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史故事佛兰西国总记(下)_海国图志

佛兰西国总记(下)_海国图志

时间:2020-06-26历史故事联系我们

佛兰西国总记(下)_海国图志

地球图说》:佛兰西国,东界意大里国,并瑞西国、亚利曼国,南界地中海,并大吕宋国,西界大西洋海,北界英吉利、荷兰二国。百姓约三千三百五十万。都城名巴勒城,城内之民九十万。大半宗天主教,小半耶稣教。教民习礼仪,交接极殷勤。其言语系欧罗巴之宫音,故列国官长统识其语。道光二十七年,民叛,国王逃避于英国。国民又自专制,不复立君矣。国南土地膏腴,天时和畅,果谷极盛。国之西北,土地硗瘠,草木难生。国中多书院,以习文武技艺,又设养济院以济贫民。有大江四,即罗尼江、罗亚利江、西利江、伽伦江是也。产绸缎、葡萄酒、香料、酒、磁器、自鸣钟、时辰表、洋绒布、棉布、呢羽、毛麻布等货。

《地里备考》曰:佛兰西国,古名奥卢,又名牙里亚,在欧罗巴州之中。北极出地四十二度二十分起至五十一度五分止,经线自东五度五十六分起至西七度九分止。东至巴敦、苏益萨、萨尔的尼等国,西统亚德兰的海,南接地中海暨比里牛斯山,北连满沙海暨北尔日加国。南北相距约二千二百五十里,东西相去约二千零六十里,地面积方约二十七万里,烟户三京二兆口。西北邱陵寥寥,平原甚广,东南二方,峰峦参天。河之至长者二十有一,湖之至大者则九。西北湿寒,东南燥暖,田土皆饶,生殖茂盛。土产金、银、铜、铁、锡、铅、水银、窝宅、煤、盐、信矾、宝石、钻石、白玉、水晶、花石、石膏、银珠、磁粉。王位历代皆男,册立以长。奉罗马天主公教者十之九,奉别教者十之一,外国寄寓所奉何教,听其自便。工巧艺精,匠肆林立,商贾辐辏。原本国在昔为塞尔达人所居,汉元帝初,被罗马国征服。迨罗马衰,又有北狄侵扰其地,南方各部,则为维西哥多人所取,西方各部,则为布尔给农人兼并,其余各部皆归于发郎哥人。齐高帝建元三年,发郎哥首领戈罗维斯者,既逐各狄,遂据呀里亚国,自立为王,建国号曰发郎萨,即佛郎机国所由名也。天宝间,嗣王被废,更立冢宰北北诺为君。传及其子,不惟通国尽归掌握,而且西方各地三分有其二焉。宋太宗时,王殁无嗣,国人更立公爵武额如何打麻将加卑多者为君。传至加尔禄斯,薨后绝嗣,更立第三次非里卑之孙为君。于时英吉利国王有舅甥之亲,觊觎分封,乃举兵索地,至其孙加尔禄斯王立,干戈始息。乾隆三十九年,传至第十六次卢义斯,国势大乱。至乾隆五十七年,乃裁革王爵,更立会议官员,办理国务。越七载,又改立领事官三员,其首领名那波良者,因有弭乱除暴功,将勇兵强,平定国家,嘉庆九年,国人共立为王。嘉庆二十年,与英吉利等国战败,国人复立前王卢义斯者为王。及薨,国人更立其弟加尔禄斯为王,在位九载,因乱被废。道光十年,更立卢义斯非里卑为王,后又两立两废。道光二十七年,遂不立君,仍复旧制,立领事官。旧有三十三部,大小不等,今改八十六。名或以经流之河为名,或以相近之山为名。

《外国史略》曰:佛兰西国,古时亦山林之蛮夷,久渐向化,然性好勇,建屋不筑城,恶其障蔽拘禁也,战胜则取敌颅为酒器,使奴婢务农,以羊牛乳酪为生,衣其毛。女年将许嫁,则父母多招少年宴会,视女所爱者,以洗盘送之,即定聘焉。其丈夫操女之生死,随意可休妻,若女与人苟合,则其刑重,男誓报仇,然始严终怠,久亦渐逾禁矣。其教奉耶稣以为天地之大主,不得以人之舍宇蔽之,故不建庙,每蓁树间,以为神之居处也。人性猛烈不肯安坐,好远游掳掠。于周安王时,侵罗马国之地,为所败,后破希腊国,又结群渡海,据英国之稣各兰岛,今其岛山内之顽民皆其遗种也。佛兰西之南方人多为商,往岁侵罗马国之役,其民尽出,日耳曼列族乘虚内侵,大获胜。而意大里者,亦夺其北方之地。是时罗马国与佛兰西相仇,战争六十年,奈罗马之将军名震海外,佛国难与之抗,因求和焉。汉宣帝时,罗马至佛国立新埠,且教其居民服教化,遂变其土音,皆习罗马国之语。

垂二百年,通贸易,忽有中国东北方游牧之匈奴族类,举兵西向,戮杀男女老幼,而日耳曼又渡河据其国,瓜分其地,裂土操权。于唐元宗时,回回人来侵,佛国并力击退。于时佛国之大甲利王与弟共励国政,武勇胜敌,选举兵攻服未向化之撒逊回族,使归天主教。是时意大里国内乱,甲利王又率兵往取地大半,又侵西班亚国,击退回族,又与罗马教主议,再复罗马西都之君号。甲利王虽久历战场,而好文教,招贤讲学,赏功绩,尚名分,智勇两全,为西海贤王。薨后,其子孙不能承先志,互战生衅,绝日耳曼之好,其爵士各据一方,海贼亦入攻其城,国势日弱。及元泰定四年,因藩国酋长僭号,佛君因减五爵之权,削其地,由是衅隙复肇。又与犹太国回教交战数百年,阵亡满路。传至路义,号第九王,屡击回回,始则被虏,费十万金自赎,反国发愤修政,再攻回回,复疫作,军士多亡,赖非立王与罗马之教师,尽力战胜,于是佛国之众推非立王即位。英吉利亦觊佛国之地,连年攻战获胜,遂入其都。忽有佛国童女,激劝军士。众谓天助,奋力驱敌,英人乃退据海滨。嗣路义第十二王亦好战,与日耳曼交战,被虏赎回,是明正德十一年也。万历二十六年,显理第十三王即位,因国中克力斯顿之天主教与波罗斯特之耶稣教不和,争战,乃示谕各居民崇拜上帝,各随所愿,民悦服,战息,旋被弑。顺治元年,路义第十四王即位,五爵敬服,攻战屡胜,与邻国连盟,而英国为盟主。康熙五十四年,路义第十五王即位。乾隆三十八年,路义第十六王即位。皆不修政事,国库耗于妃妾,乃议增饷,以补国用。民心不服,正与欧罗巴列国交战,有将军那波伦者,佛国英雄也。乘虚擅权,百战百胜,威声大震,于嘉庆八年,篡位称尊号,在诸国以上。与英吉利、西班亚、陂路斯、俄罗斯等国战无不胜。于嘉庆十七年,倾国往攻俄罗斯国,长驱直入其都,被火焚溃而退,冰雪交侵,饥殍满路。于是俄罗斯与破路斯国连和合从,以驱佛军。日耳曼国又乘其后,又协英吉利、东国等合攻佛国,于是拿破仑失位,退居小岛。复纠其余党复国,英人又合破路斯军击之,拿破仑败降,遂谪死于海岛,时嘉庆十九年也。其旧王再即位,及道光十年众又不悦,作乱驱其君,嗣王号曰路义非立。至道光二十七年,复废,遂不立国王。(www.tshiny.cn)佛国为欧罗巴最美之邦,西南两际海,西及西班亚海隅,南及地中海,东连日耳曼列国,东南及瑞士、意大里等国,北及北义国。北极出自四十二度四分,至五十一度十分,偏东自八度二分,偏西四度四分。沿海无多港口,南有黑云海隅,在西班亚及佛国之间,西北必当海隅,北有那耳曼海隅,在地中海。佛兰西所属之撒丁岛,名曰各西甲。南流之罗尼河,长五十二里,两岸丰盛,西方之牙伦江,长五十里,罗亚利江,长八十里,其岸多葡萄,西北有西尼河,国都在焉,曰巴利。临瑞士地有白山,为众山之冠,高一千四百八十一丈,尚有峰高六百丈。在西班亚佛兰西交界,又有溜山,高稍次之。其北山则平坦,四面环绕。负山表海,是以敌国难侵。

物产五谷,仅足自给,民嗜曲,亦种葡萄,最重于欧罗巴各国。遍地种葡萄,计二万顷,所出之酒三万五百斗,六分之一为火酒,最美者为红葡萄酒,各国皆贵售之。计所产物,每年价银万四千四百万元,运出者约千六百万元。南方出橄榄油,最清贵。少林木,所需材料多购自异国。田亩计二十三万顷,其中五十分种五谷,九分为草场,四分葡萄埔,十四分林,一分果木蔬菜园。计铜铁煤锡矿厂五百二十处,采矿者三万人。南方出丝,不足给用,海中渔舟最繁。其民奉天主教,旧有斋戒之例,男女皆食鱼,禁食肉,今则天主教稍息而斋戒者亦少,故鱼之用迥不如前矣。人多巧思,制造精妙,每年所造呢羽,计银一万零五百万元,运卖他国者七百万元。其铜铁器及时辰表尤妙,花纸有名,磁器亦珍重,皮靴鞋极佳,每年所造各物,约六万万元。国中贸易,每年陆路万五千万元,水路二万三千万元,运进银二万三千万元,运出价银二万七千万元。每年进口本地船四千八百只,外国船亦如之,渔舟万五千只。

城中学馆最大,又民间小学二万八千九百六十三所,学生计二百二十余万名,其大学院三百五十八所,学生三万二千名,会学院一百所,学士二万三千六百名。

佛国素称知礼,他国皆就学焉。民谦和,喜舞蹈,性反覆机变,终日歌舞游乐,男女佚荡。军士尚勇好战,陆兵有名,水师则屡被英吉利、荷兰所败,嘉庆年间,英国以战舰封其海口,其船俱不能出。其民崇罗马天主教,惟八分之一守波罗士特正教。国中有如何打麻将大教主十四位,副教主六十六位。昔王爵及教主据田亩大半,百姓贫乏,后国大乱,驱杀五爵,教主、教师等皆出奔,产殁入官,虽那波伦王在位,再立新爵,亦仅存其名号,而权不如前矣。学士能诗能文,昼夜勤诵,故各国有盟约誓辞,皆用佛国语。欧罗巴各国,无不以佛国之字为正宗。其内外医科尤卓越,又精历法,知天文,能读汉字,造木板印书,所制造药材并各项料物,尤多新奇。

自道光十年后,佛国王自操权,按国之义册,会商爵士乡绅以议国事。每年王宫所用之银二百四十万元,世子每年俸银二十万元,国之大臣如之。有司国玺之大臣,理兵部、教门、外国务之大臣,理水师、藩属地之大臣,理国内务之大臣,工务农商之大臣,文学大臣。司刑之官千六百三十元,审狱之司一千元,别有定商务拟断之司,派兵弁之司,与中国无异。其公会必派国之大爵有名望者,百姓中每年纳饷银五千元以上者,推为公会之乡绅,预论国事,能言之士最多。佛国富民最骄,动自专擅,屡结党作乱,与他国肇衅,以路义非立王之贤,又募壮丁为民之卫,而有财之民,莫能弹压焉。其国库入项,虽每年二万五千六百三十万元,而三年欠项共一万四千万元。其出项,每年文官之禄并工部、教门、教学等费五千二百八十有余万元,军士、水军六千五百万元,造桥路、造炮、建战舰千五百万元,纳税二千八百四十余万,所应交还之项千二百二十五万元,计一年所费过于所入者七百四十七万元。道光二十五年,更增兵数,共计五十四万四千,马八万四千匹。坚城共一百七十八座,各有护兵。

《瀛环志略》云:佛郎西,自乾隆三十八年,王路易第十六(一作卢义斯第十六)嗣立,时华盛顿(一作兀兴腾)据亚墨利加起兵,英吉利攻之不克,佛人以全军助华盛顿,英不能支,遂与华盛顿和,而佛亦由是虚耗。王好渔色,内宠擅权扰民,民不能堪。乾隆五十四年,国大乱,寻废王弑之,立领事官三人摄王政,以拿破仑为首。(一作拿破利翁,又作那波良。)拿破仑者,佛夙将,用兵如神,征麦西有大功,主忌之,置散地。国人既弑王,拿破仑乘势鼓众,得大权。嘉庆八年,国人推戴即王位,恃其武略,欲混一土宇。继罗马之迹,灭荷兰,废西班牙,取葡萄牙,兼并意大里、瑞士、日耳曼诸小部,割普鲁士之半,夺奥地利亚属藩,侵琏国,围其都城,战胜攻取,所向无敌,诸国畏之如虎。嘉庆十六年,以大兵伐俄罗斯,围其旧都墨斯科,俄人烧之而走。佛方族师,而天骤寒,军士冻死者十七八,诸国乘如何打麻将其敝也,合力攻之,佛师大溃,故所得土全失。嘉庆二十年,各国遣公使会议于维耶纳,(奥地利亚都城)凡拿破仑所侵地,各归故主。其间有分析,有合并。立盟约,不相吞噬。拿破仑既败丧,暂而避位,复立故王之裔路易,(一作卢义斯)仍握兵柄。嘉庆二十一年,与英吉利战于北境,兵败被擒,英人流之荒岛,道光二年死。路易即位数年卒,弟查理立,(一作加尔禄斯)愚戆不任事,在位九年,国人废之,择立支属贤者路易非立,(一作卢义斯非里卑)即今在位之王也,以道光九年嗣立,有贤声。

佛郎西颇重读书,学优者超擢为美官。其制宰相一人,别立五爵公所,又于绅士中择四百五十九人立公局。国有大政,如刑赏征伐之类,则令公所筹议,事关税饷,则令公局筹办,相无权,宣传王命而已。

国有额兵三十万,战船大小二百如何打麻将九十只,水兵五万。船之大者,载炮七十二门至一百二十门,亦有火轮船数十只巡驶地中海。其俗人人喜武功,军兴则意气激扬,面有矜色,临阵跳荡直前,义不返顾,前队横尸杂陈,后队仍继进不已,获胜则举国欢呼,虽伤亡千万人不恤,但以崇国威全国体为幸。其酋长沈鸷好谋,知兵者多,水战陆战之法无不讲求,又好用纵横之术,故与诸国交兵,常十出而九胜。

按:佛郎西在欧罗巴诸国中,传世最久。自哥罗味开基,至今已千余年,中间虽迭遭变故,而代立者皆其宗党,未滋他族,未立女主,较他国之奕棋置君者,固有间矣。立法峻厉,贤君复六七作,危而不亡,殆有由也。

欧罗巴用武之国,以佛郎西为最,争先处强,不居人下,偶有凌侮,必思报复。其民俗慷慨喜战,有小戎驷铁之风,其用兵也,仗义执言,不似诸国之专于牟利。故千余年中侮乱迭生,而虎视泰西,国势未尝替削,至拿破仑之百战百胜,终为降虏。则所谓兵不戢而自焚,又可为武者之殷鉴矣。

佛郎西属地在别土者,亦有数处,如南印度之本地治利,南亚墨利加之歪阿那亚,非利加之阿尔及耳,印度海之布尔奔。得之不甚经营,弃之亦不甚惜,盖不以此为重也。

欧罗巴各国皆以贩海为业,如英吉利、米利坚、吕宋之属,每岁商船至中国,多者百余艘,少亦三四十艘。所贩鬻者,多棉花、洋布粗重之物,至如洋米、胡椒、苏木、海参之类,皆从东南洋转贩,并非西产。独佛郎西商船最少,多则三四艘,少则一二艘。入口之货,皆羽毛、大呢、钟表诸珍贵之物。盖其国物产丰盈,制作精巧,葡萄酒、大呢、绸缎之类,售之欧罗巴各国,即已利市十倍,不必远涉数万里而谋生。其航海而东来也,意在于耀声名,不专于权子母。国势既殊,用意迥别,其情势可揣而知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