下乡时群众气狠狠地对他说:你们这些黑狗子来村里干什么?想捉人啊?这深深刺痛了陈成钊的心。他从警18年了,处理过许多棘手案件,为老百姓挽回过许多损失,平日里老百姓都把他视为兄弟,有烟同抽,有酒同饮,有饭同吃。就为了征地拆迁安置,大家对待他的态度竟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使他也终于体会到了群众工作的艰难与无奈。

他记忆最深的,是不明真相的部分群众在少数人的鼓动下聚众闹事的那一天——2014年12月25日,尽管出动百余干警使事情平复,群众最终散去,恶意闹事者也受到法律的制裁,但群众那种偏激的对立情绪,给他留下了深深的印象。事态如果处理不当,一时群情激昂,就极容易造成更大的动乱,那是大家最不愿意看到的了。所幸出警及时,处置得当,一切安然无事,给工作组,也给群众上了一堂最生动的法制教育课。

正是通过这件事,让工作人员知道了政策法规宣传的重要性,让群众知道了聚众闹事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只有通过正规途径,通过工作组组员,他们正当的呼声才能往上送达,才能更好地维护自己合理合法的利益。

梁小玲负责的资料组在研究资料(杨一帆摄)

指挥部的资料组有9个人,看来人多势壮,且多是坐办公室的工作,主要从事电脑录入什么的,应该比较轻松了。事实恰恰相反。这个组的组长梁小玲,是一位学越南语的女同志,在新城派出所工作,负责内勤。到了征地拆迁指挥部,她所学的专业根本派不上用场,他们组的主要任务,就是负责对项目各项工作资料进行整理、归档,所有资料都要进行备份,一户一卡存档,录入电脑归档。还要负责对工作组提供的相关资料进行复核签字确认,负责对资料中提及的相关物品、相关数据提取影像资料,按大藤峡公司、中水东北设计公司、监理单位的要求建档立卡,每个人平均要负责两三个队数十户数百人,枯燥乏味的数据录入都要保证不出差错,哪怕是小数点后的数目,都是群众的利益所在,容不得半点的疏忽和错漏。

资料组的同志也是从各单位抽调来的,此前互不认识,到了一起,大家都抱定一个信念,能为大藤峡项目出力,是一件十分幸运的事,因而大家都十分配合,整天坐在电脑跟前,晚上也经常加班加点。

对于数字输入,很多同志是从学校老师抽调来的,是这方面的新手,但他们都很谦虚,也很勤奋,在极短的时间内掌握了录入、制表、统计等技巧。尽管开头面对那些数字,仅房屋就分成框架结构、砖混结构、砖木结构和土木结构,房屋之外又分门楼、浴棚、水井、晒场和粪池、禽舍、畜舍、厕所,水井又分手压井、电泵井、大口井。那些田、地、宅基地、竹木、作物等也要详细分类,仅竹木一项就分成松树、杉树、尾叶桉、樟树、榕树、格木、木棉、荔枝、龙眼、黄皮、柑橘、柚子、枇杷、石榴、万寿果、柿子、葡萄、香蕉、芭蕉、桂花、柏枝、茶花、茶树、万年青、桑树、八角、杨桃、玉兰、夜来香、棕树、枣树、山枝、苦丁茶、杨梅、乌桕、铁树、牡丹等数十项,每一项又分成大、中、小三等。

人,其实并不怕复杂多变的工作,因为那样具有新鲜感和挑战性,怕的只是做简单重复的事,而恰恰是这样的简单重复,最能磨炼人的意志和耐力。资料组的同志在这样的环境和工作中,很快就成了高手,似乎从自己翻飞的十个指头下流出来的,已不是枯燥乏味的数字,而是一曲曲动人心扉的乐曲了。

工作督查组只有两个人,由市纪委王德健副书记任组长,检察院副院长卢世贤任副组长。他们这个组,主要负责督查工作人员的出勤和纪律、群众补偿费及回建安置工作,颇有点像战场上的宪兵,哪个不往前冲,就要采取行动,军法处置。开头,他们拿着名单到各组去抽查,发现大家都在超负荷、超时间、超进度地工作着,没有谁诚心耍滑偷懒,面对这个桂平的第一大工程,谁都不敢掉以轻心,谁都像上足发条的玩具人,一刻不停地向前奔跑着。

于是,他们将预防职务犯罪的工作前移,给每个人发预防手册,用其他地方发生的典型案例编作反面教材,组织大家学习,开展警示教育,每月听取一次汇报会,以了解有没有威胁群众、抽拿好处这类情况。许多工作,他们并不是在办公室,而是在田间地头开展的,可以说组员们流了多少汗,他们也流了多少汗,烈日之下,他们身上同样是干了又湿、湿了又干,走到近处,闻起来都像变成了臭咸鱼一般。

王德健任组长的督查组实地进行督查(杨一帆摄)

参加工作已有20年的陈学森,是油麻镇人大主席,他对群众工作有着自己的见地。他说有的群众看似蛮横,但还是明事理的。他们认识到大藤峡是国家的大项目,土地是国家的,国家要建项目,个人无疑要无条件地大力支持,不能因为一个村、一个队,或者一户、一个人而拖了项目的后腿。

罗中南任组长的工作组与村民一起探讨移民安置工作(杨一帆摄)

他们组所负责的弩滩村3、4、5、16队,要征用900多亩土地,连同地上的附着物,一草一木都要弄清楚,来不得半点的含混和拖延。其中一个队,一下就分发了100870元的竹木款。对于牵涉到两个队有重叠纠纷的土地,他们拿着国家补偿的钱,却先不急着发下去,为的是等待弄清权属。原先两个队耕种土地,双方就是种过界了都不怎么计较,因为本来效益就不高,种不出几个钱来。一来二去,土地界限越来越模糊,模糊得双方都认不清了。

现在有了征地的补偿款,双方互不相让,你一言我一语,激烈地争吵起来,一直吵到不可开交的时候,工作组来了,他们拉着午餐的盒饭过来,快到跟前时,轮胎却陷进了泥淖里,一时开不出来。正在争吵的群众,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不再说话,其实他们想说的也都说了,争吵消耗了他们的体力,他们又饿又累,实在巴不得有中间人帮他们调停一下。

你们想吃饭吗?想吃就快来帮推车!陈学森招呼他们,望着他们那疲惫的样子,心里有了主意。他们一下涌过来,七手八脚,帮忙将车子推出,又每人拿上一大盒饭,低头吃起来。

饭吃饱了,他们懒洋洋地坐在草地上,似乎都在等待着什么。

“这样吧,看来你们都争吵得差不多了,”陈学森拿起一把铲子,往地块中间一插,大声地说,“你们的界线,就从这里分开,怎么样?”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都不想再争了,无言地点点头,认可了工作组确定的界线。

——这就是我们可爱的老百姓,涉及自己利益,虽认准死理,绝不相让,却又大度通融,不乏灵活性,这就是复杂得令人难以捉摸的人性啊!

李德群是市环保局的副局长,他作为第七工作组的组长,带组下村的时候,看到农民陈绍威在使牛,便高高兴兴地上前打招呼:早上好!使牛啊?没想到农民气呼呼回道:不使牛难道使马啊?李德群愣了一下,但他很快就明白了是农民心中怀着怨气,便平静下来,递上一瓶矿泉水说,阿伯辛苦了,来,先喝点水吧。没想到,农民又是硬邦邦的一句抛过来:我不喝这些东西,不稀罕!

——要是放在平时,李德群早就火了,但今天面对这些难堪,李德群都大度地忍下来,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征地拆迁,为了做好移民工作。

动员群众迁坟,为了查实坟墓的主911sesese人,他们从族谱的源头上查。工作组问群众:你的坟墓是什么时候的?群众带着怨气,大声回道:唐朝的!其实他们整族人到清代才搬来,唐代的时候,都不知他们先祖在哪里呢。

有位农妇开始时对工作组很不理解,她守护着自己那几株龙眼树,说每年打果都会卖得多少钱,说一年的油盐酱醋都在这树上了,说谁敢动我的龙眼树,我就拿石头打爆他的头!

面对着这些心怀怨气的群众,工作组都隐忍着,仍然平心静气、耐心细致地做着他们的思想工作,直到做通,做得他们自愿签下拆迁协议为止。随着和群众关系的慢慢改变,连那些凶狠的狗也跟着转变了态度。原先工作组一进村,它们会此起彼伏地吠起来,在村子里掀起一片紧张气氛。一来二去,它们跟工作组组员混熟了,于是就懒得叫了。有的看到组员进村,甚至还热情地摇起尾巴来。村民们惊慌起来,连连说:完了完了,狗都相信他们,屋要拆定了,以后没屋住了!

李德群任组长的工作组和村民探讨征地拆迁和移民安置工作(杨一帆摄)

——屋肯定是要拆的,是谁也抵挡不911sesese住的,只是在大家自愿的前提下进行罢了。工作组就这样用自己的耐心,化解了群众坚冰一般的抵触,开创了征地拆迁工作的新局面。

东南亚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