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史故事《澳门月报》论中国_海国图志

《澳门月报》论中国_海国图志

时间:2020-06-26历史故事联系我们

《澳门月报》论中国_海国图志

(道光十九年及二十年新闻纸两广总督林则徐译出,中有四条曾附奏进呈。)

中国人民居天下三分之一,地广产丰,皆土著,少习驾舟之事,才艺工作甚多,我皆不奇。所最奇者,惟中国之法度,自数千年来皆遵行之,在天下诸国中,或大或小,无有一国能有如此长久之法度也。额力两国之梳伦,与孔夫子同时,各立法度,然额力西国已经数易其主美文摘抄,法度亦多更变;罗问国亦在孔子之时,当日强盛,平服天下一半地方,然今所剩之地甚微少;阿细亚西边诸国,前曾强盛过,迄今衰败,变为旷野,而今中国仍遵行其法度。现今西方诸国皆立国不久,只欲以兵戈相胜,一国欺夺一国,皆因其法度、规矩不定,不遵约束也。中国非无变乱,不过暂时受害,乃有一主,即复统一如前。即平服中国之金朝元朝,必用中国之风俗、律例,此可谓胜中国以力,而中国反胜之以文也。中国法律与由斯教之法律相同,中国人与外国隔别,又不习以兵火剿灭邻国,以为自己系上等之人。由斯教亦自负上等人,而遵守摩西士之法律,严拒外国人,正与中国同,皆是保守自己,免杂风俗。正似罗问国加特力内之教师终身不娶,不作差事,努力扶持教法,至耶稣一千年时,遂今通欧罗巴俱行遵敬此教。罗问教内之规矩亦极严肃,其治罪之律例,正与中国律例相等,故中国惟自谓王化之国,而视外国皆同赤身蛮夷。

若论人民之多,即无一国可与中国比较。即如俄罗斯有一百四十一万四千四百四十六方里,城池亦宽大,人烟亦稠密,然户口不过一百九十二万五千名,而中国只湖广地方,宽不过十四万四百七十七方里,即已有户口四千五百零二万名。佛兰西地方宽有二十一万三千八百三十八方里,户口三千二百零五万二千四百六十五名,而江南地方宽九万二千九百六十一方里,户口即有七千二百万名。欧色特厘国宽二十五万八千六百零三方里,户口三千二百一十名,中国河南、山西两省宽十二万方里,户口即三千七百零六万名。英吉利国宽十二万七千七百八十八方里,户口一千二百二十九万七千六百名,广东一省宽不过七万六千四百五十五方里,户口即有一千九百十四万七千名。是中国一省即可抵西洋三大国之人民。俄罗斯设立陆路兵丁六十万名,佛兰西陆路兵丁二十八万一千名,欧色特厘陆路兵丁二十七万一千名,英吉利国陆路兵丁九万名,在中国设立陆路兵丁七十六万四千名,在数国之中为最多。惟论及中国海上水师之船,较之西洋各国之兵船,则不但不能比较,乃令人一见即起憎恨之心。中国不肯与外国人在海面打仗,惟有关闭自己兵丁在炮台内,又断绝敌人之火食,此或者是最好之法,亦系将来必行之法,然此法实难行。盖因各处人烟布满,居民只欲卖火食,所以在尖沙嘴、铜鼓洋各处,火食亦甚易得。但要好待土地人方好。或者中国必用旧时待郑成功法子,将其沿海各岸人民驱入三十里内地,不遵命者杀。我思此法今亦难行,因遍处海岸,皆系富厚美文摘抄城池,当日所以能行者,以开国得胜之兵威也。

中国之火枪,系铸成之枪管,常有炸裂之虞,是以兵丁多畏施放。中国又铸有大炮,每一门可抵我等大炮四十八门,尚有许多大小不等炮火。惟中国只知铸成炮身,不知作炮镗,且炮身又多蜂眼,所以时常炸裂。又引门宽大,全无算学分寸,施放那能有准。又用石头、铁片各物为炮弹,并用群子、封门子,皆粗笨无力。(www.tshiny.cn)兵丁或以五人十人为一排、百人为一队,不同我国分派之法。又中国兵丁行路,亦不同我等队伍密密而行,皆任意行走,遇紧急时,谁人向前,趋走极快者即是极勇之人。中国兵丁,多用兵丁之子充之,以当兵为污辱,凡体面人不肯当兵。其钱粮甚少,遇征调便乘机勒索虏掠,居民见兵过无不惊惧。由行伍升至武官,只要善跳、善射,并无学问美文摘抄,尤要有银钱,就可买差使、买缺推升,各省皆然。

现在中国人买甘米力治船,又要扣留黄旗两船入官,此事不久可见一番新世界。今暹罗、安南亦学别国制造兵船,故中国亦用此法。然有两种阻碍,一系中国水手愚蠢,难得明白精熟之人,必寻别国之人方会驾驶;一系工价太贱,若雇外国人不敷养赡,不肯为中国用。安南国船亦仍照旧制,只比中国师船稍好看,然亦不甚利便。暹罗国尚有西洋式样船数只,不过用以贸易,况其船舱制造不好。现在都鲁机人曾有西洋人指点装造好船样,然总不及欧罗巴。若中国人欲学外国之式制造师船,必寻外国人指点如何驾驶。凡有外国人肯为中国人所用者,初时必定应许多少工价,各样恩典,迨后定必被骄傲官府骗其价,并且凌辱。如荷兰人在日本国,务与西洋人相反,事事遵从日本法律,并助日本国捕陷西洋之人,毕竟得何好处?现在荷兰在日本之贸易,已减至两只船而已。

西洋人留心中国文字者,英吉利而外,耶马尼国为最,普鲁社次之。顺治十七年,则有普鲁社之麻领部一士人著书谈中国,现贮在国库内。又有普鲁社之摩希弥阿部落教师亦曾译出中国《四书》一部,又有普鲁社之般果罗尼部落一名士曰阿旦士渣,著书论中国风土人情,但用其本国文字。嘉庆五年间,有人曰格那孛罗,熟谙中国文字,但恃才傲物。又有耶马尼国之纽曼,曾到广东,回国著一书论佛教,一书论中国风土,将带回许多书籍与耶马尼诸国人考究,又翻出《诗经》一部。又有力达者著《中国地理志》一本,说中国如极乐之国,令耶马尼人人惊异。又有耶马尼之包底阿,现在佛兰西国,雕中国活字板,普鲁社人亦出财助成其事。又有欧色特厘阿一人曰庵里查,亦著一书,论中国钱粮。

又曰:中国官府全不知外国之政事,又不询问考求,故至今中国仍不知西洋,犹如我等至今未知利未亚洲内地之事,东方各国,如日本、安南、缅甸、暹罗则不然。日本国每年有一抄报,考求天下各国诸事,皆甚留神;安南亦有记载,凡海上游过之峡路皆载之;暹罗国中亦有人奋力讲求,由何路可到天下各处地方,于政事大得利益;缅甸有头目曰弥加那者,造天地球、地里图,遇外国人即加询访,故今缅甸国王亦甚知外国情事。中国人果要求切实见闻亦甚易,凡老洋商之历练者,及通事、引水人皆可探问,无如骄傲自足,轻慢各种蛮夷,不加考究。惟林总督行事全与相反,署中养有善译之人,又指点洋商、通事、引水二三十位,官府四处探听,按日呈递。亦有他国夷人,甘心讨好,将英吉利书籍卖与中国。林系聪明好人,不辞辛苦,观其知会英吉利国王第二封信,即其学识长进之效验。美文摘抄

道光十七八年。澳门有《依湿杂说》,乃西洋人士罗所印,由英吉利字译出中国字,以中国木板会合英吉利活字板同印在一篇。序云:数百年前,英吉利有一掌教僧,将本国言语同纳体那言语同印,今仿其法。所言皆用中国人之文字,此书初出时,中国人争购之,因其中多有讥刺官府之陋规,遂为官府禁止。中国居天下人中三分之一,其国又居阿细洲地方之半,周围东方各国皆用其文字,其古时法律经典皆可长久,其勇敢亦可与高加萨人相等,性情和顺灵巧,孝亲敬老,皆与欧罗巴有王化国分相等。惟与我等隔一深渊,即是语言、文字不通。马礼逊自言只略识中国之字,若深识其文学,即为甚远。在天下万国中,惟英吉利留心中国史记、言语,然通国亦不满十二人,而此等人在礼拜庙中尚无坐位,故凡撰字典、撰杂说之人,无益名利,只可开文学之路,除两地之坑堑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