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史故事狂士李贽_一位另类思想家_中国士人的故事

狂士李贽_一位另类思想家_中国士人的故事

时间:2019-06-23历史故事

狂士李贽_一位另类思想家_中国士人的故事

狂士,指志向高远,勇于进取之士;泛指狂放之士。“孔子在陈,何思鲁之狂士?”孙奭疏:“琴张、曾晳、牧皮三者皆学于孔子,进取于道而躐等者也,是谓古之狂者也。”(《孟子》)“曾点称狂士,固宜圣所与。”(清·孙枝蔚《清明日阎再彭携歌童泛舟城北》)“今人动辄以不修检制,蔑弃礼法者为狂士,此大谬也。”(清·王鸣盛《蛾术编》)

提起李贽,便联想起鲁迅笔下的“狂人”。李贽属于王学左派,泰州学派。泰州学派把王学“不师古”、“不称师”、“流于清谈”、“至于纵肆”[1]的倾向发展到肆无忌惮的地步。泰州学派对礼教发起冲击,到何心隐时,思想已非名教所能羁络,其言行已如同英雄、侠客,手缚龙蛇,随心所欲,从自我抑制中解放出来。因此,泰州学派竟被人们看作“掀翻天地”、“非名教之所能羁络”的叛逆。如果说泰州学派是王学左派,那么李贽便是王学左派中的左派,更加激进,人称“异端之尤”。他反对正统的程朱“天理”说价值标准,提出“童心”说,以童心裁断世道,对抗世俗。一个人只要有童心,则世间一切皆可由童心之我来裁定,实际上天地善恶标准尽归于纯然之欲。于此,李贽被称为“狂士”。

李贽是一个带有思想启蒙意味的狂狷之士,通过评点史书来宣传他的启蒙思想。每一部人们奉为经典的著作,他都能找出破绽来,给予另类的解释以解除蒙昧。“余自幼读圣教不知圣教,尊孔子不知孔夫子何自可尊,所谓矮子观场,随人说研,和声而已。是余五十以前真一犬也,因前犬吠形,亦随而吠之,若问以吠声之故,正好哑然自笑也已。”[2]他以怀疑“圣教”开道,认为“闻道”需要狂狷,只要是发现先儒往圣“破绽”的人,便能成为“豪杰之士”,展现“本性”。李贽之狂狷,就是超越制约人的“物性”,乃至模式化的“人性”,抵达豪杰之士的“圣性”。在李贽看来,大胆怀疑、重估价值,是一个人“闻道”成圣的手段。

李贽的特立独行,与千年来传统思想格格不入,与秩序冲突,是一个心学造就的时代狂人。

李贽(1527~1602),原名林载贽,字宏甫,号卓吾,又号笃吾、宏甫,别号温陵居士。福建泉州人,商人家庭。祖籍河南南安,祖上姓林,六世祖林驽是泉州胡商,娶“碧眼女”[3]为室。六岁时,母亲徐氏去世,七岁随父李钟秀(号白斋)读诗书、习礼文。十二岁作《老农老圃论》一文,反对视种田人为“小人”。嘉靖二十六年(1547)二十一岁,与黄氏结婚;二十六岁时福建乡试中举,时名李载贽。后自云四书不过是文字游戏,科考不过是走过场,混个身份而已:“只要抄抄凑凑混过主司就成了,主司哪能个个都通晓孔圣著作的精义。”[4](www.tshiny.cn)李贽“抄抄凑凑”中了举人,没耐心再拼进士及第,要求循例在官府任吏职,养家糊口。嘉靖三十五年三十岁时,李贽出任河南共城(辉县)教谕。三十四岁任满,升迁南京国子监博士。数月后父白斋公病故,回泉州守制。制满回京,边教书边候缺。十余月后得缺,任北京国子监博士。期间,读了阳明致良知学说,思想渐渐发生变化。十年后,祖父竹轩亡故,回泉州守制,制满回京补礼部司务。隆庆三年(1569),四十三岁,李贽志趣转向,开始研读佛家经典。隆庆四年,任南京刑部主事,职事八年。期间结识了晚明“泰州学派”大师焦竑,朝夕相处,开始撰写评述古人的文章。这时期,对佛学信仰、道家旨趣有了一己之见。万历二年(1574),四十八岁,李贽已表现出彻底否定儒学独尊的思想,作《子由解老序》一文反对上司的独断专制。后来,他在《感慨平生》一文中说自己叛逆不招待见的经历:

余唯不受管束之故,受尽磨难,一生坎坷;将大地为墨难尽写也。为县博士,即与县令、提学触;为大学博士,即与祭酒、司业触……司礼曹务,即与高尚书、殷尚书、王侍郎、万侍郎尽触也。最苦者,为员外郎不得尚书谢、大理寺卿董并注意。[5]

意思是说,不仅在年轻时是一个“抄抄凑凑”就中的自在举人,在官场时也是一个每每“与上司有抵触”的不合作小官吏。李贽后来与程朱道学的冲突越来越激越,行事惯走旁道左门,以致后来在退休时,做门客反客为主,惯与东家“辨理”打嘴仗。

万历五年,时李贽半百,离南京,出云南知姚安(今云南姚安)府。上任途中拜访湖北黄安缙绅士大夫耿家,他对十年故交的乡绅耿定理说,此次赴滇非所愿,只为归隐贵地黄安攒积蓄。果然,与一般士大夫不同,李贽退休不归故里泉州,挈妻将雏来湖北黄安耿家厝居下。时五十五岁,他一身兼二职,在黄安天台书院讲学论道,又充当耿家门客兼教师。耿家是官宦大户,门客无愁吃喝。耿定理是耿家四兄弟次兄,为人苗而不秀,一直无意场屋,空拳在家,研习读书喜欢旁行斜上。其与李贽关系最好,常与辩。譬如对“仁”独出己见,说仁就是无我,作为理想主义只能藏于内心,不能流于现实。李贽是王学的左派,反驳说“穿衣吃饭,即是人伦物理”,也就是仁。二人见面起辩,谁也说服不了谁,耿的两个弟弟也轮番上阵“讲理”。长兄耿定向为理学士大夫,是嘉靖三十五年进士,在御史任上。时值回家省亲,亦与李贽辩驳,说虽然仁这样的信条要接地气,虽然不能在愚夫愚妇面前宣讲明白就不能算信条,但作为人伦物理的天理,仁之理与物理、地理有别,其施用于日常行政中时,花边做法也当与“天理”保持一致,严厉批评李贽将仁拉低到吃饭穿衣的水平。然而,“贽小有才,机辨,定向不能胜也。”[6]其实,三人代表了三种“理”趣,耿定向认为高不可攀,耿定理是且行且珍惜,李贽称之唾手可得。耿定向“后渐恶之,贽亦屡短定向”。万历十二年,耿定理病逝。李贽已经客居耿家五年,不得不离开黄安,迁居麻城。

万历十三年(1585),李贽五十九岁,住进了麻城一家维摩庵,四处化缘,过起了半僧半俗的生活。这一年,他募捐为自己盖了一间佛庵,起名“龙潭湖芝佛院”。从此,结束了“流寓”生活,读书参禅,自成一统。次年大水,芝佛院水淹七军,待不下去了。李贽令女儿女婿陪送老妻黄氏回泉州讨生活,自己只身投奔麻城周姓进士人家。万历十六年,李贽六十二岁时,回龙潭湖芝佛院开坛授徒、讲佛论道。李贽不羁,敢说敢讲,讲堂之魅力,村姑贵妇亦深深吸引,听讲滋滋有味。时有人指责其“异端邪词”,俗众反更蜂拥来朝。陡然间,李贽一呼,信众云集,台下听众至有数百人之多,老少咸集。为了表示无家累又断俗缘,干脆剃发留须,扮一副非僧非道亦非儒的“异端”面目,自称“流寓客子”。一并放出狠话来,曰:“此间无见识人,多以异端目我,故我遂为异端,以成彼竖子之名!”[7]

事实上,李贽狂士形象乃是一种新的文化突破。明中叶以后,传统文化体系已经凝固,个人的社会自由尚待展开,李贽凭其敏感,以叛经离道的文化姿态和思想走在世道前头。故而,他的行为和言论反而在体制内士大夫中引起了精神共鸣。李贽的“异端”论述,为他赢取了更大的声望。早年辗转官场,曾经一贫如洗;如今著述立说,得到了上至尚书、侍郎,下到总督、巡抚的源源资助。可知,明季士大夫心思与李贽相通。龙潭湖讲课期间,妻子病逝,李贽无归泉州,借机归入空门,却不受戒。他虽住在庙里,却从不参加僧众唪经祈祷,居寺庙如居别墅,僧众伺候其读写生活。“公安三袁”是李贽好友,袁中道写《李温陵传》一文,描述其别墅主人生活,是清洁成癖,扫地有瘾,一天几洗澡,在人送“水淫”雅号中读书写作:

所读书皆抄写为善本,东国之秘语,西方之灵文,离骚,马、班之篇,陶、谢、柳、杜之诗,下至稗官小说之奇,宋元名人之画,雪藤丹笔,逐字雠校,肌襞理分,时出新意。其为文不阡不陌,摅其胸中之独见,精光凛凛,不可迫视。诗不多作,大有神境。亦喜作书,每研墨伸楮,则解衣大叫。[8]

李贽敬佛而无改儒冠士大夫臭架子,官吏生活方式如故,外出必乘轿,很近也不步行;读书时为了减省目力,让助手朗诵;走笔如走马,日日不辍,《初潭集》率成,又辑《藏书》《焚书》《说书》,成就了一批日后禁书。李贽选麻城寓居计二十年,结识了志同道合的一批挚友。是年,袁中道又作《柞林纪潭》一文,便是友朋之间的记录。历史上,李贽的意义在于其与世独立的思想,今人鄢烈山曾撰《李贽传》一书,序中引用法国雨果赞巴尔扎克一语来定义这个中国人物:

在我们今天的时代,一切虚构都消失了。从今以后,众目仰望的不是统治人物,而是思维人物。[9]

万历十八年(1590),李贽六十四岁,《焚书》在麻城刻印出版,矛头指向儒学祖师孔子及其经典。“焚书”二字,意为不容于世,早晚必将付之一炬。其中,《童心说》一文指斥六经,连同论语、孟子一道批判,论其非“万世之至论”,实“道学之口实,假人之渊薮”。批判之词,空前猛烈。《焚书》中载有几封与耿定向论战的书信,次年,李贽到武昌游黄鹤楼,遭到耿氏门徒围攻。再五年,湖广道台下令逐之出湖北,并拆毁芝佛院。李贽出走,历三年,先寓客山西,后寓居北京,最后借厝南京永庆寺。万历二十七年(1599),李贽七十三岁,《藏书》在南京刻印出版。“藏书”二字别于“焚书”,意有干论时议,须藏之名山。俄顷,“海内是非之口纷如”。李贽则对此书不吝美词,美誉其“万世治平之书,经筵当以进读,科场当以选士,非漫然也”,预言“千百世后此书必行”。[10]万历二十八年(1600),李贽回麻城。因“僧尼宣淫,有伤风化”,遭其昔日好友周姓进士及诸黄麻名教绅众追打并驱逐。李贽出逃河南,藏身商城。后河北马姓进士迎至“假年别馆”,数徒弟随之寓居北京通州(今北京通县),种菜圃自食。

次年,李贽终于被劾。万历三十年(1602)神宗下诏,曰:李贽狂徒,“敢倡乱道,惑世诬民”,其人下狱,其书烧毁。时七十六岁,入狱即诗,曰:“志士不忘在沟壑,勇士不忘丧其元。我今不死更何待?愿早一命归黄泉。”[11]前两句出自孟子,可见对孟子大丈夫气的喜欢,故心态坦坦然,“于狱舍中作诗读书自如”。有一天,当听说朝廷要判他“止回籍耳”,立马紧张,说“何以归为?”三月十五日呼侍者剃发,夺刀自割喉,后两日亡。留《李卓吾先生遗言》安排后事,遗曰:

倘一旦死,急择城外高阜,向南开作一坑;长一丈,阔五尺,深至六尺即止。既如是深,如是阔,如是长矣,然后就中复掘二尺五寸深土,长不过六尺有半,阔不过二尺五寸,以安予魄。既掘深了二尺五寸,则用芦席五张填平其下,而安我其上……周围栽以树木,墓前立一石碑,题曰:李卓吾先生之墓。

儒学有政治和教化两个方面的功能,宋明以后两个功能一致化。许多本来属于道德修养层面的教化问题,与政治伦理层面的制度问题纠缠一体。且由于伦理修养层面是直接为政治制度层面服务的,这使得原本建立在自觉原则上的道德规范,变为强制人们接受的政治律条,或者说强制律条以自觉规范的形式出现。宋明这种以“天理”、“良心”来规范的律条深入心底,把人的心也格起来了,比明文规定的律条对人的扼杀更为隐蔽,桎梏人心更彻底。清思想家戴震曰:“人死于法,犹有怜之者;死于理,其谁怜之。”[12]比较而言,从明代李贽到清代戴震,乃至更早从阳明心学起,都是同一个反理学趋势:要恢复个体道德自觉的权利。即“将天理由外在的他律规范移至个体的道德自觉”,最终期望将“宋明理学借天理外在客观化抹杀了个体的道德自觉,同时也因无限拔高而走向礼教吃人的非人道境地”[13]颠倒过来。

但同样是反理学,表现大相异趣:戴震是考证训诂“宋以来儒书之言”,冷静阐发;李贽则放言高论,激进为之。这是性格差异,是心学与实学的学术背景不同。换言之,在明代理学背景下,李贽放言高论,激进为之也是不得已,是学术表达的另一种方式。李贽之所以在中国士人史上表现出一个学术“怪癖”的花边人格,是因为其反理学大批判之知识品格和其行事风格,具体有这么三个特征:

一是狂能激学风,学识由“侠骨”来支撑,学品有“英雄豪杰”气。在政教合一的传统社会里,李贽反宋儒道学之说,不单是学术问题,更是一个关乎乡村社会风化的问题。故而,李贽反宋儒道学便不得不从反“天下名教”之风化开始。既然东林党人把晚明乡村社会“非名教所能羁络”的风气归罪于李贽学说,李贽无视名教风化的行为和意志,特立独行,便成为反理学的组成部分。这样做可以带动人们关注其然,并寻咨其所以然,达到传播童心说的目的。万历二十八年(1600),李贽回麻城而被驱逐,在“有伤风化”中弥漫“英雄豪杰”气。麻城有一个梅姓进士人家,当地数一数二。家长梅国桢外放御史,女儿梅澹然孀居在家。澹然带着家里女眷拜李贽为师,来来往往,引起好事者侧目。李贽逆风而上,通信中除了赞其有慧心之美词,还说了些不伦不类的话。譬如说“山居野处,鹿麋犹以为嬉,何况人乎”,很有轻浮之嫌。有人翻出李贽之前出入孀居之妇卧室的过节,传言之下,地方风俗坍塌。在乡村社会,地方政绩要考察劳役赋税,要看民风教化。李贽要想揭露理学士绅及官吏的伪君子一面,宣讲著述是不够的,言异端行怪癖,更能反衬理学空虚羸弱,童心说自由敞亮,激发个体人心,可以摇撼世风学风。这是李贽狂狷的原因。明士人沈瓒《近事丛残》中,说李贽“好为惊世骇俗”,“以解脱直截为宗”,“少年高旷豪举之士多乐慕之,后学如狂。不但儒教防溃,而释氏绳检亦多所屑弃。”[14]李贽的所作所为不仅在年长高官中,更在相当多的一批年轻官员中形成“多乐慕之,后学如狂”的效果。

二是狂能破乡愿,成圣是“有人气”,狂狷才能“闻道”。李贽是心学左派,同是心、天道的主题,李贽独有狂狷特点,形成其学术中“怪癖”的一面。首先,李贽跟王阳明一样,不认同程朱要由一种外在的理和道来指导人的行为。王阳明认为心即理,天道自在人心;李贽则说童心,“人必有私而后其心乃见”[15],天道出自人性。王阳明讲先验论;李贽讲天然论。王阳明说全国人有同一之德在心中,月印万川;李贽说人心各有自由,“天生一人,自有一人之用”[16]。总之,王阳明崇良知,李贽耸真知,二人其心分殊。其次,王阳明“圣人之道吾性自足”,[17]重高屋建瓴,说人人可为圣人,让人快乐;李贽“绝假纯真”,重社会批判,做异人豪杰,令人兴奋。在《续焚书》中,一封致友人焦竑的信里写道:

求豪杰必在于狂狷,必在于破绽之夫,若指乡愿之徒遂以为圣人,则圣门之得道者花边多矣。此等岂复有人气者,而尽指以为圣人,益可悲矣夫![18]

意思是说,一个人成圣在于“有人气”(生命力),狂狷是一种“闻道”的手段和工具。“小疑则小进,大疑则大进,疑者觉悟之机也。”[19]怀疑一切、重新评估一切就是有人气。有人气者思想无禁区,敢狂狷者大胆批判一切。“有狂狷而不闻道者有之,未有非狂狷而能闻道者也”[20]。能够发现先儒往圣的“破绽”者,便是孟子言下的“英雄豪杰”。李贽用“狂狷”做镐头,开掘绝假纯真的自己,将闻道十字打开;又与乡愿之徒斗争中生出人气,挑战了专制主义之政体,实为近代启蒙先声。最后,王阳明说圣人不过是人的“本然而已”,[21]李贽说童心“绝假纯真,最初一念之本心”,[22]这不是阳明“心本”、王艮“事本”,而是“欲本”,更是点燃了一颗震惊神州大地的响雷。当李贽说“人必有私而后其心乃见”时,顾炎武为之痛悼,说“自古以来,小人之无忌惮,而敢于叛圣人者,莫甚于李贽”[23]。正统儒家“以礼制心,以仁存心”是一条界线,左派李贽打开囚笼放出了私心,乡愿中国由此山崩地裂。

三是狂人能圣贤,旁观者见其狂,圣人绝不以为异。李贽以异端之士行启蒙思想,以傲诞之士风张扬学说。既然知行不二,李贽的狂便是生命之姿,也是学术和思想。李贽因狂成其所是,其所是成因其狂,他以孟子有言“狂者……是其为人志大言大而已”为据,推出一套狂与圣之间的逻辑:

观古之狂者,孟氏以为是其为人志大言大而已……夫人生在天地间,既与人同生,又安能与人独异。是以往往徒能言之以自快耳,大言之以贡高耳,乱言之以愤世耳,渠见世之桎梏已甚,卑鄙可厌,益以肆其狂言。观者见其狂,遂指以为猛虎毒蛇,相率而远去之。渠见其狂言之得行也,则益以自幸,而唯恐其言之不狂矣。唯圣人视之若无有也……且行之而自不掩,圣人绝不以为异也。[24]

这里,李贽用的是孟子的逻辑,展开说人生在天地间,没人比另一人逸出常态。只是世道沉寂,原本“自快”的话便显得“大言”;加上世道日坏,狂者不得不“益以肆其狂言”,加大冲击力。旁观者见之躲,“唯圣人视之若无有也”。为什么圣人(孟子)不以为异?原来“狂”只是旁观者所见,在圣人那里原本常态。故“志大言大”只是旁观者见其狂,圣人绝不以为异也。总之,在圣人眼里,狂言视之若无有;妄行不以为异常。圣人看狂态是与己一样的常态,狂人是与己一列的异人,所以狂人与圣人同品阶。逻辑背后,李贽将自己与圣人并列。周作人也曾评论李贽的狂不为“诳”,说道:“其人似乎很激烈,实在却不尽然,据我看去他的思想倒是颇和平公正的,只是世间历来的意见太歪曲了,所以反而显得奇异,这就成为毁与祸的原因。”[25]

李贽是儒学内部的矫正机制。一般来讲,知识是由结构知识和历史知识构成,而结构知识是更根本的知识。李贽开“童心”新感觉说“不”,依立的却是孟子“狂狷”之气的旧结构。换言之,李贽并没有对儒学结构知识说“不”。这是因其没有说“不”的资源,即所谓一别千载之志,没有一别千载之知。其反对理学,唯依持“天下亦只有一情”、“发于情性,由乎自然”[26]的“童心”,借助了释家的心和道家的自然,重新诠释孟子“豪杰”二字,成就了李贽的“狂士”人格。李贽的叛逆性格和异端思想只是针对知行两分虚伪之态的道学,自己的立场依然是儒学“弘毅”的真诚,呼唤和向往的是“有人气”的原儒。所以对程朱理学,王阳明将天理收拾到内心是一次变革,李贽将先验良心洗涤到自然童心是一次矫正。

李贽反对僵死的道学,说“千百余年而独无是非者,岂其人无是非哉?咸以孔子之是非为是非,故未尝有是非耳”[27]。李贽反对以孔子之是非为是非,其所倚重的资源,是“东国之秘语,西方之灵文,离骚、马、班之篇,陶、谢、柳、杜之诗,下至稗官小说之奇,宋元名人之曲,雪藤丹笔,逐字雠校,肌襞理分,时出新意”。[28]在叛逆行为中,无意启蒙了价值多元。李贽“尚俗”,力图用小传统来颠覆大传统。他评点“(司)马迁先黄老后六经,退处士进游侠……而班固亦排守节,鄙正直”,可知李贽的思想资源非王学这一个孤立的系统,而是旁道左门、兼收并蓄,具有似儒、似道、似禅、似侠,亦儒、亦道、亦禅、亦侠的多元特征。在毁圣叛道的挑战中,翻出启蒙精神的“新意”,冲决规范的“童心”,打破了万马齐喑的思想界沉闷气氛,比王阳明要更深刻、更尖锐。但是,在“明心见性”心学范式面前,只是换汤不换药,没有新内容。他的断语式的试错言论,不过是他展示生命的一种形态,是借助“大言”自高和愤世嫉俗而已。他往往有意以一种叛逆的行为来彰显学术本身的思想价值,由于没有跳出儒学范畴,在个体之私与儒学公天下之间也常有前后矛盾的地方。他反对旧事物,但看不到新目标,没有创造出一种自成体系的理论。[29]反之,几乎同时代兴起的西方启蒙学说,以人欲为理性之基础、以真假代替善恶的哲学,提出了系统、有效的个人经验判断标准,近代思想的帷幕从中拉开。

尽管李贽没有与儒家德本传统彻底决裂,知识结构依然拘于儒家理想伦理,不过,李贽新说敢于颠破“真理”,有伟大的启蒙主义精神。一是内容上,“上下数千年之间,别出手眼,凡古所称为大君子者,有时攻其所短;而所称为小人不足齿者,有时不没其长”。认为理学家推崇的孔子远不是历史上真实的孔子。真实的孔子人人可学,而理学家的孔圣人则不可学,也不必学。《藏书》对历史人物作出了不与传统见解苟合的评价,赞扬秦始皇是“千古一帝”,武则天是“政由己出,明察善断”的“圣后”,商鞅是“大英雄”,卓文君私奔为“善择佳偶”。二是手法上借力打力,用“不依循传统解释的,与伪绝缘而又生气盎然”的“真儒学”、“真道学”打击假儒学、假道学。[30]李贽憎恨假道学,但学理所限,无法瓦解忠孝仁义规范知识,只有说“不”。李贽说圣人君子是人,要将正统理学外化的“天道”落实在心之本真上。又认为“一物各具一乾元,是性命之各正也,不可得而同也”,[31]否定一与理,直接肯定了每一个存在个体的独特价值,其自然观、自我观绽开了启蒙主义新意。三是风格上,李贽法子是泻药,酣畅淋漓。他不走程朱“正心诚意”路子,以“东国之秘语,西方之灵文”异说,消积导滞一获畅快。破坏的是儒学价值,提倡的还是儒学价值,所以李贽是儒学内部的矫正机制。

万历十二年(1584),李贽与耿定向决裂,公布了一批指斥其虚伪的函件。耿定向以眼还眼,也把自己写的一封信广为散发。信中借一则故事发难,故事说昔颜山农(颜钧)于讲学会中忽起就地打滚,曰试看我良知!士友至今传为笑柄。第惜其发之无当,机锋不妙耳。耿定向以此故事讽刺李贽发之无当,其学问亦不过“就地打滚”而已。想一想,真还是点睛之笔。

注释

[1] (清)张廷玉:《明史·卷一百九十五 列传第八十三·王阳明传·守仁既卒》,中华书局,1974

[2] (明)李贽:《焚书、续焚书·续焚书卷二·序汇·圣教小引》,岳麓书社,1990

[3] 张承志:《路上更觉故乡遥远(代序)》,载《回族史论稿》(杨怀中),宁夏人民出版社,1991

[4] 泉州地方志编委:《泉州市志·卷五十一 人物·第一章 人物传》,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0

[5] (明)李贽:《焚书、续焚书·焚书 卷四·杂述·豫约》,岳麓书社,1990

[6] (清)张廷玉:《明史·卷二百二十一·列传第一百九》,中华书局,1974

[7] (明)李贽:《焚书、续焚书·焚书 卷二·书答·与曾继泉》,岳麓书社,1990

[8] (明)李贽:《焚书、续焚书·焚书·李温陵传》,岳麓书社,1990

[9] 引自鄢烈山:《威风悲歌(序言)》,广东人民出版社,2012

[10] 黄仁宇:《万历十五年·第七章 李贽——自相冲突的哲学家》,三联书店,2008

[11] (明)李贽:《焚书、续焚书·续焚书·卷五·诗汇·其七 不是好汉》,岳麓书社,1990

[12] (清)戴震:《孟子字义疏证·卷上 理十五条·孟子言养心》,何文光整理,中华书局,1982

[13] 王振玉、戴兆国:《道统维护与思想启蒙的悖结——论李贽童心说的双重使命及内在困境》,《太平洋学报》,2009年第7期,第91页

[14] (明)沈瓒:《近事丛残·卷一》,载《李贽研究参考资料(第一辑)》,福建人民出版社,1975,第74页

[15] (明)李贽:《藏书·卷三十二·德业儒臣后论》,中华书局,1974

[16] (明)李贽:《焚书、续焚书·焚书卷一 书答·答耿中丞》,岳麓书社,1990

[17] (明)王守仁:《王阳明全集·卷三十三年谱一·三年戊辰先生三十七岁》,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

[18] (明)李贽:《焚书、续焚书·续焚书·卷一·书答·与焦弱侯太史》,岳麓书社,1990

[19] (明)陈献章:《陈白沙集花边(外三种)·卷二 书答·与张廷实主事(十三)》,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

[20] (明)李贽:《焚书、续焚书·焚书卷一 书答·与耿司寇告别》,岳麓书社,1990

[21] 指人的本性。明人洪应明有“文章做到极处,无有他奇,只是恰好;人品做到极处,无有他异,只是本然”一句。见(明)洪应明:《菜根谭·概论(200)》,湖北人民出版社,1995

[22] (明)李贽:《焚书、续焚书·焚书卷三 杂述·童心说》,岳麓书社,1990

[23] (清)顾炎武:《日知录校注·卷十八·李贽》,陈垣校注,安徽大学出版社,2007

[24] (明)李贽:《焚书、续焚书·焚书卷二 书答·与友人书》,岳麓书社,1990

[25] 引自何亦聪:《周作人与晚明士人》,《鲁迅研究月刊》,2011年第9期,第37页

[26] (明)李贽:《焚书、续焚书·焚书·卷三·杂述·读律肤说》,岳麓书社,1990

[27] (明)李贽:《藏书·世纪列传总目前论》,中华书局,1974

[28] (明)李贽:《焚书、续焚书·焚书·李温陵传》,岳麓书社,1990

[29] 黄仁宇:《万历十五年·第七章 李贽——自相冲突的哲学家》,三联书店,2008

[30] 刘梦溪:《中国文化的狂者精神及其消退(中)》,《读书》,2010年第4期

[31] (明)李赞:《九正易因·卷上·乾为天》,见范文澜:《中国思想通史(第四卷)·第二十四章·第三节》,人民出版社,1955

东南亚新闻网
100元怎么快速回本成功之路 徐姿的成功之路我发现了蚂蚁的秘密 我发现了蚂蚁的秘密作文开头怎么写香港海底隧道 香港的红隧和西隧分别指什么?首创股份股吧 加入创业公司 股份 需要花钱吗?獐子岛股票 请问一下我买的獐子岛股票怎么样大家给一点建议蓝筹股什么意思 详解 投资蓝筹股是否有风险?1263 连霍高速1263公里在哪里一杯咖啡 每天早上喝一杯咖啡,下午喝一杯咖啡,对身体有好处吗?01766 中国北车的股票代码万家和谐基金 万家基金新品发行失利净利下挫 老将一拖N“压力山大”上海联通 上海联通网上营业厅如何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