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史故事临危受命守桂林将军忠魂留猴山_岑溪人民抗日史

临危受命守桂林将军忠魂留猴山_岑溪人民抗日史

时间:2020-07-02历史故事联系我们

临危受命守桂林将军忠魂留猴山_岑溪人民抗日史

1937年抗战开始,广西部队大部北上抗日,五路军撤销,成立广西绥靖主任公署,陈济桓出任第二金矿主任。1944年,日军攻占衡阳,韦云淞以十六集团军副总司令兼桂林防城司令,征求陈为参谋长,陈欣然答应。陈济桓家属以陈行动不便,劝他多加考虑,陈不为所动,并慷慨说:“全国抗战,地不分东西南北,人不分男女老幼,大多做到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以尽国民天职袁我份属军人,报国之心,义无反顾,况日寇侵华逼近家乡,我决心辅佐韦司令防守桂林。”陈毅然离别妻子儿女前往桂林报到。笔者冯璜当时是陆军三十一军副军长参加守城,常与陈研究防守计划及防城工事构筑等问题,陈曾对笔者说过:“我当一辈子军人,仗打了不少,打来打去,都是中国人打中国人,觉得没有什么意义,现在抗日战争,关系中国国家和民族的存亡,真是匹夫有责。上级派我守城是个光荣任务,我是跛子不能逃跑,胜则生败则死,誓把我几十斤水(指身体)和鬼子拼,衰仔才做方先觉第二(1944年抗日战争,衡阳的国民党守军军长方先觉投降敌人)”。同年11月1日开始,日军以其绝对优势的力量向守城的部队猛扑,除使用轻重火器坦克飞机外,还施放国际公约禁用的毒气,守军以寡敌众,死伤惨重。同月9日晚,韦云淞率部内官兵越境向西突围,到达猴山岰附近,敌人火力封锁严密,陈济桓受伤倒地,深虑被俘受辱,乃从上衣袋中取出名片(上面印有“广西绥靖公署陆军中将第二金矿主任陈济桓”等字),写下遗书:“职口臂受伤,不能脱离阵地,决定自杀成仁,以免受辱。”在姓名上盖上鲜血指模,取出怀表和名片交给卫士,令他走开,陈遂举手枪对太阳穴射击,壮烈殉国。日军未进攻前,陈寄信给他的爱人有如下一段话(她正怀孕):“生下之儿不论男女,若我守城胜利,取名‘可卫’,如战败牺牲,取名‘可伟’。盖前者表示城可保卫,后者表示人虽死而精神伟大也。”陈济桓生前平易近人,态度谦和,很少疾言厉色,由于他久历戎行,富有经验,作战指挥勇敢沉着,甚为难得。陈遗下9个子女均已长大成人,参加社会主义建设工作。陈遗体葬在桂林普陀山上。陈树勋曾有诗挽曰:“少年投笔去从军,百胜常收汗马勋;岂意桂林惊陷敌,竟教梓里别悲君;雍容策划知无补,慷慨捐躯卓不群;血溅河山应未死,九泉应誓扫倭氛”。

(本段作者冯璜,广西容县人,1944年任国民党军第三十一军副军长(中将)。参加桂林守城之战。原文标题为“陈济桓略传”。原文载《广西文史资料》第十九辑)

桂林防城司令部中将参谋长陈公济桓,号昆山,岑溪人,民国33年秋,黄沙河陷敌,桂林强迫疏散之际,自告奋勇,参加守城,各级长官嘉许之长沙麻将技巧。到职之先,就余而语曰:“余与司令往昔曾共吃黑豆南宁,今后得名城而共守之,不成功便成仁,实所愿也。然守城之事,头绪万端,势急如此,必须兄□城共图之。兄若去,则余决不来也。”余应之曰:“义之所在,决不去也”。公到部后,与余相邻而居;为人诚恳爽直、虚怀若谷,故余常亲近之。一日,余欲详知其南宁守城以黑豆为粮之事而请示之,公曰:“黑豆为粮之事汝之所知也,勿庸费词!另事为汝述之,今观吾人对中正桥火力封锁,亦已过密矣,复兴桥、德智桥等,亦莫不然,然此犹未为定也,勇猛之敌尚能一冲而过之,粤之石龙桥较诸中正桥为尤长也,敌方之火力,亦不见弱于今日,而余尝一举而冲过之,漏网之鱼,岂不常见乎?”余闻其言,而观其神,默思拿破仑罗地过桥之战,以英勇而得“班长将军”之名者,昆公於此,又何逊焉?公颇好饮,亟欲备酒以□励士气,某日,公饮后,面发红光,余戏言曰:“参座气色绝佳,此战可占大吉矣”!公曰:“成功成仁,无往而非利也,家事早经立下遗嘱,此身无所悬挂”。(按公之子女数人,均未成年,所云无悬挂,忘其家也)在他打到最后一个山头,或是打开一条血路,天生是敢,不慌不忙,日后当能见之。公善筑城,对工事之督导,极费苦心。10月12日,桂林防守军与敌开展激战於高上田之后,夙夜匪懈,充分表现其精力过人。同月29日,敌寇开始攻城,血战大起,历3日而合围,其后敌寇以4万余人,长沙麻将技巧轻重炮百余门,战争两联队之众。(敌第十一军情报所通译员王荷生反正后之报告)昼夜环攻,炮击之烈,非文字可能形容,然公则安详自如;时或登高山之巅而振士气,纵敌炮弹炸裂於其侧,而破片与石头齐飞于其四周,亦未尝稍动其心,观其超脱之神情,宛若置身于战场之外,犹如观戏者然,此所谓神勇者欤!迄11月9日巷战失利,战局频於危殆之时,贺军长□延公及阚师长伯涵公,均来部检讨战局;未几,司令长官张向公亲自前来听取防守司令韦公世栋之报告,此正敌侵入高等法院,向铁佛寺攻击之时也。时际傍晚司令乃留贺阚二公在部晚餐,食前,巷战甚烈,阚师长肃然而言之曰:“师长经已下令所部,有撤退者一律枪决之,吾人与阵地共存亡,为长官之命是从耳”!食时,阚复举杯微笑而语曰:“日作有欲调查守城将士之生平者,曾亲书‘豪饮少醉’四字与之。”言毕,“干杯”。昆公乃言曰:“伯涵曾谓力竭则先我等而死矣。余以为不可也”!阚指其身上之左轮手枪曰:“此枪乃总司令(指夏熙公)所赐也,吾不负之!”言时城内外枪炮手榴弹之声愈震愈烈,于是各人之注意力,乃转移於战况之发展而为应急之处置,未遑深究其他也。饮后贺阚二公各回其司令部。入夜,核心阵地之最后防区,被突破矣!三十一军在战斗中,敌之机关枪频向中国银行楼上射击,至是防守司令部乃至被迫移于骝马山之预备指挥所,旋知阚师长已于其师部附近之战斗绝望中举枪自杀,并闻贺军长得知阚师长殉职之噩耗时,凄然泪如雨下,频抚其腰际之手枪,诚难免有所不测!此际韦司令顾余等:“再打一天如何?”而余对曰:“许师长处或尚有多少兵力可用也。”昆公另有所思,默无一言,迄至老君洞见许师长月朗公时,昆公逐督率官兵三四百人向敦睦村猴子山逆袭而去。韦司令长沙麻将技巧则在白岩山作全般之□□。半夜前,克敦睦村,□□猴子山猛进,迄翌日战□至为惨烈,猛勇沉着之昆公,於猴子山隘中,与敌反复冲杀长沙麻将技巧发挥其光荣无比之军人精神,夺回该处阵地大半,惟不幸突然受伤,乃就大石之侧对敌掩蔽出其袋中之名片而书曰:“11月10日于猴子山隘受伤,口部及肩部各中一弹,因足伤不能脱离阵地,决以手枪自杀成仁。”等语,随即以其鲜血盖指模于其上,而使其卫士持以上报於韦司令。然迄此报告送达之时,已不克夺回其忠骸矣,伤哉!

(本段作者戈鸣,原名覃戈鸣,广西武鸣县人,国民党军第五十六军三二九师少将师长。原文标题:《陈将军济桓桂林成仁回忆录》。原刊载于1946年3月29日《广西日报》第四版,1984年7月10日民革桂林市委员会供稿。)(www.tshiny.cn)1939年秋,本人率部驻防藤县属之太平圩,距离金矿矿区仅一日之路程,特前往探望将军,见其住所壁中满挂中华民国地图,敌我双方态势均以大头针贴上小纸张插上标明,并坚定地解说:只要我们能团结有信心,在蒋委员长领导之下,持久下去,日寇必败。是夜竟谈至将近子时,第二天临行时尚不厌其烦地告以现在国家困难,士兵营养不足,需多多使其捕鱼、捉田鸡、打野生动物作为补助,可见其关心军队生活仍如往昔也。民国33年(1944年),日寇由湘粤两方面围桂甚急,将军在矿区临危受命,辅助韦总司令云淞防守桂林,行前亲友及军人见其行动不便,咸劝其多加考虑,将军义无反顾,谓“抗战以来,地无分东西南北,人不分男女老幼,都做到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的国民应尽义务,本人乃属军人,如今日寇已迫近家乡,且守城主将为韦云淞,都应相助。”遂即整装北上,初任防卫队部参谋长,后改任副司令官。将军一生重义气,讲信用,到职后对各部队兵力的部署,与工事及火力之配备,无不躬亲勘察,以了解全盘情况,并与各据点之部队长时常联系。日寇开始进攻时,则四处巡视,几已忘却其足之不便。敌经数度攻击后,见我工事坚固,且多利用岩洞,而地面火力炽盛,伤亡惨重,乃用空军作地毯式轰炸,炮兵则向我据点猛烈发射,同时用烧夷弹与毒气弹向我岩洞守备部队进攻。经过4天的激烈拼斗,我方牺牲惨重,而多数据点为敌攻陷,通讯又复中断,最后我一三一师师长阚维雍将军于危急时自杀成仁,中下级干部亦多阵亡,当城破巷战节节失利时,各部队纷纷突围,将军虽因行动不便,但不愿被俘,抱着不成功便成仁之决心,亲率卫队一连向城西北方之猴子坳冲击,以望打开一条血路,不幸在战斗中壮烈成仁。将军身后遗稚龄子女3人,在梧州之住屋又被日寇炸毁,凄惨不堪。其遗体于桂林光娞复后虽蒙省府署及各界予以公祭及厚葬,其遗孤仍属无依。民国34年秋,本人在海南岛时,始将详情电告白部长健公,后得复电谓已商得黄主席同意,将其被炸毁之房屋予以修复,从此其妻儿得所栖息。省府方面,亦年有抚恤,但中央何时发放抚恤,则不尽知矣。

(本段作者陈克为,广西岑溪人,又名陈炯,中央军校六期、广西军校高级班七期毕业。历任副师长、参谋长等职,退台后委任中将副司令,20世纪90年代为台湾高雄广西同乡会理事。原文标题为:《陆军中将陈济桓殉国事略》。载于《广西文献》第4期,本刊根据陈自炎同志提供的影印件转载。)

到达桂林后,兄初任城防司令部中将总参谋长,后任副司令官,指挥陆军三十一军所属一二一师和爱国学生军共1万多人,担负阻击日寇攻城的重任。兄对桂林城防各部队的兵力部署、工事及火力配备等工作,均亲自指挥,并和各部队经常保持联系,了解情况;与下级官兵同甘共苦,深得他们的爱戴和拥护。

1944年10月28日,日寇在城北火车站一带开始火力侦察进攻,兄更是不顾足之不便,日夜巡视,废寝忘餐,鼓舞士兵的斗志,及时作出指令。那时我军工事多利用岩洞,易守难攻,阵地甚为稳固,敌人虽多次进击,不但不能逼近,反而遭受惨重的伤亡。11月2日,日寇见我军如此顽强难攻,便采用极其野蛮残暴的手段,一方面日夜用飞机狂轰滥炸,并向各岩洞施放毒气弹和烧夷弹;一方面用炮兵向我老人山炮兵阵地及各据点作毁灭性的轰击,使我军各据点守备部队遭受惨重的伤亡,防守在漓江东岸七星岩的战士,便是敌人的毒气弹袭击而几乎全部殉国。

在敌数倍兵力于我,且用大量的毒气弹、烧夷弹的不断残杀下,经过持续两天浴血奋战,致使我军伤亡、散失过半,电讯阻塞、中断。韦司令曾多次电请将军退出城外,以求脱险。但他仍坚持战斗,每次放下话筒后,都愤慨溢于言表,甚至击桌而言曰:“职今受国家之命,防守桂林,作为一个军人,岂可临危贪生而不与国家共患难?我誓与城池共存亡,桂林在,则我在,若桂林失守,我宁愿战死沙场,以身报国,决不弃城逃逸。”

1944年11月4日,日军在烟幕弹的掩蔽下,强夺城内唯一的制高点——独秀峰后,兄指挥剩下的城内守军和学生军,仍然同仇敌忾,跟突入城池的敌军进行激烈的巷战。6日,城内外据点绝大部分被敌人攻陷,炮兵阵地被敌摧毁,一三一师师长阚维雍自杀,韦云淞司令已带亲信逃逸不知何往,中下级干部也已绝大部分阵亡或散失。目睹此情,兄全无惧色,视死如归,激奋地说:“吾舍身报国于斯时矣!”接着便继续率领随身不足两连的卫队,沿丽君路向西北的猴子坳冲去,欲想在10公里的包围圈中突出去,收集散失部队再坚持战斗。但又经一夜苦战,于7日凌晨到达猴子坳时,只剩下10余个卫士。不幸又被敌人发现,并包围过来,双方经过一阵互相扫射之后,中弹身受重伤,卫士们仍坚决背着他突围,愿同生死。但因前面是悬崖峭壁,无法背人爬越,后面敌人又追赶甚急,在这绝望之际,即强令卫士们迅速设法化装突围,收集散失队伍,以便继续抵抗。当卫士们忍泪离开他之后,他即令仅留身边的一个卫士去取水,自己趁机取笔在名片背后写下遗言:“职身受重伤,不能行动,恐被俘受辱,有失国家的尊严和民族气节,故杀身报国。”写毕,举枪自杀,以身殉国。

虽戎马一生,身经百战,但也任过文职,甚至“肥缺”之职,如思恩县县长、禁烟局长和金矿主任等,然而他购置的产业不多,一家十几口人主要靠他的月薪维持生活,在梧州那间屋铺被日寇飞机炸烂后,他的爱人几经周折,东拼西凑才能勉强修复,这可见他为官是廉洁的。

[本段作者陈自桓,岑溪县筋竹乡人,陈济桓将军的堂弟,参加桂林保卫战。陈济桓将军殉国前陪伴在其身边,他是此役幸存者之一。本文由陈自桓口述,郭湘(原筋竹文化站站长)笔录整理。原文标题:《抗日烈士陈济桓将军事略》。载于1982年5月10日《岑溪史志资料》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