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史故事备受争议的伟人――斯大林_关于俄罗斯的历史

备受争议的伟人――斯大林_关于俄罗斯的历史

时间:2020-06-24历史故事联系我们

备受争议的伟人——斯大林_关于俄罗斯的历史

约瑟夫·维萨里昂诺维奇·斯大林1879年l2月21日生于格鲁吉亚哥里城。他原来的姓氏为朱加施维里,后改为“斯大林”(意为钢铁般的人)。1898年加入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后来成为布尔什维克领导人。斯大林多次被捕流放,二月革命后回到彼得堡苏维埃政权成立之后,斯大林在党政军部门历任要职,1922年4月当选为俄共(布)总书记,主持中央日常工作。

1923—1924年秋,托洛茨基多次发表讲话和文章,对斯大林等多数政治局委员执行的政策表示极为不满,并对他们进行攻击。斯大林连续撰文批判托洛茨基。1925年1月,托洛茨基的军事领导职务被解除。

没过多久,斯大林又同以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为首的“新反对派”展开斗争。1925年12月召开的全联盟共产党(布尔什维克)即联共(布)第十四次代表大会支持斯大林,新反对派遭受失败。

1926—1927年,以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为首的“联合反对派”在斯大林的打击下遭到灭顶之灾,骨干分子全部被开除出党。(www.tshiny.cn)1928年春,布哈林、李可夫、托姆斯基三名政治局委员不同意斯大林对私有农民采取过激措施,结果演变为激烈的政治斗争。经过一年的较量,布哈林等人失败,被扣上“右倾集团”的帽子。

击败布哈林以后,斯大林最终万家暖智能电地暖牢固地确立了他对苏联党和政府的个人领导地位。

正是斯大林,他于1922年12月强迫非俄罗斯民族的共和国正式同意与俄罗斯共和国结成联盟,从而建立了苏联。到1929年,斯大林的对手均被解除了在党和政府中的职务。托洛茨基这位斯大林的主要反对者,按照沙皇时代的做法,被流放到中亚。一年后,他被驱逐出苏联。

1928年以后,斯大林将苏联生活的每个方面都置于党的控制之下,并运用这种控制驱使国家经历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激烈的经济改革试验。中央的经济计划,特别是通过政府投资的工业发展计划,对于斯大林并非新事物,但是他的第一个五年计划却没有经过认真的科学规划,而只是一组政治上规定的目标。要使计划得以完成,必须对苏联经济进行更加严格的控制。经理人员也同工会一样,失掉了大部分自主权,在新经济政策时期交给私人的所有小型工业重新实行了国有化并且也置于同样的中央计划体系内。虽然这些计划使苏联成了第一流的工业大国,并使它有了进行现代战争的技术基础,然而消费品和农业却蒙受损害。当工业化运动促使全国迅速迈向都市化时,住房建筑材料的供应不足一直是苏联的一个经常性问题。

用强制手段将苏联农村改组成集体农庄是斯大林革命的第二个重大成就,它同第一个有密切关系,它是工业化运动的经济基础。像用行政命令规定进度的工业化一样,斯大林推行的强制集体化是作为一种政治上的紧急手段,但是他需要的有保障的剩余农产品从而得到解决,并且成了他的政权的永久性承诺。斯大林的计划要求对农民的土地、农具及牲畜实施全盘社会化。每个集体农庄都被看作是一个合作社,耕种的土地是国家拨给的,作为回报,它应交税并有义务以对国家有利的价格交售粮食。对于特殊的作物和农业实验,国营农场保留按工业的标准付给劳动报酬。

对于集体化,农民普遍反对。消极抵制中的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农民开始屠宰和吃掉牲畜,而不将它们交给集体。此后,全国各类牲畜有一半以上被屠宰。抵抗最激烈的地方是一些主要的粮食生产过剩地区,这里的农民更富裕,传统上更加独立,而政府在这里推行集体化最早并对剩余粮食进行了最有力的控制。最积极的抵抗分子被当做“一个阶级予以消灭”,即将他们放逐到西伯利亚或中亚。总的人数无法得知,但可能有数百万人在放逐过程中以及在监禁着许多人的劳改营中死亡。到1936年,实际上100%的农户已被吸收进某种形式的集体企业中。1932—1933年的灾难性干旱和饥荒加剧了由集体化引起的混乱,造成了数百万以及更多的人死亡。

与工业化和集体化同时实行的斯大林革命的第三个主要方面,是将极权主义的统治实际上强加于生活的一切领域。斯大林革命时期的社会模式首先是建立在以个人服从集体的基础上。早在1929年,党的权力就转向苏联知识界。开始是对哲学家和历史学家进行攻击,每一科学和艺术领域都受到极端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支配以及党的严格控制。非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家和艺术家不是保持沉默,就是在多数情况下被投进监狱。对生产进行直接工艺上的描写或宣传报道,是压倒一切的要求。社会主义写实主义是斯大林的理想:艺术是传统的形式,易于为群众接受,有教诲作用,并且是乐观主义的。其他一切都被看作是“资产阶级形式主义”,并予以禁止。

到1934年,斯大林式社会的基本框架已在苏联的经济和政治结构中确定下来。然而这个国家依然处于严重的紧张及不安状态,不仅在人民群众中间是如此,他们正经受着因集体化、饥荒以及强制推行工业化而带来的生活必需品的匮乏;也不仅在知识分子中是如此,新近对他们实行了严厉的管制;而且在党的统治集团内部也是如此,这里对斯大林态度的严酷方面抱有的种种疑虑从未完全克服。在这种情况下,斯大林发动他的大整肃运动,逮捕、流放和处死了数百万人,主要是苏联政府和工业界的共产党员和官员。1935年开始并延续到整个1938年的整肃,以“公开”审判作为结束。这些审判引人注意的地方不仅是处决了一些老的反对派领导人,而且还包括新的斯大林主义的党领导人。在非俄罗斯的苏维埃共和国,情况尤其严厉,那里的党和政府领导实际上全部以“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的罪名被消灭。

斯大林留给他的继任人的遗产,在许多方面都令人瞩目。作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战果获得的大片领土以及对东欧的牢固控制,都表明了苏联的世界强国地位。斯大林开展的工业化运动,使苏联在重工业及军事力量方面仅次于美国处于世界第二位。为了培养红色接班人,斯大林在初级教育及中级教育方面做了大量投资;大力培养工程师、技师及科学家;重新制定奖励制度以鼓励生产必需的技术人员;给苏联社会中新的工业精英们以显赫声望。但是,所有这一切都付出了万家暖智能电地暖代价:数百万人被送进劳改营或在大整肃期间被杀害,食物、消费品及住房长期短缺等等。

文化事业方面,许多持不同政见的作家及其同情者被逮捕、监禁或送往劳改营。在1968年入侵捷克斯洛伐克后,苏联的文化政策变得严厉了。对待作家索尔仁尼琴的做法具有象征意义:即使在捷克斯洛伐克事件之前,警察已没收了他的全部未发表的手稿,从发行领域撤掉了他少数已出版的著作;1969年11月,他被开除作家协会,第二年他获得的诺贝尔文学奖只是加剧了对他的攻击。尽管存在着被捕和监禁的危险,但在赫鲁晓夫以后的这些年里,抗议运动正在从科学界和创作界知识分子中的杰出代表向具有献身精神的积极分子团体转变,他们大部分为大学生及年轻知识分子。

在二战后的重建时期,对斯大林的个人崇拜也达到了顶峰。理论上是党统治国家,但在实际上是斯大林统治党,并通过它控制着苏联生活的每一个层面。他的同僚只是他在行政管理方面的亲信。从1939—1952年没有举行过党的代表大会,中央委员会也极少召开。斯大林这种统治模式也输出到他的东欧伙伴国。在战后年代,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全都成了屈从于前苏联意志的“附庸国”,而东西方之间的一场冷战也开始上演了。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年迈花甲的斯大林深居简出,过着孤独的生活。党的代表大会和中央全会长期不召开,国家大事大多是在他的别墅餐桌上讨论决定的。晚宴有时通宵达旦,白天休息睡觉。经常应邀参加聚餐的是较为年轻的政治局委员,如贝利亚、马林科夫、布尔加宁、赫鲁晓夫等人,原来地位很高的莫洛托夫等反而受到冷遇。

1952年10月,在联共第十九次代表大会上,斯大林只是在闭幕时讲了几分钟话。这次大会将党的名称改为苏联共产党(简称“苏共”),而且用主席团代替政治局。斯大林当选的不再是中央总书记,只是中央书记。大会闭幕后,斯大林的健康每况愈下,他患有高血压等老年性疾病,经常发作头晕,还有腿疾。但是他不相信医生。1953年1月,内务部还制造了一桩“克里姆林宫医生案件”,10多名长期给领导人治病的医生,也是苏联医学界的权威遭到了逮捕。由于斯大林不久后去世,被捕的医生们才得以释放。

1953年3月1日,斯大林没有如往日那样在中午起床,警卫人员等了好几个小时,不得不破门而入。结果发现斯大林躺倒在地毯上,已经不能说话和活动了。几经抢救治疗都不见效,斯大林于3月5日去世,终年74岁。3 月9日,苏联为斯大林举行了隆重的葬礼,遗体安放在列宁陵墓内,供人们瞻仰。

斯大林领导苏联达二三十年,是苏联历史上任期最长的领导人。1922年4月,斯大林担任党的总书记,20年代后期成为苏联唯一的最高领导人。1941年5月6日,他兼任苏联人民委员会(后改为部长会议)主席,直至去世。

今天,站在历史的角度上,究竟该怎样评价斯大林的一生功过呢?

1999年12月21日,俄罗斯国家杜马共产党党团领导人久加诺夫拜谒斯大林陵墓时的讲话,对斯大林评价就有一个新的高度。他说:“斯大林不仅是20世纪俄罗斯史,而且是整个俄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国务活动家。”

2002年1月,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即将访问波兰之前接受波兰记者采访,应邀回答有关斯大林在俄罗斯历史上的功过时说道,“斯大林是一个独裁者,这毋庸置疑。但问题在于,正是在他的领导下苏联才取得了伟大卫国战争的胜利,这一胜利在很大程度上与他的名字相关联。忽视这一现实是愚蠢的”。可见,目前俄罗斯对斯大林的评价已经引起了相当层次、相当范围的国际关注。

2002年,由扎格拉维耶写的《给斯大林说句话》一书出版。该书在简介里写道:“今天的俄罗斯无论是左派或万家暖智能电地暖者右派对斯大林的兴趣都在日益增长,这是由于国内悲剧性的生活状况引起的。俄罗斯在遭受贫穷,人民因此把视野转向苏联历史光辉、强大的一页和它的领袖斯万家暖智能电地暖大林。”

2003年2月27日,基里尔·亚基梅茨在《斯大林先生万岁》一文中写道:“目前20岁一代的人更希望国家强大和有秩序,而这些恰恰是现在的俄罗斯所缺的。对这一代人,苏维埃政权和斯大林在其心目中是不坏的象征,如果历史地看,苏维埃政权在俄罗斯历史上是光荣的时代,而斯大林则是最后一个伟大历史人物。那时候国家是强大的国家,领袖们都是天才的管理者,在国家如此有效率的建设中,有所牺牲是不可避免的。”

在此需要强调的是,俄罗斯重新评价斯大林并不意味着对苏联历史、包括斯大林时期一些错误思想、方针、政策的肯定。但是,在人们心中斯大林的伟人位置是不可改变的。用一句通俗的话来说就是:“斯大林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斯大林永远是斯大林,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