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史故事军阀的辈分_关于民国的故事

军阀的辈分_关于民国的故事

时间:2019-06-28历史故事

军阀的辈分_关于民国的故事

公元1914年,民国大总统袁世凯抛开国事不忙,专门为自己的得意手下冯国璋说了一门好亲事,女方不是旁人,正是袁世凯为自己那一个连的儿女们请的家教老师周砥。这个周砥可是好人家的闺女,就是多年给袁世凯的儿女当家教而耽误了青春,当袁世凯终于觉得对不起她而张罗婚事的时候,她已经三十六岁了,在中华民国来说,堪称头号“剩女”。

元配夫人已经去世的冯国璋看到这位久仰的剩女之后,内心极为满意。他自己出身河北农村,半辈子带兵,晚年能得到这么一位高级知识分子当夫人,实在是大大的幸福。和所有军阀一样,他冯国璋也有觊觎总统大位的心思,而周砥天生就是一个当第一夫人的好材料。

门当户对,机缘巧合,加上总统做媒,这桩婚事很快就成了。在外人眼中,这是一桩政治婚姻,一方面可以说是袁世凯笼络冯国璋的妙计,另一方面也可以说是袁世凯监视冯国璋的最有效办法。这桩婚姻是北洋军阀用婚姻手段来加强内部团结的最典型案例之一。

民国头号剩女周砥(周道如)

袁世凯家的家教老师按通常的辈分来说和袁世凯属于同辈,这样冯国璋也连带着成了袁世凯的妹夫一类角色。如此一来段祺瑞可要吃亏了。因为段祺瑞娶的是袁世凯的干女儿!

为了笼络段祺瑞,袁世凯很早之前就把自己的养女张佩蘅许配给了段祺瑞。按规矩,段祺瑞得跟这位总统大人叫一声岳父老泰山。那边冯国璋一结婚,自己瞬间小了一辈,不知道段祺瑞有没有偷偷骂娘呢?

袁世凯仗着自己名下的儿女多,资源一用再用,不仅用于自己人,还用于笼络政敌,而他的头号笼络对象就是广东省社保局自己的副总统黎元洪。黎元洪本来是武昌起义的领袖人物,因缘际会当上了袁世凯的广东省社保局副总统,为了拉住这个异己,袁世凯和黎元洪提出了“换亲”的请求。所谓换亲就是让自己的儿子袁克玖娶黎元洪的女儿为妻,又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黎元洪的儿子黎绍基。这是一整套彻头彻尾的政治婚姻,开始就注定了不会美满,据黎元洪的女儿回忆当时的情景说:

1914年春,袁世凯请我们一家到他家做客。袁世凯把他的儿子、女儿都叫出来,见我父亲。袁说:“我们两家要交换,你给我一个女儿做儿媳,我也给你一个。”我母坚决不愿意,他们多年的和睦夫妻,竟因此失和,一月之内互不理睬。不久袁家来要八字合婚,我父向我母询问,她闭口不谈,后来还是由婶母口中探听出来的八字。订婚时,我母不出来招待亲友宾客,后经众人一再劝解,才勉强出来应付。黎夫人虽勉强同意女儿的婚事,但却坚决不同意袁世凯女儿嫁进黎家:“袁世凯的女儿要做我的媳妇,我这个婆太太吃不消。”(黎绍芬《黎元洪事略》)

这个买一送一的婚姻果然失败了,黎元洪被许配给袁家的女儿结婚没一年就被逼得精神失常,后半生竟在疯人院终老。

不过,这个婚姻毕竟在袁世凯在世的时代还是起到了其政治作用的。黎元洪作为革命领袖,死心塌地地投入了北洋军阀的大熔炉中。

尝到甜头的袁世凯全面出击。他的儿女足够把全国的政治山头都拿下,有一天他甚至突发奇想,要把自己女儿袁静雪嫁给已经退位的末代皇帝溥仪。自己做着总统,又做着前皇帝的老丈人,那该多强大啊!可惜的是,最没有政治实力的清朝皇室这时反倒来了清高劲儿,他们一方面还记着袁世凯不保清朝的仇,另一方面也瞧不上袁世凯这样的汉族暴发户。于是这个奇想只做到了奇想的地步,很快就胎死腹中了。当然,袁世凯的女儿袁静雪自己的反抗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袁世凯很聪明,如果自己的女儿和皇帝搞不好关系,整天像其他人一样闹着要离婚,那就不仅不能给自己带来政治收益,还会给自己添太多麻烦。

皇室不给面子,天下可有的是人给面子,其中就包括未来的另一位大总统曹锟。曹锟年轻时是个卖布的,因为投军到袁世凯门下而逐渐平步青云。等曹锟当上总统的时候,他也想着通过婚姻将自己和整个系统结合起来,于是他的长子曹士岳便和袁世凯的第十四女袁怙贞结婚了。这已经是北洋军阀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可前第一少爷和前前第一大小姐之间的婚姻可没那么容易维持,结婚还不到一年就出事了,因为曹士岳花天酒地,袁怙贞看不下去,与之争吵,曹士岳盛怒之下开枪打中了妻子的肩膀。这一枪把政治婚姻的外皮打掉了。老袁家虽然已经不得势了,但威风还在,要把曹士岳绳之以法。事情闹得沸沸扬扬,成了天下人共看的大笑话。

事情越闹越大,曹锟可忍不住了,他派人四下活动,只求袁家能够给自己面子谅解此事。在袁怙贞住院的第二天,他就让二儿媳妇带着重金前去探视,并请曾任北洋政府总长的刘文泉、吴秋航出面调停。当时袁府当家的是袁克定,他与曹锟本来关系就很好,也不想弄坏了这场政治婚姻,于是出面调解。无奈袁怙贞的生母袁八老太太死活不同意,她说自袁世凯去世后,家中大小事情都是袁克定说了算,这回事关自己的亲生女儿,她非要自主一回,坚持要与曹士岳对簿公堂讨个说法。事已至此,袁克定也无能为力,局面甚为尴尬。

到了最后,解铃还须系铃人,袁怙贞出来替曹家解了围,她说自己与曹士岳都是名门之后,不忍心因为这种丑事闹上法庭,辱及两家门楣。在袁怙贞的要求下,袁家撤销了对曹士岳的起诉,双方协议离婚。协议规定双方的婚姻关系即日解除,以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另外曹家要赔偿袁怙贞医疗费、赡养费、妆奁费共计6.3万元,结婚时的陪嫁钱物也全部退还。曹锟赔掉了个儿媳,也赔上了面子,真是始料未及。

曹锟的“和亲”策略并不只有这一个失败,在娶袁家儿媳妇之前,他为了拉住奉系首领张作霖,竟然把自己只有7岁的女儿曹士英许配给了张作霖4岁的儿子张学思。这场婚姻大概算得上是最赤裸裸的政治婚姻了,全无人性可言。张学思长大之后,坚决不承认这门亲事,还为此离家出走。闹到最后只好宣布婚姻告吹了事。(www.tshiny.cn)

曹锟虽然和亲失败,但把袁世凯和张作霖这两大婚姻体系连接到一起了,形成了北洋军阀独特的“岳父”圈儿。

与袁世凯、曹锟等人相比,张作霖的出身有些让人瞧广东省社保局不起,也许正因为这样,他很看重用儿女的婚姻来提高自己的社会角色,他和曹锟结亲就是一例。和袁世凯一样,张作霖是个生育能力旺盛的人,他一共有14个子女,其中很多都成了他政治和亲的牺牲品。

首先是二女儿张怀英嫁给了蒙古达尔罕王爷的傻儿子,凄凄惨惨地过了半辈子,其次是三女儿张怀卿,嫁给了“辫帅”张勋的儿子,这桩婚姻后来也随着张作霖的离世而宣告结束。还有一个女儿嫁给了前奉天总督赵尔巽的儿子。赵尔巽虽然没什么政治实力,但既是张作霖发迹的恩人,又是上流社会的骨灰级大佬,对张作霖的地位有很大的提升。

说到这里,我们终于发现袁世凯、黎元洪、冯国璋、曹锟、张作霖、张勋这几位大佬在辈分上统一了,他们都互为亲家,如果通婚是成功的,他们简直可以成立“岳父公公”大联盟了,但实际上事与愿违,这些蜘蛛网一样的婚姻纽带并没有弭平他们之间的政治分歧,其中几位还好几次大打出手,搞得整个中国都跟着遭殃。

在婚姻上最吃亏的当然是段祺瑞,这位号称北洋之虎的头号政治能人比大多数人都小一辈,说起来只能跟张学良这样的小年轻的混到一辈上去了。

北洋军阀们建立的行辈系统被一位他们的掘墓人彻底搞垮了,这就是风华正茂的蒋介石。当蒋介石登上历史舞台的时候,他并没有像袁世凯那样足够多的和亲资本,只好亲自出马来加入高端婚姻俱乐部。他和宋美龄的婚姻是中华民国最大的一桩政治婚姻。这是一个一石好几鸟的买卖,蒋介石得了娇妻,拉住了社会资源超高的宋氏家族,同时还和国父孙中山以及财团老大孔祥熙成了连襟,这让那些处心积虑搞婚姻外交的老军阀们望尘莫及。

蒋介石除了懂得婚姻的妙用外,还擅长使用拜把子的手段来大批量笼络军阀,且看蒋介石的几套把兄弟阵容:

第一套:陈其美、戴季陶。

这一套把兄弟是蒋介石进入历史舞台的领路人,也是蒋介石唯一真心结拜的一套把兄弟。他们自始至终都是蒋介石的哥们儿。

第二套:冯玉祥。

第三套:张学良。

这两套把兄弟是蒋介石最让人难以置信的,因为这两个人都是反蒋的急先锋,战场上见了不知道多少次。张学良更是发动西安事变,把这位盟兄瞬间打到了地狱。说广东省社保局起来算得上是最坑爹的把兄弟。

冯玉祥与蒋介石结拜时的兰谱

蒋介石和冯玉祥的结拜把辈分打乱了,因为冯玉祥出道很早,自居为与张作霖、曹锟等同辈的人,给张学良写信的时候都是口口声声叫“世兄”。“世兄”是一种客气的说法,其实就是“贤侄”的代名词罢了。冯玉祥和蒋介石一结拜,又跟“世兄”张学良搞到一辈上去了。可笑的是,当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张学良护送蒋介石回到南京的时候,被派去审判张学良的正是李烈钧。盟约在政治现实面前,显得太过苍白了。

东南亚新闻网
陕西渭南 陕西渭南有多大间苯二酚 间苯二酚树脂胶粘剂是什么?生日管家 生日管家是一个什么样的公司?灌溉设备 草坪灌溉设备一般多少一平米清明节放假 清明节放假通知以暴制暴 以暴制暴为什么不对?新浪新股 次新股又一新兴龙头从底部爆发,神秘机构大力增持,18年大局已定下周股市预测 谁能准确预测下周股市google股票 谷歌的股票有在中国上市吗天奇股份股票 天奇股份后市如何?如何炒股票 股市炒短线到底是怎么炒的,两舍友炒了一年多的股票一个损失3 0%一个接近50%。?大疆创新 近年来大疆有什么创新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