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史故事诗词歌赋里的回响_桂平大藤峡的故事

诗词歌赋里的回响_桂平大藤峡的故事

时间:2019-06-22历史故事联系我们

诗词歌赋里的回响_桂平大藤峡的故事

大藤峡作为知名的形胜之地,早就引起人们的关注和欣赏。宋代江西派诗人曾几曾到广西当官,他经过大藤峡时,写有一首五律,对大藤峡作过这样的描述:

一洗干戈眼,舟穿乱石间。

不因深避地,何得饱看山?

江溃重围急,天横一线悭。(www.tshiny.cn)人言三峡险,此路足追攀。

这可能是现在能见到的最早描绘大藤峡的诗,他从大藤峡中放舟而下,凭着不避艰险的精神,才得以看到峡中的壮丽景色,看到江中水波奔腾,天缘便携式色差计一线,他想到了一样惊险的长江三峡,两相对比,发出了“此路足追攀”的慨叹。

烟雨弥漫的碧滩村(潘大林摄)

明代之后,大藤峡成了瑶民与朝廷对垒的大战场,并且一战两百余年,后来更是成为人们讴歌叹息、怀古讽今的对象,人们的才情和思想随着那奔涌不息的江流,回荡于数十里的江峡中,叙写出了各种长歌短调,给后人留下了珍贵的文化遗产。

有人说“愤怒出诗人”,最早以歌谣体喊出自己的愿望与呼声的,自然还是大藤峡当地的瑶民,他们以歌谣唱出了自己对明王朝高压统治的不满和抗争,唱出了他们的生存困境和敢于蔑视王权贪官、敢于抗击官兵的大无畏精神。

一首民谣是这样唱的:

“明皇明皇,欠我钱粮。

打倒赃官,还我钱粮!

明皇明皇,搜刮钱粮。

逼我民反,你见阎王!”

民谣中鲜明地点出了瑶民造反的原因,说明造反并非他们的本意,而是官府压迫的便携式色差计结果。如果从诗学的角度,这些民谣也许还欠缺诗情,但他们直抒胸臆,丝毫不掩饰自己对明王朝和贪官们欺凌压迫、横征暴敛的愤怒和仇恨,直接喊出了要打倒贪官、还我钱粮的政治诉求。

另一首民谣则是这样的:

田头县,碧滩府,弩滩瑶人占。

大狗登上皇帝殿,瑶民喜连连。

民谣虽短,却唱出了当时的史实:侯大苟率领瑶民起义,成立了瑶民的政权,登上了自己的“皇帝殿”,老百姓自然喜乐连连了。

大藤峡北岸有一座形状像只大猴子的大山,传说侯大苟当年起义时,山中的猴子也群起助战,其中一只大猴子作战十分英勇,不幸牺牲在黔江边,猴子们为它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其时突然山摇地动的一声巨响,大猴子变成了一座大山。瑶民们就编了一首民谣传唱:

大猴追小猴,追到弩滩头。

跟着侯大苟,打倒明朝妖魔头!

而有一首稍带点“文气”的民谣是这样的:

浪滩碧滩十八滩,古往今来称恶滩。

滩滩水急滩滩险,大苟领兵过万滩。

大藤峡江上的打鱼人(宋家钢摄)

大藤为我把桥架,打得官军无处躏。

这首民谣,并不合于汉诗的格律,但唯其这样,才更有可能是瑶民自己的作品,以浪滩碧滩兴起,确有民歌风味,其中点出了大藤当桥的事,可见大藤的存在是确有其事的。关于这条和瑶民们血肉相连的大藤,另一首民谣是这样唱的:

瑶王立寨九重山,踏着大藤过龙山。

吓得韩雍破了胆,退回象州浑身颤。

在瑶民的歌唱之中,那位统兵十六万的韩大将军,实在太像一个便携式色差计跳梁小丑了,这种嘲笑和揶揄,其实也是因对立双方所处的政治立场决定的。是啊,以十数万的虎贲之师,来对付那不过数万的手捏柴刀锄头的瑶民,就算能侥幸获胜,也是胜之不武呢!

韩雍斩断了大藤,将大藤峡改名断藤峡。没想到没过多久,瑶民起义复起,都御史陈金再领兵前来镇压,以为此后大藤峡不会再有事了,请皇帝题写“敕赐永通峡”几个大字,镌刻于石壁之上。但瑶民们没有争到自己应得的平等待遇,仍然前仆后继,起义不断,他们在民谣中这样嘲讽陈金:

永通不通,来葬江中。

谁其作者?噫,陈公!

还有一首民谣是专门称赞义军的游击战术的,这种战术,十分相似于毛泽东总结的“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游击战十六字诀:

官有万兵,我有万山。

兵来我去,兵去我还。

作为统治者、镇压者的一方,为了维护封建统治者的利益,韩雍在领兵进剿的同时,也没忘记以诗歌记载下自己的战功。他写的《平大藤峡诗》,就是一首比较详尽地记载了官兵征剿大藤峡瑶民起义经过的作品:

人言断藤峡,险峻天下少。

我视断藤峡,培楼一丸小。

蜂屯蚁聚百万家,跣足蓬头尽猺獠。

数十年来肆猖獗,二广里民苦骚扰。

五征不克势益张,处处孤城未能保。

圣皇当天赫然怒,选将提兵奉天讨。

内外群公总豪杰,百万精兵雄矫矫。

共言困守非良图,必欲长驱且深捣。

雷霆砰訇鬼神怒,几日群山尽倾倒。

正在施工中的库坝区(潘大林摄)

百炼钢刀破新竹,万里长风振枯槁。

岩穴居处皆荡焚,瘴雾烟尘都迅扫。

积尸如山血如川,诛锄只许留襁褓。

兔窜狼奔网罗密,我军追戮如芟草。

大藤根诛悉已断,五岭封疆真再造。

振旅班师归柳营,黄童白叟迎遮道。

自言固望未苏久,不图便见成功早。

从今水陆是通衢,来去行人免迂绕。

有田可耕山可樵,共享承平永安好。

圣皇睿算天助顺,群公整顿南荒了。

丰功伟绩万古传,附骥成名愧台老。

——诗中记载了征讨大藤峡的起因和过程,开头四句,是以韩雍的眼光来讲,那险峻雄奇的大藤峡根本不算什么,只不过是弹丸之地而已。接着,他从朝廷的角度,回顾了大藤峡瑶民数十年来起义的历史。他的视角自然仍是居高临下的,被他视为异类的瑶民,只不过是蚁蝼一群而已。然后朝廷进行了五次征伐,不但无法剿灭,瑶民反而气势更加张狂了。于是,朝廷才选中韩雍他们来收拾残局,号称王师百万精兵,出如雷霆之势,群山也都为之倾倒。经过一番进剿杀伐,瑶民居住的岩穴被扫荡一空,到处尸堆成山、血流成河,除了襁褓中的小儿,其余男女老幼诛杀殆尽。然后连那根横亘江上的大藤也被砍断,大藤峡重新变成通途,人们也过上了有田可耕、有柴可砍的平安日子。全诗记述了官军们对瑶民的征讨和杀戮,字里行间,充满了腾腾杀气和浓烈的血腥味,最后韩雍尽管自谦是“附骥成名”,但那份功成名就的兴奋和自得,却处处溢于言表。

韩雍这首诗,是大藤峡瑶民起义斗争历史的难得记录,尽管他的政治立场是朝廷方面的,但我们从中仍然可以看出瑶民斗争的顽强和官兵征讨的残暴。

与韩雍同时期的一大批达官贵人,也纷纷写下了不少诗作,叙写了当时的“平大藤峡盗”之战,对官兵战功给予了高度评价,表达了功成名就的志得意满,但就是没有对无辜死难瑶民的同情,甚至连“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悲悯与惋惜都没有。如沈明臣《平大藤峡诗》这样写道:

大藤峡江边守望的巨石(宋家钢摄)

密箐如天峭壁孤,大藤峡断走狂奴。

悬知上帝收盘瓠,遂有王师灭短狐。

万里风烟开八桂,九天日月照苍梧。

功成肘挂黄金印,御史中丞汉大夫。

庶吉士邱濬曾编有《两广事宜议》一书,写下了《凯歌五首》,其中有三首,从诗作的技术层面来看是轻松圆熟的,只是未免将韩雍的战功写得太容易了:

红日中天万里明,戴盆魑魅尚偷生。

神机睿略如天运,一怒能教岭峤平。

三军奋勇气凌秋,石裂烟消永不流。

一夜山灵惊天险,回头不见九层楼。

今日军中又一韩,功成只有谈笑间。

由来名下无虚士,从此威声震百蛮。

后来来征剿大藤峡瑶民的大儒王阳明,也写下了两首诗。当时他面对的大藤峡瑶民起义,范围和程度当然要比韩雍时期小得多,何况他采用的又是比较能够“服人”的抚和剿的两种手段。他的《破断藤峡》诗是这样写的:

绕看干羽格苗夷,忽见风雷起战旗。

六月徂征非得己,一方流毒已多时。

迁宾玉石分须早,聊庆云霓怨莫迟。

嗟尔有司惩既往,好将恩信抚遗黎。

另一首是《平八寨》:

见说韩公破此蛮,貔貅十万骑连山。

而今止用三千卒,遂尔收功一月间。

岂是人谋能妙算,偶逢天助及师还。

穷搜极讨非长计,须有恩威化梗顽。

在后面这首诗中,他将自己与韩雍作了对比,虽然明里没说什么,但对自己以三千卒的微小兵力,就赢得了韩雍十万大军才获得的胜利,内心显然有着掩饰不住的得意。

因了瑶民起义的历史,大藤峡成了后人不断凭吊吟咏的对象,写出了许多诗作。明崇祯十三年(1640年)进士、后曾任广西右布政使的河南人彭而述(1605—1665),就写有一首长诗叫《藤峡怀古》:

大藤峡中的雨丝洞瀑布(宋家钢摄)

造物亦知地维缺,胚胎东便携式色差计南忽而结。

交广风气接炎洲,海气喷薄凝积铁。

绵亘延袤六百里,高入层云下无底。

苍梧云气贯其中,浔阳江水势砰訇。

两山崨嶫划然开,鸿荒以前断绝人烟不往来。

中有瑶狑常居此,鸟言卉服椎髻而漆齿。

药弩火箭不离身,芥衅报复日断断。

有藤何来粗如轮?牵桥百丈渡行人。

屠牛刑马喜战伐,往往凭视大藤峡。

县官不敢问,里正且莫瞋。

磨牙吮血相鏖战,左鞬右櫜解弄兵。

我思成化正德年中事,岭南虮虱奋螳臂。

矫命再见侬智高,抗衡欲学南海尉。

三十年中变三起,尔时土木祸初巳。

前有韩雍后蔡经,中间底定王文成。

王公但借田州兵,余咸恐喝八寨平。

蔡经亦用万达策,公丁猖獗不可得。

惟有韩公为其难,尔时贼巳煽乱两朝间。

攻隋郡邑无虚日,朝议汹汹同顾南。

韩公用兵尤奇绝,十七万人八道入虎穴。

決策不遗新会亟,立斩指挥何足说。

此事去今几百年,战功尤在岭人传。

樵子阴雨拾断镞,沙勒尚带土锈绿。

我闻近日峡人耕作稠,估客时通鱼盐舟。

岁岁伏腊祭三公,膜拜献牲一与祖先同。

如何当时朝廷赏赐薄,威宁靖远偏猎五等爵?

叹息尔时监军无中官,致令此事封拜独寂寞。

尽管时间过去了大约两百年,但在封建朝廷的统治下,作者所持的也依然是王朝的观念,他同情的不但不是饱受压迫欺凌的瑶族百姓,反而是那些镇压起义瑶民的刽子手,认为朝廷对这些立下了赫赫战功的属下将官们,赏赐实在是太过菲薄了,一般只封赠个五等的爵位,未免太悭吝了!他却没有想到,其实他们的官帽都是由无数瑶民的鲜血染红的。

直到多年后,大藤峡终于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永通峡,骚人墨客们过往大藤峡,才开始有了一些闲情雅意,他们的作品中,便多了对自然风光、民风民俗的关注。湖南巡抚查礼(1716—1783)到桂平榷税期间,看到青峰带霞、二水争流,看到瑶人种桂、蛮女栽茶,看到大藤峡口的西风和铜鼓滩头的夕照,不禁提笔写下了两首《浔州府》诗,其中一首写道:

青峰几点带晴霞,二水争流卷白沙。

绕郭瑶人多种桂,近山蛮女半栽茶。

断藤峡口西风急,铜鼓滩头夕照斜。

视榷此邦初问俗,春来应及课桑麻。

这是一幅多么平静和谐的乡村场景啊,“乱世命同猪狗贱”,“宁作太平犬,不为乱世人”,无论风光多么美好,无论天气多么晴和,天下若没有太平,这一切就成空话了!在太平盛世里,乘船过大藤峡的铜鼓滩,水流尽管依旧湍急,涛声尽管依旧吓人,但船老大把稳了船舵,你就可稳坐舟中,飞舟似箭,一往无前。

查礼的另一首《晓下铜鼓滩》,是这样写的:

晓出小北门,湿云掩山嶂。

解缆登江船,浩浩江水涨。

旋下铜鼓滩,澎湃滩声壮。

狂波击石齿,雪卷奔漭沆。

传闻此滩内,铜鼓昔年葬。

至今打浆过,冬冬响其上。

滩师习水性,按舵破怒浪。

舟轻似箭飞,中流坐无恙。

雍正年间任桂平县令的四川人傅辉文,进士出身,他夜过铜鼓滩,也写下了一首七律,于滔滔江水、巨浪雷响中,怀想着马援南征的往事,听到渔家在险滩里悠然而歌,那份心绪有几分旷达,又有几分萧索:

黔郁东归日夜流,水奔沙退石如钩。

当年汉将遗征鼓,此日孤城傍斗牛。

雷浪拍翻遥岸雨,海风吹起一天秋。

月明滩下涛声急,犹有渔舟唱莫愁。

新中国成立后,人们对大藤峡的瑶民起义,终于有了正面的评价。现代文人们也写下了许多诗词歌赋,对当年的瑶民起义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和赞扬。林克武先生的《遥观永通峡石刻》,表达的就是这样一种情感:

大藤峡刻半崖峰,评论千秋各异同。

逼上梁山民作反,为防暴吏道当封。

立碑空记将军绩,说史应传大苟功。

今日九州歌一统,江流无敕亦全通。

恬静的大藤峡一角(潘大林摄)

渴望安定,追求平等,向往幸福生活,这是人类的共同愿望,也是大藤峡瑶民数百年间始终如一的奋斗目标,但在封建王朝的统治下,这一目标永远都只能是泡影。在沉重的封建统治和阶级压逼的双重刀刃之下,他们铤而走险,揭竿而起,前仆后继,以生命抗争,换来的也只是更为残酷的结果。他们的后人只好搬离大藤峡地区,向着金秀大瑶山等腹地迁徙,以致今天的大藤峡地区,居住的几乎都是后来搬迁来的汉族移民,他们或者来自广东,或者来自福建,历史不过两三百年,几乎已全然没了瑶民的痕迹。

但瑶族人民勇于奋斗、敢于抗争的历史故事,却在大藤峡地区一代代流传下来。那些本来不是当地人的移民,也承继了那些传说故事,将侯大苟、韩雍等人相互间的斗争传说,寄寓于那些山峰石壁上,寄寓于险滩乱石间,寄寓于竹箐丛簧里,寄寓于这片古老的大地上……

东南亚新闻网
丁咚买菜,完成了3.3亿美元的D+轮融资。4月,他刚刚完成7亿美元的D轮融资。中国人寿将继续增持a股。因股价连续10个交易日低于1元*ST,老鹰表示该股可能被终止。唐嫣证券交易所打掉了中国投资者的专属珠宝。每天购买新鲜食物被指责为争夺谁的奶酪被新鲜电子商务第一社区群买走。160亿元的市值化为乌有。曾经,“影视借壳第一股”锁定在“1元退市”!中国股市观点:关于IPO的传闻很多,比如丁咚天天买菜,天天享受新鲜食物!谁将成为生鲜电商第一股?谁是生鲜电商第一股?丁咚购买食品,并与每日卓越新鲜度同步更新发行价区间。獐子岛困境:岛民5年未支付给外国家庭的红利可以追溯到1956年。传统电商加社交电商体系建设。当天递交招股书也继续亏损。每天买菜怎么讲资本故事?新鲜玩家要面对行业痛点IPO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