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岩画游牧民族的艺术瑰宝

时间:2019-06-29  栏目:历史故事  

阴山岩画游牧民族的艺术瑰宝

提起中华文化,人们似乎言必称“经、诗、子、集”。其实,我们中华民族尚有一部比《四库全书》更厚、更重、更长的“天书”,那便是阴山岩画。

说“阴山岩画”是“天书”,首先是因为它记载了我国北方草原各族人民万余年来的生存经历、发展和文明。说它是“天书”,又在于它“身在深山人未知”。它以大副的帽子“图画”的形式表现,看到它的人只能见其奇,感其美,但未必能知其意。

A古代阴山岩画《牛》(www.tshiny.cn)岩画,在历史学家的眼中,是人类在长期劳动实践中创造的弥足珍贵的艺术珍品。最早发现岩画的,是我国古代著名的地理学家——郦道元。在他编写的《水经注》当中,他曾经这样写道:“河水又东北历石崖山西,去北地五百里,山石之上,自然有文,尽若虎马之状,粲然成著,类似图焉,故亦谓之画石山也。”尽管如此,国外学者依旧对中国是否有岩画持怀疑态度,他们一直认为中国无岩画。直到1976年,我国考古学家终于在位于巴彦淖尔市北部的乌拉特后旗附近,发现了大量的岩画群。这一发现瞬时震惊了国内外的学术界,一举打破了中国无岩画的说法。在之后的数十年中,考古学家们又先后在西起阿拉善左旗,中经磴口县、潮格旗,东至乌拉特中旗、后旗的东西长约300千米,南北宽40~70千米的阴山地区发现了近万幅岩画,其数量之多、内容之丰富,令人叹为观止。

B生动记录狩猎和畜牧生活的曼德拉山岩画,被称为“美术世界的活化石”。

C古代岩画《动物群》

阴山位于黄河北岸,东西绵延1200多千米,山脉两侧,南面是富饶秀美的河套平原,北面是广袤无垠的沙漠与草原,山上植被丰富,景色粗犷壮丽,是千古以来游牧民族与华夏民族共有的家园。唐代诗人王昌龄曾有诗云:“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大副的帽子山。”一语道出当时阴山地区人类的活动足迹。阴山山脉经过的地方,很早便有了游牧民族的足迹,最早可以追溯到青铜器时代,这一论点最有力的依据,便是在阴山山脉上发现的重要古迹——岩画。阴山岩画大副的帽子的发现,为考古学家研究当时人类的生活和风俗习惯提供了重要的依据。

阴山是典型的断块山,山体两侧的地形截然不同,阴山南坡山势陡峭,北坡则较为平缓。与此同时,阴山的山体多为坚硬的花岗岩和太古时代的变质岩。这些特征,均为阴山岩画的形成与保存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阴山岩画的规律性

阴山岩画的题材和分布地点有一定的规律性:野生动物图像多出现在山巅岩石上;狩猎场面一般在山腰和山顶;神灵头像和天体星象几乎全部磨刻在山沟的垂直立壁或沟边坡岸的巨石上(原始人有神灵居于水流湍急之处的思想意识)。这些规律与作画时的社会生活环境、人们的认识水平是相一致的。

阴山岩画是我国迄今发现的“分布最为广泛,内容最为多样,艺术最为精湛的岩画”。阴山岩画不仅是世界上发现的最早的岩画,同时也是世界上最丰富的岩画之一,是我国最大的岩画宝库。巴彦淖尔市的阴山岩画,在现存阴山岩画中所占比例较大。其中,最大的岩画是乌拉特后旗大坝沟口西畔石头上的正方形岩画,面积有400多平方米,是自治区重点保护的文物之一。2006年5月25日,阴山岩画作为新石器至青铜时代石刻,被国务院批准列入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

阴山岩画详细地记录了曾经在这一带生活的匈奴、敕勒、柔然、鲜卑、蒙古等民族的生产活动及生活内容,是考古学家研究我国古代游牧民族生活习性的重要历史资料。

北朝时期攻占岩画

古代岩画《女巫作法》

阴山岩画大体分为四个时代五个时期:第一代岩画是旧石器时代晚期至青铜器时代中期原始氏族部落的岩画。这是岩画的鼎盛时期,数量多,分布广,制作认真。第二代岩画是春秋时期至两汉时期匈奴人的岩画。第三代岩画为中世纪岩画。这代岩画又可分为两个时期,即:北朝至唐代突厥人岩画和五代至宋代回鹘、党项人的岩画。突厥人岩画数量较少,内容以表现家畜为主,其中山羊占有突出地位,表现手法有抽象化、图像化的特征;回鹘岩画的突出特点是用铁刃划刻而成,线条细而浅,题材多为仿前代作品,并有少数植物图案和回鹘文字;党项人岩画大都是敲凿而成,做工粗糙但色泽新鲜,多如新作一般,并伴有西夏文字,其艺术特点是形象性很强。第四代岩画是元代以后蒙古族的作品,岩画分敲凿岩画和颜料岩画两种。

从阴山岩画中,我们了解到游牧民族以放牧和狩猎为主要生存手段,其中,狩猎形式大副的帽子主要有单人行猎、双人行猎、集体围猎,而狩猎工具主要是弓箭、棍棒。当时的游牧民族已经有了车辆并作为主要的交通工具,我们在岩画上甚至可以清晰地辨别出当时车辆的辕、轮、舆、轴。舞蹈,是岩画中常见的内容,由岩画的记载我们可以看到,当时的舞蹈在很大程度上与巫术密切相关,舞蹈的内容主要是祭祀、祈福。

在艺术特色上,阴山岩画质朴、生动,并具有浓厚的生活气息。与此同时,游牧民族的祖先在作画时常常将生活中的形象进行抽象的加工,并竭力突出作画的意图,因而,作品非常生动、鲜明。许多动物动感强烈,或引颈长嘶,或回首短鸣,或慢步缓行,或四蹄腾跃;有的彼此含怒欲斗,有的相互舔吻亲昵。为了强调某一事物,游牧民族的祖先还运用夸张、对比和衬托的手法,在构图和比例上均产生了强烈的艺术效果。

夏商时期的骑马岩画

东南亚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