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史故事契丹人的原始崇拜_蒙元以来云南契丹后裔

契丹人的原始崇拜_蒙元以来云南契丹后裔

时间:2019-07-03历史故事

契丹人的原始崇拜_蒙元以来云南契丹后裔

契丹人认为宇宙间万物都是有灵魂的,他们不能把自己和周围的自然界分开,而是把自然界和自己等同起来,他们根据人类自身去判断自然界,把自然现象和自然力量人格化。动物的形象同人有相似地方,有五官四肢,有生有死,植物有旺盛的繁殖能力,而日月、雷电则更加变化多端,有时还发生日月食、电击、山崩、地震等怪异莫测现象,这些都会使人引起幻觉或被人神化。契丹人还认为不仅人类有灵魂,一切自然现象都有灵魂,相信这些精灵有善恶之分,善精灵造福于人,恶精灵则降灾于人,因而就有向万物之类祈求、祭祀、巫术等等,云南契丹后裔崇尚各种神灵的表现形式,与古契丹族、当今达斡尔族崇奉诸神十分相近,包括自然崇拜,灵魂和祖先崇拜,图腾崇拜等。

1.自然崇拜

自然崇拜是原始宗教最早的也是最普遍的形式。它的特点是把直接可以为感官所察觉的自然物或自然力当作崇拜偶像。然而,人类并不是崇拜一切自然现象,而是崇拜某些对人类最有影响的自然力。云南契丹人崇拜的有天体、龙、水神、火神、树神、山石神、田公地母神、路神、桥神、寨神、动植物神和精灵神等,这些都是用猪、鸡和米、酒、饭祭祀,而不是古契丹时用牛马祭祀。

云南契丹的天体祭祀包括祭天地神、日月星辰神、风雨雷电神、水神、龙神、火神等。(www.tshiny.cn)天地祭仪 云南契丹人和云南的一些原始民族都认为对人类威慑力最大的是天神和地神,他们与人类所需要的谷物和牲畜均有切身的利害关系,因为万物都是天与地赐予的,必须崇拜天灵。在辽室建国前后,即盛行祭祀天地,便一直延续下来。居云南的契丹人,不仅对天地无限崇拜,并有祭天地的礼仪:一种是祈祷,祈求天神赐给人类六畜兴旺、五谷丰登;一种是天神降给人类自然灾害,就用诅咒和吓唬手段,用烧、杀、摄等方式,祛除天鬼邪恶,转凶为吉。在契丹人祭祀天地时,还要在婴儿生下五天内,供奉米、酒、肉,焚香,在太阳出前将供品供于庭院,祈求天神保佑婴儿健康成长。

日月星辰祭仪 云南契丹人对日月星辰的崇拜和祭仪,自古契丹便沿袭下来,辽朝的历代皇帝对日月十分崇拜,曾有固定的礼仪和拜日仪。古契丹族拜日多在游猎、出巡、宴会、祭祖、祈福、柴册仪(辽代吉仪名)、皇后生日仪、朝贺仪等大典和节日时祭祀。而云南契丹人却认为日月神有神秘色彩,认为日食给人类带来黑暗,世间必遭劫难;月亮在夜间带来光明,受到契丹人崇拜,如遇月食,认为被天狗咬,家家户户则敲铜锣、铁锅将天狗赶走,重见光明。

云南契丹人还认为人眼有疾,必是日月神作怪,要请“神公”祭日月神,祭品有米、酒、肉,焚香,祭日神在太阳出之前供。而月神则在傍晚月亮刚升时供。祭祀之日,全家须素食,表示虔诚。

契丹后裔与古契丹人一样,也崇拜星辰,认为星辰可预示人之生死,也预示国家兴亡。如辽代最后一位皇帝耶律延禧就位时,便有星辰预示不祥之兆。契丹人也把人之祸福与星辰联系起来,如将北斗星视为吉祥之兆,而将扫帚星(彗星)出现视为天将降灾难,对流星(陨石)飞逝则认为村寨不久将有人亡故。

风雨雷电祭仪 契丹人认为许多自然现象,诸如风、雨、雷、电等都与神灵有关,如果这些自然现象带来灾难时,都要祭祀。即使是辽皇也要亲临祭祀。古契丹族因居辽河上游,缅怀革命先烈地近沙漠,干旱少雨,便有“射柳之仪”[6]。云南地处云贵高原,契丹人虽未受沙漠干旱、旋风之苦,亦无“射柳”“祭风伯(风神)”之俗,但若遇天气干旱,火灾,雷击树木、人畜时,都要全村社集体祭祀龙神、水神、火神和雷神,确保村社人畜平安、五谷丰登。

龙神和水神祭仪 辽代契丹人和云南契丹后裔都把龙视为能给人类的农作、畜牧、生活带来无上恩惠的灵物,普遍传颂着龙的神话。由于龙能吐水,遂把龙神和水神视作同一概念,每年都要举行隆重祭祀。契丹后裔住地不同,因而在祭龙神和水神祭典上亦有区别。如居昌宁、施甸山区的契丹后裔,在祭龙和水神时,由村社中的宗教管事“契当”组织一切祭龙事宜,集体出米、酒和猪一头,“契当”准备柴、腌菜及炊具。杀猪祭后,猪头和五脏便在龙潭边聚餐时食用,歌手吹唢呐、芦笙、弹三弦,村人绕龙潭三转,返村后到“契当”家再吹奏一番。当晚,“契当”要用米花、糖、茶招待友人,拂晓前请打歌者吃宵夜。祭龙后,村社召开家族长会议,选出明年“契当”管事,筹备明年款项、养猪等事宜。

施甸莽王寨于每年三月立夏祭龙神,该寨有三个龙潭,都有龙居住,村头两个龙潭,称为“母猪龙”和“牙猪龙”。母猪龙用奶劁猪祭,牙猪龙用牙猪祭,龙潭的水才源源不断;村北有个“鱼龙潭”,龙潭边坐着一只石狮,昂头向南山,是镇守对面山的火星神,村寨有火灾,就用“鱼龙潭”之水扑灭之。祭祀三条龙后村寨才能保平安。[7]

居施甸坝区的契丹人和汉族是共同祭祀龙神,一在农历二月,一在农历三月初六,认为祭龙是“龙抬头”,有大祭和小祭二种:大祭是由数十个契丹村寨和汉族村寨组成,地点在长官司村或热水塘村(笔者故里)龙潭边。热水塘村有两个石砌龙潭,后靠山坡,前临广场,可容数万人。祭龙时,有舞龙十八条,舞狮十余头,还有抬阁、高跷、洞经雅乐队等万余人的斋醮队伍。小祭则由各村社自行组织。

如果在祭龙后,天不降雨,龙潭干涸,土地开裂时,要举行求雨仪式。扎条柳龙,长3米,由三人抬着柳龙在田野舞动,后跟“神公”念祈祷词,村人敲破锣,以感动苍天,乞龙降雨。[8]

火神祭仪 火给人类带来温暖,让人类不再茹毛饮血,但也会带来灾难。契丹人敬畏它,也崇拜它。居昌宁、施甸山区契丹人,每年正月初二,要扎灯笼祭火神。到十五日,村民高举灯笼游寨,游后,把灯笼送到村外溪沟中焚烧,意思是已将火神送出村寨,便可避免火灾发生。

施甸莽王寨因居高山,风高雨少,常遭火灾。契丹人便在村南平坦之地修建了一个东西宽30米、南北长20米的扁形水池,池边坐着一只威武的母石狮,契丹人称“镇火神狮”。母狮前面是一座小石拱桥,石狮边的水潭状如扇把,整个水池犹如一把火扇。每年五月端午节时,全村寨成员都要集合于水潭前祭祀火神,杀猪祭祀,才能把火神煽起来。此外,在村东一棵榕树下,也坐着一只雄石狮,雌雄二狮都是起着“镇火神狮”作用。

图29﹣2 施甸何元乡莽王寨镇火神狮

山神祭仪 对地处滇西南高原契丹人来说,祭山神是他们重要的祭仪,自古契丹人起,便对高山有神秘感,认为高山是通往上天的路,又是神灵住所,祖先灵魂和鬼魂的住所,在契丹族的辽皇室贵族便有祭木叶山和黑山之俗,前者是祖先灵魂归宿地,后者是鬼魂所在地,契丹族的“祭山仪”早在辽遥辇胡剌可汗时就已形成定制。

云南契丹人对山神、土地神的祭仪是在农历二月初二。每个村寨山坡都建盖有一间小石室,里面刻有两尊“天王地母”石像,每到祭日,全村父老齐赴山神庙前祭山神、土地神。凡事“契当”要备办一头火烧全猪,焚香,祭后聚餐。而居永德的契丹人祭山神,是在秋季玉米成熟季节,由全村父老在村前一棵巨树下杀猪祭祀,将猪骨拴于树上,每户还在玉米地四边各搭一个小土台,供玉米、酒饭,请山神前来用餐,保佑庄稼丰收。

图29﹣3 施甸山区“本人”土主庙

植物崇拜是由原始社会时人们在物质生活上的条件所决定的。契丹人认为森林中的各种植物和栽培的各种谷类,都是天神所赐,对其十分崇拜。在民间主要有祭树神、五谷神、苗神、穑神和谷娘等。

祭树神 每年农历五月二十六日,全村备猪一头,带香纸、供品,到村外一棵神树下杀猪祭祀,以保佑山林茂密。

祭五谷神 每年农历六月二十四日与火把节同祭,需备米二筒,大麻一束,酒一罐,祭五谷大神,祈求谷神保佑五谷丰登。

祭苗神 每年六月二十六日祭“苗神”,当天,杀猪一头,焚香烧纸,举行赛马比赛,傍晚,耍火把,烧田禾害虫。

祭穑神 居昌宁、永德的契丹人盛行祭穑神,由“契当”主祭,选择村外一棵巨树作穑树,用一头大牯子牛和猪、鸡作祭品。推选一位单身男子,身背红背箩,内放五谷(即稻谷、玉米、麦子、豆子、高粱)、五金(即金、银、铜、铁、锡)、五香(即沉香、檀香、丁香、藿香、木香),将大牯子牛牵着绕穑树三转后,杀之。然后献生牛、熟牛肉各三碗,祭献穑神,祈求谷物丰收。

祭谷娘 契丹人于每年春耕播种前,耙整好秧田后,备米、酒、肉,及猪尾巴一根,往稻田祭祀,认为祭祀过的秧田才能播种,秧苗才长得好。开秧门,即栽插前日,杀鸡一只祭山神,拔一束秧苗,备熟鸡蛋、米、酒、肉,香钱祭品,到秧田进水口处祭大田,祭后才栽插。祭大田后,将所剩祭品带回家中,以祭开垦土地的老祖神,求老祖神保佑风调雨顺。待谷物成熟,缅怀革命先烈开镰收割之际,取新谷穗数束,捣成米,蒸熟后,一起与腊肉、米、酒、香钱等祭拜天地诸神,感谢诸神赏赐,全部祭谷娘后,谷物才长得饱满,才能开镰收割。

2.灵物和偶像崇拜

灵物与偶像崇拜是原始宗教的最高形式。灵物崇拜是对某些物品的膜拜,相信这种灵物具有使人增强抵抗敌人、战胜邪恶力量的能力。灵物崇拜是在自然崇拜的基础上发展而成的,但与自然崇拜有很大差别。契丹人的灵物崇拜表现于“观音盛会”及祭“阿哑塞神”“猪神”“房神”“路神”“桥神”等。

跳会 亦称“观音盛会”或“赶庙会”。每年农历二月十六、十七两日举行。施甸摆榔乡契丹人庙会是在德斋寺(已毁)举行,木老元乡是在阿林寨观音寺举行。跳会时,由管事“契当”备办素食,群众举伞幡,敲铓锣,耍九节龙,跳舞,朝贺观音老母,祈求天下太平。

祭阿哑塞神 契丹人所言的“阿哑”是一种青铜双剑(已失传),“塞”即社神,“阿哑塞神”意译是“村社的青铜剑保护神”。塞神并不统一,施甸木老元乡哈寨塞神是棵巨树(已被砍伐),阿林寨塞神是一对岩石,叫“玉璞皀”(现仅存一块),木老元村塞神为犀牛角。每年农历三月初三日,由执事“契当”主持祭祀,祭前,选派一人舞“阿哑”神剑,祭仪在庄严肃穆的气氛中举行。祭仪中不能讲话,特别禁讲汉话,认为讲了汉话,阿哑塞神会飞来追人,并呼叫契丹人赶快护寨。

祭神时要用二十一枚鸡蛋和米、酒煮一锅饭,然后塞满二十一鸡蛋壳,用稻草穿起挂在阿哑塞神祭坛前,请选定的人双手恭捧阿哑塞神直退三步,舞蹈三次,不能转身,再放回原位。全部祭品由两位执事“契当”在村外食用,不带回村。契丹人认为祭神后,人畜清吉。到四月初四,再祭一次阿哑塞神,祭仪与三月初三同,只是供品是猪、鸡,祭后,祭鸡由“契当”共享,祭猪全寨分享。[9]

祭猎神 居永德、施甸的契丹人认为狩猎前要祭猎神,始能打到野兽。在分兽肉时,凡打中野兽者可分得兽头,其余兽肉平均分到各户,带有原始共产主义色彩。

祭房神 契丹人认为房屋都有房神,因而在新屋落成时间,要请长辈和管事举行一系列祭房仪式,首先是请“风水先生”瞧地基,选建房吉日。在各道建房工序时,首由木匠师父念吉语,立梁柱要杀一只红公鸡,说六句吉利语,梁柱穿斗好,要供谷花鸡一只,木马一匹,豆腐干片若干以及角尺、墨斗、墨签等,横梁正中用红纸贴着“圆木大吉”四个大字,旁贴“新建之禧”等。在竖房贴、上横梁时,主人便将一只公鸡赠与木匠师父,师父即贺新屋建成。横梁上好后,主人即撒米,摆出酒、茶和各种水果,招待前来祝贺的宾客,客人也赠些镜屏、对联、食品等向房主恭贺,歌手即兴唱颂歌。傍晚,客人始散。

偶像崇拜 这是对灵物崇拜的进一步发展。偶像是在历史上对外斗争中涌现出的民族英雄,或是本民族的始祖,这种偶像是经过人工塑造加工而成的灵物,它把自然的灵物更加形象化。人们相信偶像就是神灵,能降灾造福,因而崇拜他。契丹人进入云南后,崇拜的偶像是莽成龙、蒋氏娘娘和其他民族英雄。

莽成龙 亦称“莽成”。是云南契丹人一世祖阿苏鲁后代子孙,因称反明廷统治,被明军捉住,绞死于施甸由旺绞处山头。后来朝廷查知其反明并非事实,给予平反昭雪,被子孙追封为土主。于是莽姓子孙并在由旺西山半坡修建一座土主庙,每年举行隆重祭祀,至今香火不断,施甸县人民政府已把该土主庙列为本县保护的四大古寺之一。

蒋氏娘娘 她被施甸契丹人奉为“老祖太”,由于“嫁”给城隍老爷,也称“城隍娘娘”。据说她人很贤惠,犹如圣母。她于二月初九去世,契丹后裔将该日定为“老祖太”的斋醮大典,详情已在道教一节中叙述。[10]

3.图腾崇拜

图腾被当作是民族或部落的标记和名片,是原始宗教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图腾崇拜是与自然物、动植物、灵物与偶像、祖先等崇拜互相结合起来的一种宗教形式。古契丹族便把图腾作为他们民族保护神,在盛大的祭祖或出征活动中,都要用牛马作为祭品,而落籍于云南的契丹人虽未把野兽作为民族图腾,但仍保留着对青牛、白马、海冬青等相类似的图腾崇拜。

云南契丹人对牛马的崇拜,表现在严禁杀牛马,禁食马肉、牛肉。如果黄牛误踏入厅堂,会认为是大不吉利,定会遭“破蹄”(即破财之意)之灾,要杀鸡、摆酒肉、供财神后,始可重开财门,或者将白马牵入中堂,来解牛蹄,因马蹄呈圆状,象征元宝,预兆可给主人带来财富。此外凡属虎、龙两日,厅堂门外横栏要挂一块红布,杀鸡一只供财神,到凌晨时,由家中两个童男女打开财门,并预防黄牛入内。契丹人对牛马的崇拜,还表现在蒋姓宗谱中至今还保留着《青牛白马图》,所持之者,便成为当地所有契丹人的直系亲族。

海冬青在古契丹时便是契丹人崇拜的狩猎物,凡是出巡、狩猎都离不开它,这种习俗一直保存到今天。至今施甸、昌宁等地都还养鹰和开辟打鹰场,他们把老鹰当作神圣的猎物。今施甸木瓜榔蒋氏宗祠的照壁上还绘着一只昂首而视的雄鹰和一匹奔驰在大草原上的骏马,契丹人一直将其作为图腾崇拜。[11]

图29﹣4 施甸县交邑村中养的鹰

4.祖先崇拜

祖先崇拜与自然崇拜和图腾崇拜并列为原始宗教的三种主要崇拜形式,其中尤以祖先崇拜离人类的现实生活最近。祖先崇拜主要有对氏族、部落、部族和宗族祖先的崇拜,是原始人类自我意识增强的具体表现。祖先崇拜产生以后,依附于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得到广泛的传播,对人类影响最为深远持久,通过祖先崇拜这根神圣的血缘纽带,维系了人与人之间彼此认同互助的伦理价值取向。

古契丹族在辽皇时期,不仅用青牛白马来祭奠自己的祖先,也祭奠父母和亲人,表示对死者的哀思,以作为联系血缘纽带的最好方式。随元军征战云南的契丹将士并没有忘记他们是辽皇耶律阿保机的后代,把元末明初任施甸长官司正长官的阿苏鲁作为落籍云南的契丹始祖来供奉,同时也供奉各宗族的老祖宗和本民族英雄。

云南契丹的祖先崇拜仪式,可归纳为公祭和私祭两种形式。公祭为全宗族成员和官方代表共祭;私祭,即个体家庭主祭,具有三种表达方式:一种是祭祖,一种是供“神主盒”灵位,一种是供祖先牌位。

祭祖 云南契丹人传统祭祖日期是每年春节、清明、七月半、十月招、腊月献祖坟等。

春节祭祖 每年除夕晚,杀鸡一只献“口是生非”神,焚香、烧钱纸,祈求祖先保佑全家清吉平安。初三至初五早晨,供酒、肉、饭祭祖。

清明 到这天,各家带酒缅怀革命先烈、肉、饭上山扫墓,插杨柳,献给祖先亡人。

七月半 亦称“七月招”。每年七月初一午后四时,户户接亡魂,被认为是阴曹地府放假半月,让亡魂回阳间看望子孙。祭祖时,将供品供于门外,焚香纸,口念三次“亡魂归来,请你用餐”。餐毕,将供品供于神龛前,十四日晨送祖返阴间。

送祖 契丹人为追念祖先,又于八月二十三日接祖,献供品、点香烛,请祖先回来;到二十四日上午送祖,各户自带酒肉供品上山祭坟,意思是将老祖亡魂送回山上。

十月招 契丹人于每年十月初一至十五日祭祖,称“十月招”,家中要备办供品前往墓地祭祖。

供神主盒 契丹人的祖先崇拜和祭仪虽带有一些迷信色彩,但实际上是对远古契丹始祖的怀念,也是增强契丹人团结一致的内聚力。施甸姚关的契丹人,曾设计一种过“神主盒”,以长缅怀革命先烈期供奉自己的祖先。做法是,老人逝世时,要制一具木盒,盒高35厘米,宽15厘米,盒底称神座,盖称神顶,两旁称神耳,中间雕刻两扇格子门,将门打开,内置两块木神位,牌位写祖先出世、逝世年月日和岁数。左边木牌是男性祖先灵位,右边木牌是女性祖先灵位。

神主灵位盒制好后,请洞经乐队奏乐,由孝子领头牵一匹马,后跟亲属和乐队,前往“点主官”家。担任点主官者要选具有官职的富贵人家,在他家吹奏洞经后,请点主官上马,孝子向点主官行三叩九跪礼,将点主官接回家中,庭院搭一台子,上摆一张四方桌,桌上放笔筒,插毛笔,摆一个红珠盒。点主官穿长衫马褂,戴瓜皮小帽,孝子披麻戴孝,穿草鞋,持哭丧棒,跪于台下,由掌礼(司仪者)唱礼:“请点主官高升恭坐,孝子就位”,“举哀”,“止哀”。掌礼取下毛笔曰:“请点主官赞扬。”点主官当场作诗赞扬死者生前功德,应用针刺孝子手上,将毛笔蘸血点于“神主牌”上,在“王”字头上点一点,即成“主”字。点过血后,掌礼曰:“笔后代。”点主官便将笔举于头部再弃于地,意为今后子孙才兴旺发达。

点主官走下台,掌礼曰:“孝子入幛。”孝子跪地,执事将牌位放入“神主盒”内,递给孝子,孝子跪接,供于神龛,祭仪完毕。

担任点主官者,要会写“墨牌”。墨牌上写死者功德,类似墓志铭,红缎写死者“官衔”,然后将墨牌挂于竹篦扎的木架内,与狮、象、马鹿、金童玉女一起摆在庭院外。次日,将墨牌和铭金(指狮、象等)挂于厅堂神龛前,待送葬时,一起送于山中。埋葬后,原件送回家中供奉,而陪送殡的马匹,要放于山上,次日始牵回,意思是放马给亡人骑。[12]下面以姚关蒋世芳夫妇牌位为例:

图29﹣5 蒋世芳夫妇牌位图

注:牌位在“神主”前神字缺一竖,暂为“”,主字缺一点,暂为“王”,点主为孝子刺出手指血,点主官填上所缺的一竖一点。

云南契丹人每家的祖先神龛上都供奉着祖先牌位,虽写法各异,但内容大体相同。一般是牌位分三帖,正中是供“天地国亲师位”,左边是供“灶君”神位,右边是供宗祖神位,整帖两侧是一副楹联。笔者曾具体考察过隆阳、昌宁、施甸、腾冲、永德的契丹祖先牌位,写法不一,今将施甸太平乡一碗水契丹老人蒋蔚才家的祖先牌位抄录于后:

图29﹣6 蒋蔚才家祖先牌位图

注:“耶律”系指耶律氏之耶律阿保机,“阿莽蒋”系指落籍云南契丹人的姓氏。1992年6月16日记录。

东南亚新闻网
股权架构设计(一)股权结构有哪几种类型?4×4股权结构你铁定不知道股票公司 如何区分正规股票配资公司和骗子?bbi 股指期货里的bbi是什么指标,谢谢基金估值 基金如何估值?今天股市怎么了 收评:如何看待今天A股的大跌?我有话要说,下周一股市怎么走?上海亚虹 泸市带有上字的股票000830 鲁西化工 000830 近期怎么操作 6.7元买的银轮股份 谁知道台州的银轮股份,到底是什么回事,工厂是不是卖不出去货?博彦科技股票 博彦科技股票高送转吗伞形信托 信托公司的伞形私募5g手机可以用4g的手机卡吗 5G的卡可以装4G手机上使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