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史故事西海诸岛_海国图志

西海诸岛_海国图志

时间:2020-06-26历史故事联系我们

西海诸岛_海国图志

万国地理全图集》曰:亚默利加西海之隅,群岛棋布,皆被欧罗巴例国所据,买黑面人垦种之,是以居民稠密。惟中多火峰,屡次地震,狂风辄作,走石飞沙。其岛之形势如弓弯,北极出自一十度至二十六,偏西自六十至八十四度。南及可、危等国,北至缚、即花数据安全旗国之半地,其小屿在南,北向益增。内有加勒岛,和暖丰产,同于南海群岛,出白糖、酒、珈琲、珂珂子、棉花等物。但因开垦劳费,所出货价贵昂,是以生意不盛。

西班牙国初寻新地之时,到此等岛,即开马头,攻逐土蛮,又买黑奴以耕垦,由此贩卖人口之弊起。及西班牙人后到南海大地之金山,遂弃此群岛,犹敝履不复管辖。由是海贼群赴岛港藏匿,攻击是班牙国之商船,如此英、佛、荷、丁、瑞各国,又乘乱据占其地。及佛国大变之时,其藩属之黑奴即动干戈,将其白主一切戮杀,致万有余人受害,嗣后土酋自立为主。是以英国民人,仰体《圣书》福音之理,知贩卖人口不合律例,明背上帝,是以谕饬所有藩属岛内各黑奴,一概释放,而颁银六百万两,赏还买黑奴之价,共放五十三万七千之奴,此等仁行殊属可赞焉。

英国在此洲内所据之岛,如牙买加,有山下溪涧,灌溉田土,其农甚盛。而其会城京敦,被地震灭,且飘风毁坏。又安地禺亚吉等岛,古时归英国,而多米尼加山地,多巴峨等岛,以及近附大地之特尼答岛,皆新所据取,派军防范,建邑盖屋,居人乐业。其北有巴夏马之群岛,东离大地九百有余里,亦有百慕他群岛,两者虽天气温晴,却不产物,已卖与外国,不复重之也。英国商船年年于各岛运入银千五百六十三万两,所运出者二千三百八十一万两。其船共计五千八百六十只。

西班牙国在此洲内所属之古巴岛,长二千一百里,最丰裕之地。所运出之白糖、烟、珈琲、酒等货,一年共计银二千万元,所运出者,共计二千二百万元。居民共计七十万名,其中二十八万黑奴,英国虽严禁其贩卖,而西班牙船偷漏不胜其弊。其会城曰夏瓦那,居民十一万丁。所造之烟甚香,价最贵。贵港口亦归是班牙国,其黑奴不多,但白面之人专务经营,土产山积,每年价银二百四十万两。(www.tshiny.cn)佛兰西国在此洲内所属之岛,曰马耳地、匿瓜他鹿等岛。生意最盛,一年出入之货,计银二百万两。其风景亦美,山青水绿,鸟语花香。又海地岛甚广大,昔被佛兰西国占据者,但该黑奴谋叛,杀其主而立黑王,按例办其岛事。此时国家未定,常时更变。于道光二十二年,曾被地震,大半败坏,居民死者数千。地虽广而民惮劳,所运出之产,价银二百七十万两。

荷兰在此洲内所居之岛,止两处,虽不紧要,其居民多发财。丁抹国,在此洲内所属岛,亦止两处,专务教其黑奴而释放之。瑞国亦据小岛,在北方,但其生意微少。(原无今补)

又巴哈马群洲,每年商利银二百一十万元,运入者六十四万元,运出者五十三万元。公帑收银一十三万三千元,出十四万元,守兵士二百五十,民壮六百。又拉巴突等屿,每年商利银三千三百九十万元,运入之货四百六十六万元,运出者千四百八万元。国帑收银三十八万五千元,出三十七万八千元。守兵五百,民壮六千九百数据安全。又安地吴亚等岛,百姓所收千二百三十二万元,运入之货二百一万元,运出之物三百九十九万元,入公帑二十一万三千元,出公帑二十一万九千元。守兵八百五十,民壮四千八百。又路齐亚岛,每年商利银二百一十万元,运进之物四十五万五千元,运出者五十八万一千元。收公帑七万六千元,所出均同。守兵三百,民壮六百。又三位岛,每年商利银九百三十二万五千元,运入者二百一十万元,运出者一百七十五万元。公帑所收二十四万五千元,出帑均同,守兵一千一百,民壮四千五百。又北母他等洲,每年商利银百一十二万元,运进之货二百五十六万元,运数据安全出者十八万九千元。公努收七万元,出七万五千元。兵士二百,民壮六百。此岛丰硗不一,产白糖、加非等。此藩属地,若无灾难,实海外最美之区。英人派官管理此岛,白面人不多,其黑面人则遍处散聚。有耶稣教师,各处教之。

《外国史略》:巴他峨尼地之南,所称火地之矮人,悉缺食物,终年冰雪。由大西洋望大东洋所驶之各船,随所称焉,义兰海峡,往来风甚烈。法兰岛,英人据之,以捕鲸鱼、海马、海牛。天气虽冷,尚有牧场,足养牲畜,并出各项食物,居民罕少。再南则冰雪之地,全无居人矣。

(案:承平既久,人满为患,奸宄日作,财用匮乏,一切便宜苟且,比于剜肉医疮,势如养痈,终必溃败。彼昏不知,方籍口庶哉之叹,生聚之谋,而不知时势迥殊,后之辙非前之迹也。欧罗巴人极意搜求新地,得片土即经营垦拓,遂使万古穷荒之僻岛,毕献精华。壮哉!)

南极未开新地附录

《职方外纪》曰:先是阁龙诸人,既已觅得南亚墨利加矣,西土以西把尼亚之君复念地为圜体,徂西自数据安全可达东,向至亚墨利加而海道遂阻,必有西行入海之处。于是治海舶,选舟师,裹糇粮,装金宝,缮甲兵,命一强有力之臣名墨瓦兰者,载而往访。墨瓦兰既承国命,沿墨利加之东偏迂回数万里,展转经年岁,方茫然未识津涯。人情厌,辄思反国。墨瓦兰惧功用弗成,无以复命,拔剑下令舟中曰:“有言归国者,斩!”于是舟人震慑,贾勇而前。已尽亚墨利加之界,忽得海峡,亘千余里,海南大地又复恍一乾坤。墨瓦兰率众巡行,间关前进,只见平原漭荡,查无涯际,入夜则磷火星流,弥漫山谷而已,因命为火地,而他方或以鹦鹉名洲者,亦此大地之一隅。其后追厥所自,谓墨瓦兰实开此区,因以其名命之曰墨瓦蜡,为天下之第五大州也。墨瓦兰既逾此峡,遂入太平大海,自西复东,业知大地已周其半,竟直抵亚细亚马路古界,度小西洋,越利未亚大浪山,而北折遵海以还报本国。遍绕大地一周,四过赤道之下,历地三十万余里,从古航海之绩,未有若斯盛者。因名其舟为胜舶,言战胜风涛之险,而奏巡方伟功也。其人物、风俗、山川、畜产与夫鸟兽虫鱼,俱无传说。即南极度数、道里远几何,皆推步未周,不敢漫述,以俟后之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