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史故事南诏前期的社会经济_唐宋民族史

南诏前期的社会经济_唐宋民族史

时间:2019-07-04历史故事

南诏前期的社会经济_唐宋民族史

一、南诏的疆域与行政区划

唐朝封皮罗阁为云南王时,其境界不超出今云南大理白族自治州的范围,经过约半个世纪的扩张,尽有今云南之地。其开疆拓土的过程是:在东部地区,天宝四年(745年)左右,南诏进占爨地,与唐发生争执。天宝九年(750年)攻占唐姚州都督府及其所辖区域。天宝十年(751年)唐收复以安宁城为中心的地界。天宝十五年(756年)唐因西洱河之役失利和安禄山之乱,被迫放弃安宁城,南诏重新占据爨地,并于此地设置“城监”,安置离散。广德元年(763)吐蕃大举寇唐,不仅取河西、陇右之地,又攻入长安,扶立傀儡。在西南,则攻陷松、维、保三州及云山、新筑二城,剑南西川诸州全为吐蕃占据。南诏阁罗凤利用唐朝狼狈失据的窘境,于这一年进次昆川(今云南昆明),审视滇东形势,自言“河山可以作蕃屏,川陆可以养人民”,[33]于赞普锺十四年(唐永泰元年,765年)命长男凤伽异于昆川建置拓东城(今云南昆明市),阁罗凤与凤伽异分治西、东二城,称为“二诏”。南诏置拓东城为别都,以重兵镇戍于此,统治西爨地区,威慑其东南广远之地。此时“东爨悉归,步头(今云南元江)已成为内境。”[34]

在西部地区,盛罗皮在位时,南诏已取永昌(今云南保山)地区,建置拓俞城。唐肃宗宝应元年(762年)冬,阁罗凤认为寻传“畴壤沃饶,人物殷溱,南通北海,西近大秦,开僻以来,声教所不及,羲皇之后,兵革所不加”,[35]便亲与僚佐率领兵众,向西征抚,对投降者抚慰安居,对抵御者征剿杀戮,于其地择胜置城,“裸形不讨自来,祁鲜望风而至。”[36]寻传即今景颇族,其居地在今云南德宏州及缅甸北部克钦山。裸形蛮在寻传蛮以西,称之为“野蛮”,“其男女遍满山野,亦无君长,作栏舍屋。多妇少男,无农田,无衣服,惟取木皮以蔽形。”[37]祁鲜为裸形以西的蛮夷,其居地称为祁鲜山,其地在丽水城(今缅甸达罗基)与苍望城(今缅甸八莫)之间。

在南方,阁罗凤,“建都镇塞,于银生黑咀之乡。”[38]即在今云南思茅、西双版纳地区,建置银生城(今景东县)、开南城(今景东文井)等,控制其南方诸部,其势力达于今老挝及泰国北部,所以《南诏德化碑》说:“南荒涛凑,覆诏愿为外臣。”(www.tshiny.cn)在北方,南诏于赞普锺五年(唐天宝十五年,756年)与吐蕃联合,利用安禄山据河洛反叛,唐玄宗入蜀避难之机,派大军将七人、清平宫一人,与吐蕃宰相和节度使二人,大举进攻唐州(今四川西昌)。阁罗凤亲帅太子进围会同城(今四川会理)。会同将官举城投降;越城被攻陷。南诏在州地区大肆抢掠月余后,即弃城而返。唐在南诏退兵后,复置越,以杨廷为都督,兼顾台登(今四川泸沽)诸城。阁罗凤于赞普锺六年(唐至德二年,757年)派遣长子凤伽异驻军泸水,令大军将杨传磨侔等与军将欺急历如,数道齐入,再次攻陷越、台登,杨廷被俘,南诏长期占据此地,建塞筑城派兵驻守。

当南诏征服五诏时,吐蕃仍占据南诏北方的浪(今云南洱源)诸地,直至贞元十年(794年)南诏在唐的支持下攻破剑川(今剑川)、铁桥(今中甸塔城),才将势力拓展到大渡河南岸。

从天宝年间,到贞元十年(794年)以后,南诏疆界不断扩大,东部以今云南昭通、贵州遵义、贵阳与唐黔中郡为界,东南以贾勇步(今云南河口)与唐安南都护府为邻,南方与女王国(今老挝)接壤,西南与骠国(今缅甸)交接,西南直至恒河南岸的磨伽陀(今印度比哈尔邦),与天竺相望。

南诏的政治区划。樊绰《云南志》所记为六赕、八节度。《新唐书》所记为十赕、六节度、二都督。两书所记载的政区不同,为南诏两个时期的情况。樊绰《云南志》所记为贞元十年(794年)间的建置,《新唐书》所录为乾符六年(87起点人体艺术9年)间的建置,两者相距八十年。这八十年间,南诏社会发生很大变化,从社会经济上看,生产有很大发展,封建制度已经确立,故其政治区划也相应变更。其中心区域由六赕增至十赕,赕即州,这十赕是:云南赕(今祥云云南驿)、白崖(又作勃弄赕,今弥渡)、品澹赕(今祥云县城)、川赕(邓川)、蒙舍赕(今巍山)、大厘赕(今大理喜洲)、苴咩赕(今大理县城)、蒙秦赕(今漾濞)、矣和赕(今大理太和)、赵川赕(今大理凤仪)。十赕为南诏的首府直辖区域。

南诏的七个节度和二都督是:

1弄栋节度:治于弄栋城(今姚安),所辖地相当于今楚雄彝族自治州。

2拓东节度:治于拓东城(今昆明),管辖西爨故地及南境,相当于今昆明市、曲靖、昭通、玉溪、红河等地区。

3剑川节度:治于剑川城(今剑川),其辖区相当于今剑川、洱源、鹤庆、云龙诸县及丽江地区。

4铁桥节度:治于铁桥城(今中甸塔城),其辖区相当于今迪庆州。

5永昌节度:治于永昌城(今保山),其辖区相当于今保山市、德宏州、临沧市。

6银生节度:治于银生城(今景东),其辖区相当于今普洱市、西双版纳州、缅甸景栋、老挝北部、越南莱州。

7丽水节度:治于丽水(今缅甸达罗基),其辖区相当于今缅甸北部。

8通海都督:治于通海镇(今通海),统摄通海以南至贾涌步(今河口)与步头(今元江)间的广大地区,相当于今红河州、文山州。

9会川都督:治于会川(原名会同,今四川会理),统摄州(今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广大地区。

南诏疆域内,还有三个边缘地区,是南诏势力所及但不归节度、都督所直接统治,而实行羁縻的地区。这三个区域是:

1东爨诸部:南诏得曲州(今昭通)、靖州(今镇雄、威信)故地,其势力达石门镇(今盐津南),但实际上反能直接控制从制长馆(今马龙馆)至石门共十六日路程的交通沿线。当地爨部首领各据一方,争长称雄,在兼并争夺过程中出现了乌撒、茫部、闷畔等四个强部,据有今昭通、威宁、镇雄、东川等地。

2昆明诸部:唐朝时的为昆明族所据,这些昆明族为汉晋时的起点人体艺术木耳夷,与洱海的昆明人同名而异族。天宝末年后,南诏兵据昆明,并以此为据点,侵扰唐黔中、播州,但南诏在此区域的统治并未深入,仅羁縻而已。

3东蛮诸部:在嵩州北部偏东地区,居住着勿邓二十姓、两林九姓、丰琶二姓,总称东蛮。勿邓在今四川越西、喜德、冕宁等地;两林在今甘洛、洪溪等地;丰琶在喜德以东,昭觉以北的山区。天宝十五年(756年),南诏与吐蕃合力攻陷州,吐蕃即据有东蛮诸地,贞元年间,吐蕃被击败,唐四川节度使不能再控制这一地区,为南诏势力所及,但未能建立直接统治。

二、南诏前期的社会经济

南诏疆域辽阔,民族众多,社会经济发展颇不平衡,滇池与洱海地区生产力水平较高,其他地区则较为落后。

在南诏统一政权建立以前,农业在西洱河蛮的经济生活中已占主导地位,农作物有稻、麦、粟、豆等,耕种方式、收获产量与中原大体相同。此外,还有各种蔬菜和水果的栽培。育蚕抽丝、种麻织布是西洱河蛮社会经济的重要副业,已能生产、绢、丝、布、麻等手工纺织品,并有染色的“绯帛”,但布幅仅宽七寸,纺织工艺水平还没有达到中原的先进水平,牲畜有牛、马、猪、羊、鸡、犬,畜牧业生产在人们的经济生活中已不占主导地位。当地已有城郭村邑,出现了杨、李、赵、董等名家大姓。一夫一妻家庭成为社会的独立经济单位,他们有自己的房屋、园地、禽畜,并能占有田业,收获物完全归己。蒙舍诏和蒙诏虽属生产较落后的乌蛮,但社会经济也以农业生产为主,他们所在的阳瓜州(今巍山)土地肥沃,适宜稻禾的生长,又有大池塘,周回达数十里,盛产鱼及菱芡等物。当地“邑落人众,蔬菜水菱之味,则蒙舍尤殷。”[39]

昆明蛮则以畜牧业为主,他们随水草迁徙,夏天把牛羊赶到高山放养,冬天又迁到河谷游牧。洱海地区土壤肥沃,水源充沛,为农业生产提供了良好条件,主要种植稻。磨些蛮的畜牧起点人体艺术业较发展,牛羊居多,一家即有羊群。男女衣着用羊皮制作。

南诏统一云南以后,社会经济有了较大的发展,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唐朝先进生产技术与文化的直接或间接影响,以及南诏采取大规模的移民措施。阁罗凤在征服爨地后,派遣昆川城使杨牟利重兵围胁西爨,强迫二十余万户白蛮徙居永昌地区(今保山、德宏),较为落后的乌蛮自山林深谷移居肥沃的西爨故地。贞元年间,异牟寻将弄栋白蛮迁往永昌城,将河蛮迁往拓东(今昆明)及云南东北,还把成千上万落后的“汉裳蛮”“施蛮”“朴子蛮”和“骠国人”等先后迁至滇池区域。这些移民措施,主要是为巩固南诏对各地区不同民族的统治。与此同时,又促进了南诏境内各地区不同民族间的经济文化交流,推动了社会经济的发展。如先进的白蛮迁移到较落后的滇西、滇东北,对当地社会经济面貌的迅速改观起到了直接的推动作用,乌蛮等部落迁移到自然条件较好、农业较发展的滇池地区,很快从游牧经济发展为农业经济,提高了其经济文化水平,缩小了各地区各民族间经济文化上的差异。

自公元8世纪中叶起,南诏的大部分地区,北起曲州(今昭通)、靖州(今威宁),南到宣城(今元江)、东起石城(今曲靖)经滇池、洱海,西至永昌(今保山),“邑落相望,牛马被野”,[40]皆以农业为主,耕耘水田,种植稻谷,兼种豆、麻、黍、稷。水稻每年一熟,收获后栽种大麦,在冈陵上种植小麦,小麦与大麦同时收刈。这是中国农业史上,最早实行复种制、一年两熟的地区。除此,在山地上还开垦了许多梯田,经营得相当精好。耕田使用二牛抬杠,一人在前面牵牛,一人在中间持按犁辕,一人在后面秉耒。

为发展农业生产,南诏很重视兴修水利。滇池和洱海地区已有较好的灌溉系统,“浇田皆用源泉,水旱无损。”[41]“鰈塞流潦,高原为稻黍之田;疏决陂沱,下湿树园林之业”。[42]

除农田生产外,还栽植桑、柘、麻、竹、桃、李、橘、木棉、荔枝、槟榔、椰子等。“村邑人家,柘林多者数顷,耸干数丈。”[43]柘林用以养柘蚕,用柘蚕的茧抽丝,可纺丝绫,亦织为绵及绢。男耕女织,栽桑养蚕,已成为典型的家庭经济模式,盛称“家饶五亩之桑,国贮九年之廪。”[44]

普遍饲养牛、马、猪、羊、鸡、犬,因水草深肥,黄牛居多,体大犍肥,繁殖颇快,一家便拥有数十头。通海以南有成群的野水牛,一群多达二千头。开南(今思茅、西双版纳)等地还驯养大象,一家数头,代牛耕田。南诏各地皆产马,洱海地区养马多筑厩置槽,东爨诸地,实行野放,不置槽枥。越赕(今腾冲)地区的马,特别善于奔驰,日行数百里,世称“越赕骢”。洱海、滇池、抚仙湖等天然湖泊盛产鱼类、雁、鸭、水扎鸟等,为南诏的渔猎业提供了良好条件。蒙舍(今巍山)人工池养的鲫鱼重达五斛。银生地区(今思茅、西双版纳)诸山产茶,为南诏居民的主要饮料,用椒姜桂和烹而饮。

冶铁、炼钢、炼铜颇有发展。所造刀枪剑戟,坚韧锋利,闻名于世。铎,尤为锋利。郁刀在锻造时用毒药、虫、鱼之类加工,又淬以白马血,人被击中即刻身亡。南诏人人用剑,不问贵贱,剑不离身。金山、长傍川、金宝山等地产金,金同川等地出银,诺川等地出锡。

煮盐业在南诏经济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有安宁(今昆明安宁)、泸南、昆明(今四川盐源)等盐井。制盐方法落后,先取咸水浇在柴禾上,用火将柴烧成炭,再从炭上取盐。贞元十年(794年)后,南诏夺取唐朝的昆明盐井后,才学会了内地先进的制盐法。南诏本土没有货币,以物易物,常以盐作为一般等价物,盐在交易中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土地属于南诏所有,南诏对臣下实行分封授田制度。清平官以下,都有官给分田,上官授田十双,[45]相当于汉制半顷;上户授田三十双,相当于汉制一顷五十亩。中户、下户各有差降。得到分田的官员或人户,除下户可能自耕外,都把田交给“佃人”耕种,每一佃人所佃租耕种的田地多少不等。佃人耕种的土地,有明确的范围,称为“佃疆”(相当于领主的庄园),其面积连延可达三十里。在“佃疆”内,领主又派“监守”督促耕种,监察收获,即根据“佃人”全家人口数目留下口粮及来年的种籽外,其余全部上缴官府。“监守”不得任意勒索、骚扰佃人,如发现监守、蛮官向佃人索要酒饭,将受到“杖下垂死”的惩罚。佃人有自己独立的经济,春夏忙于农耕,秋收后参加军事训练,如遇有战争,须应征入伍,作战时自带米粮鱼脯、武器甲胄,有的还得自备鞍马。

由于南诏社会生产力较为发展,主要农业区的生产已和中原接近,所以,南诏社会尽管存在或多或少的奴隶制因素,但从公元8世纪中叶后,封建领主制已成为主导的生产关系。

三、南诏的政治体制

南诏的政治体制深受唐朝影响,虽不完全相同,但也相差不远。

最高首领是国王,称为“南诏”。南诏在宫殿上坐西向东,自称为“元”,呼诸臣为“昶”,诸臣对南诏只自称官衔不称臣。南诏的亲兵称为“朱弩苴”(“苴”意为腰带)。南诏有妻妾数百人,总称为“诏佐”。王后叫“信么”或“九么”,妃叫“进武”。只有南诏宫廷内才得使用金银餐具,其余官将只能用竹制餐具,贫贱者只能用手抓食。

南诏之下设清平官六人,每日与南诏参议境内大事。从六人中推举一人为“内算官”,代南诏判押处置文书,设两员副官协助。

设大军将十二人,与清平官同列,每日与南诏及清平官共同议事。军将为军事高级将领,分为诏亲大军将、大军将、军将三等。大军将在朝内随清平官议政,出外镇守重要城镇担任节度使,如有突出的功劳,可晋升为清平官。清平官、大军将有妻妾数十人。

设“外算官”二人,由清平官或大军将兼领。外算官统领“六曹”。“六曹”的文书应当行下的由外算官决定,与六曹文牒行下。外算官相当于唐朝的尚书省。

“六曹”,相当于唐朝的六部。这六曹是:兵曹,主管军事;户曹,主管户籍、赋税;客曹,主管官园、祭祀、礼乐等;刑曹,主管司法刑律,工曹,主管营造、河津、桥梁等;仓曹,主管仓廪储藏。各曹设曹长一人。成绩卓著的曹长,可迁补大军将。又设断事曹长,主管缉拿推鞫盗贼;军谋曹长,主持阴阳占侯。设同伦长两人,各有副都,主月终唱示。

南诏政区为首府(六赕),六节度,设节度使统领一方。各地方,凡一百家以上设“总佐”一人,一千家以上设“理人官”一人,一万家设“都督”一人。“理人官”的办事机构是“村邑理人处”,是南诏最基层的政权组织。

四、南诏兵制

南诏的文武官员,均按等级得到分田,因此每家的丁壮都有当兵作战的义务,“壮者皆为战卒,有马者为骑军”,每年发给“韦衫裤”。各地兵卒,以邑落远近,编为东南西北四军,各军旗幡起点人体艺术的色彩不同,每军一将,或统千人,或领五百人。四军又置一军将统领。凡有敌军入境,以当地的军将率领兵马抵御。

南诏实行兵农合一的“乡兵制”。丁壮们平时耕田种地,每年十一、十二月,农事完备,兵曹长行文书分发境内城邑村落,分别按照四军的编制,集合队伍,操练武艺,检查武器装备,犹如大敌当前,十分严格。宝剑、甲胄、腰刀、弓箭、枪戟等,都必须犀利坚固,如有一事不完备,就被判为“有罪”而严加惩处。

南诏还从望苴子蛮、裸形蛮、朴子蛮、寻传蛮、金齿蛮、茫蛮等部征调少数丁壮编制入伍,参加战斗。

虽说是“乡兵”,但平时训练十分严格,入伍要进行严格考试。马军的考试为“五次上”:射中靶子为一次上,射中双庶子为一次上,四十步外跑马击柱、射中靶子为一次上,盘枪百转无失为一次上,能算能书为一次上。步兵考试的“五次上”是:攀登点苍山为一次上,跳过一丈三尺的坑为一次上,在急流中游水二千尺为一次上,舞剑为一次上,负一石五斗米行军四十里为一次上。

在“五次上”考试中,一一通过者方得入伍。成绩优秀获得“上次”者,可补为“罗苴子”。“罗苴子”又称四军罗苴子,为精兵,戴朱兜鍪,负犀皮铜股排,跣足,走险如飞。每一百个罗苴子,设一个“罗苴佐”统管。优秀的罗苴子可被选入负排,负排是南诏及诸镇大将军等高级官员的随身卫队。

在王宫中设“羽仪军”,全部由清平官的子弟充当,常在南诏左右护卫。羽仪军设羽仪长,可佩剑出入宫廷,虽不得掌管公事,却是南诏的心腹亲信。

凡出兵征战,每个士兵各携带粮米一斗五升,鱼脯若干,此外别无给养。士兵担心粮尽挨饿,又求战心切,故在境外作战时,准许劫掠。每次作战,南诏都派遣清平官或心腹一人在军前监视,将军卒的表现一一记下来,向他们汇报,凭此以定赏罚。作战时,罗苴子在前,其次是弓手,再其次是马军,马军三十骑为一队。这一次序,定为常制,不容交错,否则视为犯令。军法规定,士卒受伤,若面前受刀箭伤,准许治疗休养;倘若背后伤刀箭,视为临阵逃脱,当即处死。军将犯令,轻者杖五十至一百,更重者流放到偏远的瘴疠之地。南诏规定“诸在职之人,皆以战功为褒贬黜陟。”[46]

南诏的军事体制深受唐朝府兵制的影响。兵士来自农民,兵农合一,平时务农,农闲教练,平时番上宿卫,战时征战攻防等,都与府兵制相类。当唐朝的府兵制被破坏,并废除之后,南诏的兵制却显示了活力。这是南诏与唐朝在西南地区争斗中在军事上处于优势的原因之一。

东南亚新闻网
丁咚买菜,完成了3.3亿美元的D+轮融资。4月,他刚刚完成7亿美元的D轮融资。中国人寿将继续增持a股。因股价连续10个交易日低于1元*ST,老鹰表示该股可能被终止。唐嫣证券交易所打掉了中国投资者的专属珠宝。每天购买新鲜食物被指责为争夺谁的奶酪被新鲜电子商务第一社区群买走。160亿元的市值化为乌有。曾经,“影视借壳第一股”锁定在“1元退市”!中国股市观点:关于IPO的传闻很多,比如丁咚天天买菜,天天享受新鲜食物!谁将成为生鲜电商第一股?谁是生鲜电商第一股?丁咚购买食品,并与每日卓越新鲜度同步更新发行价区间。獐子岛困境:岛民5年未支付给外国家庭的红利可以追溯到1956年。传统电商加社交电商体系建设。当天递交招股书也继续亏损。每天买菜怎么讲资本故事?新鲜玩家要面对行业痛点IPO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