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史故事吐谷浑的兴起_唐宋民族史

吐谷浑的兴起_唐宋民族史

时间:2020-07-04历史故事联系我们

吐谷浑的兴起_唐宋民族史

一、吐谷浑的兴起

吐谷浑原为人名,是辽东鲜卑慕容部酋长涉归的庶长子。涉归一名弈洛韩,有两个儿子,庶长子名叫吐谷浑,嫡子名叫若洛蝅(又作弈洛)。涉归率部落游牧于徒河流域(今辽宁锦县西北);分出一千七百户隶属于吐谷浑,让其放牧。涉归卒,若洛蝅继为酋长,统领该部落,称为慕容蝅。据说,两部因马斗相伤导致不和,吐谷浑便率部向西迁徙,实际上是两部落之间争夺继承权的斗争。吐谷浑因是鲜卑庶长子,“理无并大”,[1]失势后败走,率领所部西附阴山,假道上陇,止于粃罕(今甘肃临夏粃罕山,即大力加山),以此为中心驻牧下来,驻牧于甘松以南,洮水以西,白兰山以北,其地域达数千里。当时,西北少数民族称他们为“阿柴虏”。

吐谷浑年七十二岁而卒,有儿子六十人,长子吐延继立为酋长,后被昂城(今四川阿坝)羌人酋长羌聪刺杀。临终前嘱咐儿子叶延要着力南保白兰山(今青海巴隆河流域布兰山一带),以此巩固并发展自己的势力。叶延在沙州(今青海省贵南县穆克滩一带)建立慕克川总部,始设司马、长史等官职。叶延因受汉文化的影响,根据《礼记》所载“公孙之子得以王父字为氏”的规定,遂以祖父吐谷浑为姓氏。从此,吐谷浑由人名转化为姓氏和族名。

叶延在位二十三年,三十三岁卒,由长子辟奚继位。当时苻坚统治的前秦国势正盛,辟奚遣使与其通好,贡献良马五十匹,金银五百斤。苻坚对此非常高兴,拜辟奚为安远将军。辟奚为人仁厚慈惠,但办事优柔寡断,三个弟弟乘机专权横行,其他官员和部众为之担忧,长史钟恶地与司马乞宿云共谋,诛杀了辟奚的三个弟弟。辟奚因此忧郁成疾,不再处理政事,遂立子视连为世子,掌管族内大政,赐号“莫贺郎”,意为父亲。不久,辟奚卒,视连继位。晋孝武帝太元十五年(390年),视连向西秦称臣,西秦王乞伏乾归拜视连为沙州牧、白兰王。视连死后由长子视罴继立。视罴颇有才略,秉性刚毅,处事果断,深感由于祖父、父亲的仁慈柔弱而遭受四邻侵掠的苦处。他继任后,便鼓励部众要当仁不让,“秣马厉兵,争衡中国。”[2]当乞伏乾归遣使拜他为使持节都督龙涸已西诸军事、沙州牧、白兰王时,他拒绝接受,并对使者说:“寡人承五祖之修烈,控弦之士二万。方欲扫氛秦陇,清彼沙凉,然后饮马泾渭,戮问鼎之竖,以一丸泥封东关,闭燕赵之路,迎天子于西京,以尽遐藩之节。”[3]乞伏乾归得知后为之大怒,因吐谷浑势力尚很强大,他只好隐忍未发,仍与视罴结好往来。晋安帝隆安二年(398年)九月,乞伏乾归认为时机已到,派遣秦州牧益州、武卫将军慕兀、冠军将军翟韫率二万骑讨伐吐谷浑。十月,乞伏益州与视罴交战于度周川,结果视罴战败,退保白兰山。视罴遣子岩岂为人质,向西秦请和,而西秦王乾归借机将宗女许配于岩岂。隆安四年(400年),视罴去世时,世子树洛千年仅九岁,只能由视罴的弟弟乌纥堤继立,并娶树洛干的母亲念氏为妻。乌纥堤本人懦弱荒淫,不能治理国事,被人们称为“大孩”,国事皆由念氏管理。念氏有胆有智,国人无不畏服。在乞伏乾归入主长安时,乌纥堤曾屡次发兵抄掠西秦。晋安帝义熙元年(405年)正月,乞伏乾归率大军击败了乌纥堤,俘获万余口,乌纥堤逃奔胡国[4],并死于其地。树洛干带领余众数千家走奔莫何川,自称车骑大将军、大单于、吐谷浑王。(www.tshiny.cn)树洛干继位时年仅十六岁,但他颇有经世之才,主张轻徭薄赋,信赏必罚,使众百姓能安居乐业。吐谷浑势力再次振兴,沙、誔诸戎皆前来归附。树洛干自称戊寅可汗,向诸部宣告:“孤先祖避地于此,暨孤七世,思与群贤共康休绪。今士马桓桓,控弦数万,孤将振威梁益,称霸西戎,观兵三秦,远朝天子”[5]。于是率兵东战,与西秦争夺霸权。乞伏乾归率二万骑迎战于赤水,树洛干战败乞降,乞伏乾归封他为平狄将军、赤水都护,封其弟吐护真为捕虏将军、层城都尉。义熙十三年(417年),西秦安东将军木弈干击袭树洛干,破其弟阿柴于尧杆川,俘获五千余口胜利而归。树洛干只好走保白兰山,因战败忧愤发病而死,当时其子拾虔尚年幼,由其从弟阿柴即立,自称骠骑将军、沙州刺史。阿柴兼并了氐羌诸部,拓地数千里,驻牧浇河(今青海贵德)一带,在诸羌中成为强国。

二、南北朝时吐谷浑与中原的关系

阿柴既立,曾带领群臣登上西倾山,探寻长江之源,他眼望长江东流之势大为感慨,说:“水尚知有归,吾虽塞表小国而独无所归乎!”刘宋武帝永初二年(421年),阿柴遣使降归西秦,秦王乞伏磐炽封他为征西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安州牧、白兰王,又于宋少帝景平元年(423年),遣使向刘宋政权进献方物。刘宋封阿柴为督塞表诸军事、安西将军、沙州刺史、浇河公。宋文帝元嘉三年(426年导热油电加热器),阿柴欲遣使向刘宋贡献,不料暴病而卒,临终前立乌纥堤之子慕为主。

慕颇有才略,他招集秦、凉无业之民及羌、戎等诸夷五六百落,南通蜀汉,北交凉州赫连导热油电加热器氏,部落日渐强盛。元嘉六年(429年)十二月,慕遣使入刘宋朝贡。第二年正月,刘宋诏拜慕为征西将军、沙州刺史、陇西公。魏太武帝时,慕遣使入魏朝献,并奉表以示归附。元嘉八年(431年)六月,慕派遣慕利延拾虔率骑三万袭击夏,俘获夏主赫连定,夏亡;八月,慕遣侍郎谢太宁奉表于魏,请求送赫连定入魏。魏封慕为大将军、西秦王,据有金城、陇西等郡。北魏太延二年(436年),慕卒,其弟慕利延继立。北魏拜慕利延为镇西大将军,仪同三司,改封平西王;封慕的儿子元绪为抚将军。慕利延继立后,继续与刘宋政权通好,宋文帝于元嘉十五年(438年),诏封慕利延为都督西秦、河、沙三州诸军事、镇西大将军、西河二州刺史、陇西王,元嘉十六年,改封为河南王,以拾虔弟拾寅为平西将军,慕利延的长子繁为抚将军。北魏以墓利延通好刘宋为借口,于元嘉十六年(439午)出兵攻克凉州以威相逼,慕利延见势大惧,率部众逾沙漠向西逃遁。魏太武帝以其兄破擒赫连定有功,导热油电加热器遣使前去抚谕,慕利延才得以率部返回故地,并遣使上表致谢。元嘉二十一年(444年),吐谷浑内部发生权位争斗,慕利延斩杀了阿柴之子纬代,纬代的弟弟叱力延又求救于北魏,魏太武帝派遣晋王伏罗率大军前去讨击。慕利延兄子拾寅退走河西,伏罗率兵追击,斩首五千余级。北魏太平真君六年(445年),魏太武帝遣征西大将军高凉王那等击讨慕利延于白兰山,又遣安远将军乙乌头击讨慕利延兄子什归于粃罕。吐谷浑闻魏军将至,弃地夜遁。高凉王那率军追击,出三危山,至雪山生擒了慕利延之子被囊及兄子什归等。慕利延向西入居于阗,杀死了于阗王,占据其地,此次死者达数万人。接着,远征宾等地。慕利延派遣使者至刘宋,进献了乌丸帽、女国金酒器、胡王金钏等物,刘宋赐赠牵车。元嘉二十三年(446年),慕利延率部众返回故土,这时的吐谷浑土地广袤,除总部设在沙州外,还有四座大城,分别建在清水川、赤水、浇河、吐屈真川。元嘉二十九年(452年),慕利延卒,树洛干之子拾寅立,建都邑于伏罗川(湟水上游),总部向西迁移,并遣使至刘宋呈贡请命,刘宋封拾寅为安西将军,西秦、河、沙三州刺史。与此同时,拾寅又遣使至北魏,表示愿奉修贡职,受魏廷正朔。魏太武帝遣使诏拜拾寅为镇西大将军、沙州刺史、西平王。拾寅同时受刘宋、北魏两政权的爵命,自恃距之险远,颇不恭命,北魏非常气恼。大明四年(460年),魏定阳侯曹安上表建议:“拾寅今保白兰,若分军出其左右,必走保南山,不过十日,人畜乏食,可一举而定。”[6]遂于当年六月,派遣征西大将军阳平王新成等督统万、高平诸军出南道,南郡公中山李惠等督统凉州诸军出北道,讨击吐谷浑。八月,魏军行至西平,拾寅果然走保南山。九月,魏军渡黄河予以追击,但时遇瘴气,兵卒中多数染疾疫,只好引军向后退还,获杂畜十余万头[7]。从此,魏与吐谷浑连年交战,拾寅多次战败,深感悔恨,决心复修藩职。遣使奉表朝贡,但北魏却置之不理。恰逢吐谷浑因天灾发生饥荒,又寇扰北魏边境,魏派遣平西将军皮欢喜率敦煌、粃罕、高平诸军为前锋,司空上党王长孙观为大都督再次大举征讨,入吐谷浑境内后,纵战马吃食其即将秋收的庄稼。拾寅非常窘怖,忙派遣儿子至魏军上表求降,魏军命令其子作为人质,让拾寅率部返回故土。从此,吐谷浑年年修职纳贡,臣属于北魏。太和五年(481年),拾寅死,世子度易侯继立。度易侯继承父业,不仅向北魏称臣纳贡,亦与南齐保持职贡关系,受南齐封爵。齐武帝永明八年(490年),度易侯死,子伏连筹立。[8]伏连筹继续与北魏与南齐保持朝贡关系,并受两国爵命。但魏孝文帝召伏连筹入朝时,他上表称病不至,却修筑洮阳、泥和二城,置兵戍守。文明太后驾崩,伏连筹又多失藩臣之礼。为此,魏派遣边将军卒进讨洮阳,泥和二城,俘获士卒二千余人,掠掳妇女九百余人,伏连筹迫于形势又遣世子贺鲁头入北魏朝贡。北魏诏封伏连筹为使持节都督西垂诸军事、征西将军、领护西戎中郎将、西海郡开国公、吐谷浑王。从此,“伏连筹内修职贡,外并戎狄,塞表之中,号为强富。准拟天朝,树置官司,称制诸国,以自夸大。”[9]后秦州城人莫折念生举兵造反,使河西道路断绝,吐谷浑与北魏间的往来亦为之受到阻隔。梁武帝大同六年(540年),伏连筹死,子夸吕即立。[10]夸吕在伏俟城(青海湖西十五里,今共和县石乃亥铁卜加古城。)自称可汗,下设王公、仆射、尚书、郎将、将军等官职。其地东西三千里,南北千余里,相当于今青海省。

当时,北魏已分裂成东西两部分,夸吕首先通聘于东魏,将自己的妹妹嫁予魏静帝为嫔。东魏也遣使至吐谷浑,表示双方通好,夸吕请求和亲,东魏便以济南王匡的孙女作为广乐公主,嫁给夸吕为妻,此后彼此朝贡联络不绝。魏废帝二年(553年),夸吕又通使于齐,魏凉州刺史侦知后,当吐谷浑使团返回时,袭其于凉州西面的赤泉,俘获仆射乞伏触状、将军翟潘密,以及胡商二百四十人、骆驼六百峰、彩缯丝绢万匹。夸吕对北魏的行动甚为不满,即出兵寇扰西魏。魏恭帝三年(556年),西魏又联合突厥木杆可汗奔袭夸吕,夸吕战败逃奔南山,木杆可汗从北道攻破贺真城,俘获了夸吕的妻子,西魏凉州刺史史宁攻破树敦城,俘虏其征南王,最后两路大军会师于青海。

武成元年(559年),夸吕寇掠北周边境,北周派遣大司马贺兰祥出兵讨击,攻拔了吐谷浑洮阳、洪和二城,以其地为洮州(今甘肃临潭)。天和元年(566年)六月,吐谷浑龙涸王莫昌率部落归附北周,并在其地修建扶州城。建德五年(576年),北周太子率大军导热油电加热器征讨吐谷浑,攻到伏俟城时,夸吕率部逃遁。第二年,夸吕又遣使入朝贡献,双方恢复了臣属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