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佩高_滇缅抗战将士名人

时间:2019-07-09  栏目:名人故事  

叶佩高_滇缅抗战将士名人

叶佩高(1902—1987),原名叶用迈,海南省文昌县铺前镇高峰村人。叶佩高5岁时父母双亡,少年时到铺前镇一家中药店当学徒,工作之余,勤奋好学,博览群书,通晓古今。青年时离乡背井,奔赴南洋谋生。当时,叶佩高目睹国家贫弱,受帝国列强之侵略,北洋军阀互相混战,华侨在南洋各地的悲惨遭遇,出于爱国热忱,他毅然从南洋回国投考云南讲武堂,寻求救国之道。云南讲武堂毕业后,叶佩高进黄埔军校第4期学习,毕业后又去陆军大学第9期深造。由于他有渊博的军事学识和卓越的指挥才能,晋升较快。1937年4月,叶佩高任第11师第33旅少将旅长,30岁任少将旅长,乃当时军界年纪最轻的杰出将领之一。同年5月,他被正式授予陆军少将军衔。

抗日战争爆发之后,叶佩高南征北战,指挥了淞沪大战、武汉会战、仰攻高黎贡山、腾冲城浴血之战。叶佩高作战时亲临前线指挥,足智多谋,英勇善战,临危不惧,顾全大局。由于叶佩高表现非凡,打起仗来,全体官兵上下一心,士气旺盛,攻则无坚不摧,守则固若金汤。

叶佩高爱兵如子,治军严明,常下连队了解情况,士兵和部属都爱戴和崇敬他。他的部众所到之处,秋毫无犯,所属官兵若有扰民必绳之以法,博得人民的高度赞扬。1944年反攻腾冲期间,他任第198师师长,当时的抗战县长张问德评论部队的纪律时说:“反攻期间军纪第198师为最佳。”(www.tshiny.cn)1940年10月初,叶佩高赴云南任第54军参谋长一职,辅佐黄维,叶佩高到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协助并策划平衡第54军所属3个师的战斗力。当时第54军下辖第14师、第50师、第198师,其中第14师原属第18军序列,是标准的中央军嫡系部队,所部装备精良,官兵素质颇高,极具战斗力;第50师原为地方部队,后逐渐为陈诚所掌握的“土木系”所嫡系化,其装备、战斗力稍逊于第14师;第198师原为湖南省的地方保安队改编而成,其成分大多为湘西农民,因成军不久,兵员素质不高。为了能迅速提高该军战斗力,叶佩高提出,将第198师的两个建制团分别纳入第14师和第50师,而将第14师和第50师各抽调一团编入第198师。这样不仅使3个师的战斗力达到基本平衡,还让第54军各部之间的人事容易交流,能达到同舟共济、协同作战的目的。

1943年9月,第198师开赴云南祥云整训,同年12月,该师被纳入远征军编制,并于次年5月作为卫立煌简介资料_卫立煌生平介绍_卫立煌的资料" href="http://www.tshiny.cn/mrgs/941.html" target="_blank" class="keywordlink">卫立煌将军所属的第54军右翼军参加了滇西反攻作战。

叶佩高率领之第198师在滇西的第一仗是负责对灰坡、北斋公房的日军据点发起攻击。该师以第592团担负主攻任务,经数天战斗,第592团损失惨重,遂由第594团替换攻击,不料第594团在进攻时,团长覃子斌不幸中弹身亡,部队攻势受挫,被迫停止攻击。

对于覃子斌团长的殉国,叶佩高悲痛万分,在追悼会上慷慨陈词,激励全师官兵奋勇作战消灭日寇,为国争光,为覃团长报仇。随后,叶佩高亲临前线指挥战斗,士气为之大振。第二天拂晓,第198师再次发起攻击,正面猛攻,侧面奇袭,互相配合,奋勇前进,一举攻克日军在高黎贡山的重要据点——北斋公房,彻底消灭了该据点的全部敌人,而第198师在此次战役中,阵亡团长1人,营长7人,连、排、班长牺牲者近百人,士兵伤亡近千人。

第198师占领北斋公房后,越过高黎贡山,向界头、腾冲城追击敌人。在第198师主力攻占既定目标的同时,叶佩高另于第593团抽调两个营组织特遣队深入敌后,奇袭日军补给点——桥头和马面关。这支特遣队在第593团团长廖定藩的率领下,于1944年5月16日黎明发动突然袭击,其中第2营夺取了桥头日军据点之粮秣被服仓库,第3营攻击马面关,截获日军的骡马输运队。

桥头、马面关的奇袭行动,打开了远征军全局胜利的局面,严重破坏了日军第56师团的后勤补给。这一行动也使得日军第56师团作拼死一搏,集中兵力对中国军队第20集团军所属各部发动猛烈反扑。第198师经过一个多月的反击作战,终于将正面日军击溃,同时解了友军预备第2师的危机,并于1944年6月16日协同友军第36师彻底攻占桥头。

1944年7月20日中国军队占领高黎贡山后渡过龙川江包围腾冲

第198师在桥头捷报后,亦遭受一定损失,部队已呈疲态。但是,全师在叶佩高将军的激励下,毅然放弃休整,以惊人的毅力继续向正面日军发起进攻,并于1944年7月初进抵腾冲,加入到围攻腾冲的战斗中,此时腾冲城内的守敌为日军第148联队主力约2000人。

1944年7月2日,第20集团军发起攻击命令后,各路部队对腾冲外围日军据点发起猛烈进攻。其中第198师配合友军第116师攻占5830高地,随后又与日军在饮马河激战,在肃清城外日军据点后,该师于7月27日加入到攻城战斗中,并于8月6日炸开城墙攻入城内。

由于城内日军火力配置复杂,进攻陷入僵局。叶佩高经过战地侦察后,认为腾冲城西北两面地形开阔,不宜强攻,遂于1944年8月15日请示上级改变部署,以第198师对城南发起攻击,此举收到了极大效果,迅速将城内日军压缩至城西北、东北地区,叶佩高因此提议于1944年9月1日升任第54军中将副军长。

此后,第198师官兵在城内与日军血战40余天,经过反复争夺、白刃肉搏、奋勇冲杀,终于在9月14日会同友军将城内日军全部歼灭,收复重镇腾冲。然而,这次攻城血战极为惨烈,全师9位营长,阵亡7位,连长、排长阵亡不计其数,第198师伤亡达6000余人,其中第592团第2营第5连全连殉国,第593团甚至将团部、营部非战斗单位编组为杂兵连投入战斗。

叶佩高虽立下大功,但从无骄矜之气,受到称赞时,他总是谦逊地说:“这是全体官兵和腾冲民众的功劳,我本人只是尽了一个军人的职责而已。”他素性淡泊、鄙薄名利,只知实干而不求闻达,也不让别人宣扬他的业绩,尤其拒绝媒体对他的采访和报道。

由于战火的摧残,腾冲城内一片焦土,叶佩高将军看在眼里,急在心上,遂与刘楚湘、张问德等地方士绅开会研究,由部队拨出一部分经费,地方也筹措一部分经费,在腾冲叠水河毗卢寺创办了腾冲大同职业学校,于1945年春开学上课。1946年秋,大同职业学校与商科学校合并为腾冲县立职业学校。新中国成立后,县立职业学校又与女中、腾越中学合并为现在的腾冲第一中学。

第198师在与友军共同收复腾冲后,因所部损失惨重,遂由副军长叶佩高率部开赴八莫、遮放地区担负地方守备,并开始长期整训。从此,叶佩高离开了抗日战场,再未参加过对日作战。叶佩高在率领所部参加滇西反攻的4个多月中,屡立战功,为远征军与驻印军胜利会师创造了有利条件,他不仅被升为第54军副军长,而且获得美国总统颁发的勋章,远征军司令长官卫立煌也提请军委会颁发青天白日勋章给叶佩高,其率领之第198师亦获得“飞虎旗”一面,予以表彰。

1945年8月,叶佩高将军代表中国军队在海南岛接受日军的投降。1948年10月,叶佩高提请辞职。上海解放前夕,叶佩高举家迁往台湾。1968年,叶佩高携眷移居美国新泽西州。1987年8月31日,叶佩高去世,遗体安葬在美国费城乌德兰墓园。

叶佩高逝世后,他的旧部曹英哲、王楚英等人合著《抗日名将叶佩高》一书在香港出版,以示缅怀和表彰他们的老上级叶佩高将军在抗日战争中的功绩。

叶佩高将军热衷于教育事业,抗日战争初期,驻军湖南岳阳时,在当地创办一所中学;滇西抗战收复腾冲后,在腾冲创办大同职业学校;抗日战争胜利后,在其家乡文昌县读文村创办叶茂小学的同时,在铺前镇筹办儒初中学,为人民教育事业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激战后的腾冲城一片废墟

叶佩高为人耿直热忱、平易近人,虽身为中将,却无将军架子,同僚、部属、人民群众都喜欢接近他。叶佩高一生好学不倦,军务之余,苦学英语,甚至作战间隙手不释卷,英文的语法、翻译有较深造诣。叶佩高廉洁奉公、生活俭朴,穿着和居室不讲究,平时多着布军服,住房设备简陋,仅一张床、两把座椅。叶佩高戎马一生,虽被授予中将军衔,但他在海南家乡的祖遗小屋依然破烂不堪地屹立在本村东北隅,这是叶佩高唯一的财产了。

东南亚新闻网
4月16日 周五 股市行情上证指数大盘预测探路者:上半年净利润1424.16万元,同比扭亏为盈如何判断成交量的性质?弥渡县益肺机械有限公司紫金矿业5块多买入40W股,现在还有存在手里的价值么?通俗易懂的解释一下什么叫做指数基金?广誉远国药有限公司怎么样?经历2007年到2008年中国A股市场股灾是什么体验?东兴市久汇机械有限公司今天是4月21日,现在适不适合买创业板指数?【9月3日 | 交易日记】创业板持续萎靡,北交所拉得动大A吗?定投一个基金十年以上是怎么的体验?北交所散户门槛定为50万,A股又要见证新历史了对于大陆股民来说,沪港通、深港通、科创板开通后长期不交易有什么潜在风险吗,是否收管理费、年费等?股市大盘周四,大盘弱势,为何?为什么大盘嗷嗷的涨,我的股票却一路下跌?上证大盘一周回顾及预测下周走势(11.15~11.19)唐能通:大盘不好少买股 把根留住股票股市分析:明天大盘走势行情预测股票配资来大圣配资,正规配资炒股平台鼎盛配资股票配资公司,在线杠杆配资门户网站线上股票配资软件,股票:股票配资炒股与普通炒股有什么不同?邢台股票配资,有谁知广州市做股票配资公司的,情况怎么样?A股总市值是多少,如何计算中国A股总市值每经23点 | 中国人寿退出茅台前十大股东公司股东之间不得不说的那些事——股东表决权股票市场里所说的“主力”控盘,一般能控制多少市值公司的股价。200亿市值的公司能否随意控制股价?如何理解十大流通股东占流通股比例?建筑行业印花税怎么算 重庆建筑行业税收压力大,该怎么解决H股‘全流通’来了,你怎么看?